今天写什么呢

未来就在此刻(四)

盾冬赛博朋克AU

【目录/第一章】


——————————————

(四)



地狱厨房一处普通的临街店铺里,一个穿着暗红袍子的少女坐在窗边,托腮对着悬浮在屋内的新闻画面,像是用心在看,又时不时望向窗外,像是在等什么人。屋里的墙纸也是暗红色的,可能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斑驳,就像是这店铺里的陈设,也都暮气沉沉,跟少女眼中的鲜亮色彩毫无共同之处。


木质扶手椅,雕花窗棂,玻璃橱柜,拍立得,手风琴,布娃娃还有几束干花之间,视觉模拟的淡蓝色投影飘飘荡荡。电视盒子大约也是很老旧的款式了,悬浮画面上很多瑕疵。


——“这是近年来发生的第二次屏蔽事件,第三纽约再次被叛军隔断,目前所有的联系都陷入中断超过24个小时,严重程度已经超越第一次屏蔽。我们认为,这显示出叛军在技术方面已经取得突破,而政府的无能和放任使得形势更加严峻。本次事件最牵动人心的情况当然是神盾局探员史蒂夫∙罗杰斯队长和神域特工索尔∙奥丁森被困,政府方面的发言人称,目前正积极组织营救,然而拒绝向公众透露更多情况……”


“哈!” 听到笑声,少女这才从沉思中抬头,只见一个银发的少年推开玻璃旋转门冲进屋里,撞得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响成一片,他进来时正好看到了新闻中的画面,“这不就是我们的客户吗?他的快乐药剂,还没有来拿。”


——“发言人还表示,相关机构会密切合作,尽快恢复与第三纽约的接口,请公众不必恐慌。然而就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半小时后,唐纳德∙皮尔斯总统发布第二纽约戒严令,宣布进行能源和信息管制,这是否意味着政府有意向公众隐瞒更严重的情况?我们将在……”


少女关掉了电视。“他不会来拿了。” 她回答,然后不太愉快的看了一眼少年,“皮特罗,你又做什么去了?我等了你一天。”


银发的少年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大大咧咧的坐到墙边一个复古游戏机前面,“我去做市场调查啊。旺达,要我看,我们应该去做场景植入游戏的生意,这玩意跟快乐药剂一样,简直春药。”


“游戏是合法的,而快乐药剂不是,所以快乐药剂能挣钱。” 说到这里旺达忽然抬高声音,“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春药?”


皮特罗赶紧岔开话题。“可是你看,第三纽约进不去了,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进不去?” 旺达冷笑,“我亲爱的弟弟,你要记住,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们义体人。身体也好,意识也罢,都不会是我们的牢笼。”


“是的,我们就是未来。” 皮特罗沉声回应。


——————————————————————



淡绿色的光亮中,史蒂夫从眩晕中抬起头,却陷入了更大的迷惑。巴基∙巴恩斯把他的意识强行带入了第三纽约,然后他自己却消失在这个世界。


如果可能的话,他想,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消化眼前的事实。他自小认识巴基,即使后来他们的人生发生剧烈的变故,那也不能改变过去他们相识已久的事实。可是现在他说不好了。他说不好自己是不是认识这个人。他们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他们一起进入军队受训,他们相恋过,但这是真的吗?自己,同这个巴基∙巴恩斯?


这个随意突破了自己意识防壁、根本无需入侵就迫使自己做出行动的巴基∙巴恩斯?


史蒂夫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前一秒还是敌人的娜塔莎和马特,他们的眼神表明,他们也意识到了令史蒂夫恐慌的那个事实:巴基根本没有入侵,他也没有迫使他们进入第三纽约,他像是在他们的意识之中,令他们自由的、自觉的、做出了自己的行动。


太可怕了。


“我们必须找到他。” 史蒂夫简短的说。


马特点点头,娜塔莎也没有反对。从这一刻起,他们不是敌人了,他们都被困在第三纽约,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不知敌人是谁。


“如果说他带我们来第三纽约是为了救回洛基,那么他现在会去哪里?他会猜索尔会把洛基带去哪儿,对不对?”


“神域!” 娜塔莎和马特异口同声。然而娜塔莎眼中的光亮一闪即逝,“但我们并不知道神域位于第三纽约哪个位置……”


史蒂夫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我有点自己在叛国的感觉。”

他们正笑着,第三纽约的模拟光源全部熄灭了。这个冷硬的立体城市瞬间变得如同墓地一般。“糟糕了,” 史蒂夫说,“我们得赶快。我不知道神域里发生了什么,难道索尔有危险?太难以置信了……”


“你就不能简单带个路吗!” 娜塔莎在黑暗中有些急躁,“如果第三纽约被切断,那在现实世界……”


史蒂夫从制服里拿出几柄神经切割枪,冷声回应,“急什么?我早就想好了。我们正好三个人,娜塔莎,你来做火力覆盖的狙击手,我负责强突,马特,你清场。神域外围有很强大的拟人防卫程序,都是些没有智能的杀人机器,小心噢,知道什么叫形神俱灭吗?”


娜塔莎心中一凛,微微有些颤抖的答道:“那,我们怎么去神域?”


“跑啊,从那里往上跳。” 史蒂夫指着第三纽约的模拟天空中那个暗淡的光源,“就在那上面,第三纽约的心脏,第三纽约的月亮。”


——————————————————


布鲁斯∙班纳博士从无菌检查室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个穿警服的黑人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走廊里,经过的神盾局探员都神色匆匆,没人多看他一眼。班纳博士想起来,他是飞行巡警纵队的警员,前一夜就是他带人去了史蒂夫的公寓,虽然为时已晚,只带回了几具意识被困的实体。


这个警员也看见了从里面出来的班纳博士,他似乎是鼓起勇气走过来搭话,“……你好,我是山姆∙威尔逊,在飞行巡警纵队……我跟史蒂夫……罗杰斯队长,我们认识。”


“你好,我是布鲁斯∙班纳。” 班纳博士伸出手,“叫我布鲁斯就好。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山姆感激的同他握了手,有点紧张的问道,“他死了吗?或者……更糟?”


博士看了眼他身上的警服,“你说你认识史蒂夫?”


山姆点点头,“在健身房认识的。我觉得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


“健身房?” 班纳博士挑了下眉,“倒是挺少见的。” 他敏锐的目光在山姆身上转了一圈。“作为警察,你居然没有去做义体化改造?”


“没有。” 山姆更加紧张了。


“所以你是什么……原教旨主义者?”


山姆不由得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你想知道我的工资吗?”


班纳博士笑了笑,“抱歉,如果冒犯了你的话。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关于史蒂夫,我可以告诉你,他的身体机能很正常,只要第三纽约恢复正常,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新闻说第三纽约被屏蔽了。” 山姆认真的说,“你不是……博士吗?就没有别的办法?”


班纳不由得脱口而出,“什么办法?强行进入第三纽约抢人?”


“可行吗?” 山姆假装没有听出班纳口气里那点讽刺的腔调,“我知道,这是神盾局的事情。但是……史蒂夫是我的朋友,如果我能帮上忙……我是说如果,我也可以去第三纽约执行任务。”


来来回回的神盾局探员还是形色匆匆,神情冷漠。班纳博士静静看了一会儿山姆,轻轻摇了摇头,“朋友是吗?好的,山姆,我确实有件事情,也许需要借用你警察的身份。不,不是去第三纽约,我们现在没法去。我想要你去地狱厨房执行一个任务,带上我。”


“地狱厨房?” 山姆稍微皱眉,“是什么任务?”


“不是你想的那种拯救世界的英雄行为。” 班纳博士把手插进上衣衣兜,歪着头神神秘秘的笑着,“清查快乐药剂的黑市交易,你有兴趣吗?”


————————————


虚空将他包裹时,他曾看到自己的身体消失在雨中。他曾回望着过去,仿佛事不关己。在他的新生里,牢笼般的躯壳被抛弃,他的意识撕扯而出,在另一个地方重新成型。这是他的自由,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


巴基∙巴恩斯理解了这一切。他知道了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阻挡意识的某一处闸门被打开了,他被抛入了另一处空间,在这里,他又一次回望自己虚空般的过去。稍微有一点奇怪,他似乎从未想起过。


他似乎从未想起过那次失败的任务,他在第三纽约受到意识入侵,被迫强行折叠回第二纽约。但谁也在那里?他们去做什么?


史蒂夫∙罗杰斯。抓着他的手跃入虚空。他的身体却在此时断裂。有人也在那里,那是精准的神经元切割。谁?谁可以做到?


狙击手。赛博狙击手。那是他们的任务。那也曾是巴基∙巴恩斯在军中的编制。三人小组,标准战斗配备,狙击手掩护,一人强突,一人清场。狙击手对狙击手,惨烈的战斗。然后他失去了自己,无法控制的调转了枪口。史蒂夫冒着枪声朝他跑回来。


这次任务没有记录在隶属107军团的联邦第九守备队的档案中,事实上,这支在第三纽约作战的特种部队并不存在于任何公开资料里。定点清除恐怖分子,总统是这么说的。


字面意义上的形神俱灭,魂飞魄散。恐怖对恐怖。


说到底,做这些脏活,该由谁决定呢?脏手,我的脏手。没有人在那里,是巴基∙巴恩斯自己决定切割掉了自己的脏手,不是吗?一切都是他自己决定的。


史蒂夫不知道。他看到了,但是他没有必要记住。我将为我自己而战。史蒂夫后来就离开了第九守备队,这个情报巴基早就知道了。很奇怪,他当时并没有多想,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条情报。


他理解了自己的力量,但是仍然有更强的虚空感。也许同现在身处的环境有关,他四下看着,黑漆漆的,只有一点冷白色光源,视觉效果模拟的是月球环形山。也就是说,一片荒漠。娜塔莎和马特,还有史蒂夫,都不在这里。巴基知道自己成功将他们带入了第三纽约,但讽刺的是,自己却被抛入另一处隔绝空间。他想这是因为自己还没学会成熟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但真的是一种力量吗?巴基仍然觉得虚无缥缈。关键是,他感觉不到自己在做这件事。


【我就是你,我不是你,我会成为你,正如你也在成为我。】


巴基猛的站起来,四下张望。没有人在这里。有一点恐怖的是,那声音好像来自他自己的意识中。


【确实如此。】


有点诡异了。巴基试着说话:“你是谁?我在哪儿?”


【你跃入神之视域,个体意识像去掉屋顶的房屋,渐次在你眼前展开,你看见了吗,巴基∙巴恩斯?这是天神的礼物,是无缘无故的馈赠,初代型号。】


“初代型号?”


【你不完整,你还拥有外部记忆。然而是你自己做出了选择,从外部记忆上升。你选择了自己的自由。自由不在别处,就在你之中。】


但这不是巴基目前关心的。“我还能回去吗?” 他不能留在这里,把史蒂夫带入第三纽约是为了解救同伴的权宜之计,他需要回去确认一下情况。


【当然了,这是你的自由。但你真的要回到个体意识之中吗?你不留在这里与我同在吗?】


“我还有要做的事情。” 巴基生怕听到不同的回答,在这个地方,他真的无计可施。


【做?】他听到的却是脑海中尖利的笑声。【你需要做什么啊?在这个地方,你不明白吗?所有人的意识防壁对你就是一层脆弱的纸,你任意进出,不会受到任何攻击。你还需要去做任何事吗?】


这下巴基∙巴恩斯终于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什么?他得到了什么?谁把全世界放在了他手上?


“唉……” 巴基郁闷的坐下,眼前仍然是那片光秃秃的岩石,不太对,好像哪里都不太对。


从接到破译史蒂夫路径这个任务开始,每一步都出自他自由的选择,一点一点地,他别无选择,然后他就来到了这里。他感觉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活见鬼了,他妈的。巴基更加郁闷的踢了下脚边的石块。当然,是一个模拟成像。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去突破别人的意识防壁。像个窥淫癖一样,太恶心了。” 巴基下了决定,对脑海中的那个声音说,“我不管你是谁,先证明我有自由。我需要去一下神域。”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吗?】


————————————————


纽约警局的飞行器在沉默着的城市半空划过。第二纽约比以前安静了许多,近乎有点萧条的意味。意识接入不过刚刚中断一天,恐慌却已经掐住了所有人的脖子。当淡蓝色的光影忽然从城市里消失,当快捷的意识和信息传输不再可能,纽约人这才发现自己曾经有多么依赖这一切。生活并未陷入贫乏,但却忽然不再像是生活了。


就连像地狱一样拥挤的地狱厨房,此时也几乎安宁得像天堂。要在平时,山姆是断断不敢把飞行器开进这片街区的。现在狭窄的街面上没什么人,山姆降到地面,调成陆地行驶模式,把速度调到最低,方便班纳博士找他要去的地方。


在地狱厨房,寻找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了。这里塞满了层叠而起的低矮楼层,它们像树木一样向四周、向上和向下生长,挤满了街区的天空和地面,又用数不清的灯箱标语和线缆填塞着外表。这片五彩斑斓的异世界,处于第二纽约和第三纽约的中间地带,它是空白,但却是因为过于密集而空白。飞行器平缓路过的时候,山姆瞥见不少诸如“未来就在此刻”、“我们就是未来”这类的荧光标语和涂鸦,他清楚都是些叛军的口号,显然,这种事在地狱厨房稀松平常。


班纳博士揉了揉眼睛,也是找得有些疲惫了。“山姆,你上过大学吗?” 他忽然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似乎是为了打发时间开口聊天。窗外,乔茜酒吧和默多克律师事务所的广告牌慢慢退出视线。


山姆稍微停了下,像是有点不好意思,“我买的知识集成程序……”


班纳博士倒没有什么异样,理解的点头,“大部分人的理性选择,节省时间和金钱。”


“那……” 山姆有点尴尬,“是一样的吗?”


“你说上大学和买程序?” 班纳轻轻摇头,“不,不一样。怎么能一样?山姆,我问你,你怎么看待你的身体和意识?”


“啊?” 山姆正在喝水,差点没喷出来。


“他们是一体的吗?还是分离的?或者存在一个更高的主体?”


山姆吐吐舌头,“班纳博士,我没想过。”


班纳博士仍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像是在同山姆闲聊,又像是自言自语,“你有没有听说过协同进化?一个演化生物学上的概念,本来指的是一场物种间的军备竞赛。有人说,它导致了物种的最优化存在。但如果发生在我们身上呢?你有没有想过?就发生在我们内部?它会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吗?如果身体、意识、主体都变成可以自体加速的算法……啊!就是这里!” 班纳博士忽然截住话头,命令飞行器停住。


山姆恍惚间抬头,飞行器已经停在一所涂红的歪歪扭扭的木质建筑前,门口的招牌上有褪色的暗红字样:“红女巫与快银记忆保险公司”。


他们走到那店铺跟前,透过落地大玻璃窗向里面望去,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戴着一副古旧的飞行护目镜,正坐在一个破旧的游戏机前打游戏,他背对着门,没有注意到他们。班纳博士推开旋转门,风铃哗啦啦的响。跟着进门的山姆还没反应过来,少年忽然从他身前闪过。全身义体化,山姆立刻意识到。


银发的少年扬起手,“条子?” 他歪起嘴角笑着,山姆一惊,摸了摸身上,随即生气的从少年手中抢过自己的ID.


少年坐回自己的游戏机前,胳膊倚在上面,故作严肃的说道,“欢迎光临快银与红女巫记忆保险公司,我是这里的老板,请问您需要什么?”


山姆扬了扬手中的ID,“纽约飞行巡警纵队,快乐药剂例行检查。”


“检查?” 少年一下跳起来,显得很是生气,“检查什么?我可是守法公民,你条子说进来就进来?噢,我知道了,你是极端分子对不对?我告诉你,我可是看新闻的,一定得举报了,根据反歧视义体人法你已经——”


“我没功夫跟小孩逗嘴!” 山姆不耐烦的打断,“叫你爸妈出来,我还有公务要执行。” 他上前一步瞪着银发少年,“别跟我来这套,去告诉你爸妈,我有调出税单复查的权限。我也想避免这个麻烦。”


“那就不必麻烦了。” 里间传出一阵风铃的响声,一个穿红袍的少女打帘出来,她看起来比这少年大不了多少。“警官,这里就是我和弟弟在经营,您有什么要求,跟我说就好。我是旺达∙马克西莫夫。”


进来之后就没有再说话的班纳博士这时候抬起眼,温和的看向少女,“马克西莫夫女士,我叫布鲁斯∙班纳,我有事要找您。”


少女灵动的眼珠在班纳博士身上滴溜溜转了几圈,懒懒的回应道,“班纳先生,我想我不认识您。”


“但我知道您。您为联邦第九守备队写过一个场景再造程序,对不对?”


布鲁斯∙班纳满意的看着少女脸上神情大变。


——————————————————


洛基忙着切断端口时,索尔∙奥丁森挣扎着拔出身上的神经切割匕首,精准的掷向一个暗格。光熄灭了。


“你在干什么!” 洛基愤怒的侧过身,一脚踩在索尔的伤口上,疼痛涌向他的神经,索尔痛苦的蜷缩在地板上。


洛基启动了应急程序,迅速检查了一遍,稍微安下心。“噢,切断了神域。你真棒。做得比我还狠。是为了保住其他神域特工的意识?把他们强制退出?我的哥哥,你还是这么不了解我,我对蠢货根本没有兴趣。”


稍微平复一阵之后,索尔探起一点头,“洛基,你到底要干什么?切断第三纽约有多大危害,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简直……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想法……”


洛基冷笑一声,定定看着地板上的索尔,“我的父母,噢不,你的父母,在决定给我做全身义体化改造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想法吗?如今我做这个决定,也不用问别人的想法。”


“你,你们,是为什么……”


“我们?什么我们?” 洛基笑得更加刺耳,“我从来都是一个人。” 他看了眼监视器,“噢,有人来了,让他们来吧。来了就别走了。” 他拉过椅子坐下来,好整以暇的看着战况。


史蒂夫带领着其他两个人,进展得很顺利,他对神域这一路摸得很熟,眼看就要摸进主控室。索尔扶着墙爬起来,担忧的看着画面中的史蒂夫。


“他可是来救你的呢。” 洛基笑嘻嘻的说。


“你……” 索尔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洛基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上的神经切割枪,索尔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你没有胜算。”


“胜算?!” 洛基几乎爆笑出声,“我摆脱你用你那愚蠢的头脑稍微思考一毫秒,我像是打算从这里出去吗?” 他看着索尔的脸,似乎颇觉有趣,“如果神域注定要在今天消亡,那多拉几个人跟我一起毁灭,又有什么坏处呢?”


“你得了吧。” 索尔摇头,“你怕死得很,干不出这种事。”


洛基一脚踢向椅子,将索尔掀翻在地,“又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了是吗?你懂什么?” 就在这时,他感到后脑一阵凉沁沁的。


“放开他。” 史蒂夫举着神经切割枪,强压住怒火。


洛基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笑嘻嘻的,“终于来了啊,你。” 他笑着向娜塔莎和马特转过头,“你们也跟他一起?这么快就叛变了,抢我的风头,真是没想到。我有点生气了。”


马特拉住娜塔莎。“洛基,我们都听到了。你想要毁灭神域?记住,这不是我们的任务。”


“谁他妈跟你一个任务了?” 洛基跳起来,又被史蒂夫压回椅子上。他愤愤的说,“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们是不会懂的。”


史蒂夫不想理他,转过头对着索尔,“你要是撑得住的话,现在能重新打开端口吗?还有,有没有看到巴基?”


“他没有来。” 索尔从地上爬起来,洛基嘲讽似的哼了一声,看着他在控制台前忙碌。


“我的屏蔽,他解不开的。” 洛基懒懒的回应,“我再提醒你,我的防壁是带攻击性的。” 听到这话,索尔震惊的回过头,“你会害死人的。”


“解开!” 史蒂夫一拳砸在他脸上。


说话间,一柄匕首朝他飞了过来,史蒂夫慌忙闪身,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进来的巴基∙巴恩斯从他的枪下拉开了洛基。史蒂夫迅速举起枪,两个人的枪口抵在了一处。


“意识之神啊,还有这种方式的接吻。见识了。” 洛基撇了撇嘴,弹了下枪身。史蒂夫和巴基举枪对视了一会儿,又都把枪放下了。


“好了。” 洛基慢慢的走到房间中央,“既然现在势均力敌了,那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呆在这里给神域陪葬。我是打定主意要这样做的,并且已经这样做了,那个隐蔽的程序,你们中没人发现得了。我劝大家一句,在神域的自毁程序启动之前,我们先从这里离开。”


“我跟他们意见一样。” 巴基走向他,“把你那个该死的程序解除。谁告诉你你可以毁灭神域了?就因为你那点童年阴影?还没长大吗,小男孩?”


娜塔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洛基听得尴尬,不由得朝巴基吼道,“你以为自己懂得很多吗?你以为自己知道神域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指着索尔,“他的父亲,创世之神,对不对?可笑,他创造的是全部的谎言。”


“谎言?” 巴基皱紧眉头,他想起自己在神域暗面时那种强烈的虚空感。“什么意思?”


“他在胡扯。” 索尔愤怒的回答。


洛基大笑起来。“你们以为自己是谁?第二世代建立在第一世代的废墟之上,关于第一世代的一切全是谎言。”


他向着空中挥手,一块模拟图像浮现在众人眼前。


第一世代的毁灭。在那个世界之中,冷战最终转化成热战,世界在核战争之后陷入死寂。世界毁灭了,世界又重建了。第二世代。第二世代是整个世界可怜的角落,这个角落被小心的包裹起来,保护起来,让残存的人类不至于发现。第二世代建立在对第一世代的拼凑和谎言之上。


“毁灭自己的第一世代,欺骗自己的第二世代,你们有什么?可怜,真是可怜。” 洛基在笑,“全是假的啊。为了创造一切正常的幻觉,所有的故事都被编造出来。各个版本的假历史充斥,信息过量,无从辨别。” 他看着巴基,“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故事吗?那个关于第一伦敦在勃起中毁灭的故事,其实,来自第一世代一本残缺的小说,一个逗人发笑的故事。而如今这就是你们的历史,好玩吗?好笑吗?” 他瞪了一眼索尔,“满意了吗?这就是神域创造的一切,这就是神域为什么要存在。你们依靠谎言构建自身,你们说自己还是自己?你们觉得自己拥有自己?蠢货,你们是虚构的。全是假的。”


洛基走向控制室的大窗口,向着一片死寂的第三纽约张开双臂,突然间黑暗中的模拟城市用光源闪出文字:

THE FUTURE

IS 

NOW


他被自己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你他妈闹够了没有?” 巴基把他拧过来猛的撞到玻璃窗上,掐住他的脖子,“你就是没法克制自己是吧?你就是没法克制搞这种大场面是吧?洛基,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洛基脸上的肌肉奇怪的抽动,“世界在谎言之中,而我是这个世界的神。英雄,小丑,天才,罪犯,巴基∙巴恩斯,你怎么选?”


“我真是听够了这些废话。” 史蒂夫走过去看着巴基,“太明显了。又是你在入侵他的意识?你又要干什么?”


巴基一口气堵在胸口,他正要说什么回击,窗外却突然灯光闪耀。第三纽约的通道居然恢复了。


————————

tbc

(到这一更,觉得终于写完了……开场。。。捂脸躺平)

评论(11)
热度(76)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