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未来就在此刻(三)

盾冬赛博朋克AU

【目录/第一章】




索尔∙奥丁森仍在走廊里,并没有打算立刻回神域,他忽然发觉事有蹊跷。史蒂夫的路径被追踪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按照洛基的能力,地址多半已经暴露;在这种情况下,巴恩斯恰巧出现在他房里?他恰巧在用快乐药剂?索尔推算着这几件事重合的概率有多低。但那个巴恩斯确实并非折叠进来的全息影像,这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他暂且相信了史蒂夫的解释。他应该多在房间里停留一会儿的,快乐药剂带给旁人的视觉暂留不会很长。


那刺眼的白光——索尔这会儿回想起来了。他从神域强制打开了史蒂夫公寓的防护,当时并未多想,现在才意识到那是一层物理禁锢,而并非常见的反意识入侵装置。


实体?他后悔自己完全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洛基的行动方式难以预测,索尔对此再清楚不过,他们会不会真的决定冒这个风险?索尔定眼看向史蒂夫紧闭的房门。那层坚固的物理防护还在,并没有打开。


这层防护防不住任何从第三纽约而来的空间折叠,而只能阻止实体的进出。一般情况下,没有特工会选择这么原始简朴的方式。除非……


那个真实的巴恩斯,他就在里面。


“Vision—” 得出结论之后,索尔习惯性的召唤这个监控第二纽约的人工智能,心中对史蒂夫的举动颇感无奈。这么严重的渎职,他别无选择,只能上报,史蒂夫肯定会面临处罚,他希望不会太过火。他盘算着把这事处理完之后要好好跟史蒂夫谈一谈。


奇怪的是,此时四周没有任何回应。索尔等了几秒,再次发出指令。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地灯蓝色的微光。Vision仍然没有回应。


意识屏蔽——索尔猛然醒悟。


就在同时,熟悉的绿色身影从走廊尽头的窗口跃进来,他右手拿着的金色权杖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左手掌心。“你好呀,哥哥。” 洛基懒散的歪着头,嘴角挂着笑,不紧不慢的朝他走过来。


脉冲发射器正在蓄积能量,索尔攥紧了双手,他完全清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能想到的办法不多,幸运的是,谨慎从来不是这个弟弟的美德。


——————————


一辆隐形飞行器降落在公寓楼顶,无声无息,两个身影钻出来,随即隐没在黑暗中。城市上空巨大的探照白光扫过楼顶,又转向别处。


“你真的相信他?确定我们不会被监测到?这可是神盾探员的住处。” 娜塔莎一边检查身上的保险绳,一边低声询问同伴。


马特∙默多克早已换好暗红色的头盔和紧身衣,他静静倾听了一会四周,也低声回答:“我不相信他……但我相信事实。洛基确实做到了,这栋楼跟第三纽约的通道已经被屏蔽。我们需要在神域注意到这个情况之前把事情解决。”


“多长时间?” 娜塔莎往下面看了一眼。马特努了努嘴,用力拉拽几下自己身上的保险绳,“我想不会很长。最好也别指望时间很长。”


“最重要的问题,” 娜塔莎把手臂搭向马特肩头,“我想你已经知道他们在哪了?”


马特略微抬眉,“请不要用你的血流、心跳和呼吸声干扰我,女士。” 他抽出背后的短棍,指向公寓楼一角,“16层最左边,卧室里有两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外面有一层物理防护。门口也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我想是洛基。没有其他人了,有也进不来。”


“防护层的机械装置是在……” 娜塔莎还未说完,自己先笑了,马特也笑着摇摇头,“别提了,简直快把我震聋了,这栋楼的人居然能睡着。我先去打开防护再来跟你汇合?”


娜塔莎估算着距离。“你需要多久?”


“一分半钟?” 马特不太确定。


“一分钟。” 娜塔莎拽紧绳子,身体向外一荡,双脚蹬着墙体外侧,半悬在空中,“我就等在卧室窗户外面,防护打开了我就自己先进去。”


马特点头,“我直接从门进。一会儿见亲爱的。”


娜塔莎眨了下左眼,随即滑入深沉夜色。 


————————————


巴基∙巴恩斯回想起自己的身体消失在雨中。


微蓝的房间中,他能感受到史蒂夫皮肤的热度一点点传来,透过两层纤维织物,慢慢渗进左边的义肢。虚空将他包裹时,他曾伸出这只不存在的手,试图用残存的意识重新折叠。


他没能回到第三纽约,但偶然的走向了另一端,意识从身体中跃升,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吃惊的旁观着自己在第二纽约坚硬的地面上变得残缺,然而神经中没有任何痛感。后来他知道,那并不是残缺,而是新的完整,新的自由。


“你是自由的。” 在如初生般洁白的实验室中,左拉博士曾如此对他说。“你冲破了牢笼,冲破了过去给你的所有羁绊,你是第一个,巴基∙巴恩斯,作为自己意识和身体的主人,这是你的新生。新的人类。”


我是自由的,巴基在心底默念。我不需要过去,我是漂浮在时间之外的自由的人。


当他的身体消失在雨中,那个更真实的自己在穿透神经元的电流中重新成形,从躯壳之中撕扯而出,伴随着新生的血与泪。他回望着过去的残缺躯壳,仿佛事不关己。他可以自由的出来,也可以自由的回去。


巴基∙巴恩斯,你知道你是谁吗?左拉博士曾如此问他。我可以是巴基∙巴恩斯,我也可以不是他。他曾如此回答。那答案仿佛印刻在意识深处,他顺口说出,只是一直未能真正理解。他一直未能理解自己的新生。


神经索的电流冲进大脑,巴基∙巴恩斯再次看到自己的身体消失在雨中。他想,也许现在,他可以理解了。


“史蒂夫,放开我。” 他仍旧软软搭在史蒂夫肩头,“我不想伤害你。”


他听见耳边一阵轻笑,“是吗?你还要怎么伤害我?还能怎么伤害我?”


“如果你不放开我,” 巴基仍是安静的靠着,“我恐怕需要借用一下你的身体。”


史蒂夫的笑声变得刺耳,“噢,我忘了,你现在的专长就是意识入侵。已经没有什么禁忌对你起作用了,对吧?但是巴基,亲爱的巴基,你可能忘了,你现在没有办法控制接入——”


屋里的灯忽然熄灭,两人站在黑暗之中。在史蒂夫诧异的眼神中,巴基叹了口气,“史蒂夫,我根本不用接入。”


——————-


飞行巡警纵队的人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收到来自神域的信息。他们的日常工作是处理飞行器拥堵,处理违规占用活动停机坪,处理在管控区域使用镭射光源——忙得字面意义的脚不沾地!他们哪有时间去思考世界怎样运转,让神域的归神域,飞警的归飞警吧,大家两不相干。


所以,当值夜班的山姆∙威尔逊从内部通讯频道接受到来自神域的短信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黑客的恶作剧。山姆随手就将这条消息传给了Vision,黑进警务频道已经是刑事犯罪了,更何况还伪造神域端口,山姆要求立刻定位黑客的物理地址。


屏蔽区域。Vision回答。


“你告诉我有一条来自屏蔽区域的信息?” 值夜班本来就火大,这种没头没脑的答案让山姆更加心烦,“那你告诉我,都屏蔽了怎么发信息?”


“恐怕该你告诉我!” Vision的人工拟声抬高了十度,似乎对山姆的怀疑很不满,“作为飞行巡警,你竟然不知道报警通道独立于通用通讯系统?”


山姆猛然从座位上跳起来,“通用通讯系统是不可能被屏蔽的!这条报警通道不过是前一个世代的遗物罢了……”


“愚蠢又无知!” Vision模拟出表示轻蔑的语气,“第三纽约曾经被叛军屏蔽,所有的意识接入全部中断,通用通讯系统当然一度不可用,这件事并没有过去很久。”


山姆这下意识到事态严重:叛军控制了一位神域工作人员,他不得不向飞行巡警求助。他想了想,再度向Vision发出指令。


“你倒是挺聪明。” Vision不动声色的表示赞扬,毫秒之间,人工智能已向整个第二纽约发出了海量的垃圾信息,并通过反馈确定了信息屏蔽的区域。


山姆再次瞪大眼睛,他没想到今晚还能有更震撼的发现:被屏蔽的区域属于神盾局。


——————


那金属的铰接声再度响起的时候,史蒂夫忽然感到一阵可怕的撕裂感。事实上,每一次跃入第三纽约时,都会伴随一阵晕眩,意识失去了稳固的躯壳,会产生类似失重的体验。但不像是这样,他几乎被控制着,拔下了手中的神经索。


转瞬过后他感觉对身体的感知又回到了意识中,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巴基忽然将他按倒在地面。窗玻璃碎裂的声音与物理防护打开的声音间隔很短,有人从外面破窗而入。


几乎同时,门外的爆炸声和枪声响起。


“马特!” 跳进来的人不由得喊出声,“啊——”


窗外大幅广告牌透进来薄雾般的光线,“娜塔莎,你冷静点。” 巴基皱着眉,一点点靠近。史蒂夫反应太快了,他的注意力刚被爆炸声引开一点点,史蒂夫就已经从跃起,借着手里的神经索制服了从窗外跳入的娜塔莎。


“你们干嘛要来?” 巴基有点不高兴的嘟囔一句。


娜塔莎无力的靠在史蒂夫身上,正要回嘴,马特∙默多克已经踢开被炸松的房门,短棍挑向史蒂夫的肋部。蛇一样的长索被生生扯开,娜塔莎痛得跪倒在地,手捏住咽喉不停干呕。


“亲爱的,抱歉!” 他将一把脉冲发射器扔给她,一边继续攻击史蒂夫。


凭着对自己卧室的熟悉,史蒂夫顺利的摸到了自己的武器,一时间屋里来来回回好几道光线,撞击声响成一片。


巴基看了几眼,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服,“那我先走了。”


娜塔莎一抬手将一道射线打在他脚下,冒出点点火苗,“我们可是来救你的,你却要走?”


巴基略一撇嘴,“你们二对一,足够了,我何必抢风头。不过这一块屏蔽被发现是早晚的事,你们最后也不能拿史蒂夫怎么样。希望你们见好就收,全身而退。辛苦了,回头我请一轮。”


“巴恩斯!” 马特一边闪避一边冲他喊,“洛基被索尔带走了!”


“少来蒙我,洛基给这里上了意识屏蔽,怎么可能——” 他忽然截住话头,这时候大家才突然发觉,屏蔽已经被解除,进入第三纽约的接口重新打开了。


“我从机械井下到门口,” 马特击中了史蒂夫的小臂,但同时又被拧开,“就已经发现不对。索尔……” 他翻了个身,“索尔,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了Vision,我想,屏蔽,是,是被,Vision,打开的……” 


“洛基毫无防备?” 巴基靠在墙上问话,完全没有参与打斗的意思。


马特点了点头。


“停——!” 巴基忽然大喊,自己一下站到了火线的中间。史蒂夫和娜塔莎都收了手,马特也抱起双臂站着。


“史蒂夫,” 巴基转脸面向他,“你知道,我们现在肯定是要去第三纽约的,洛基非常重要。当然,我也知道,你不会坐视索尔寡不敌众。”


“没错,索尔也非常重要。” 史蒂夫盯着他,“你想说什么?”


“但我们谁都不愿先走,把自己的实体暴露给敌人,对不对?” 


史蒂夫微微一笑,“我懂你的意思。但你们可以先解决我,三对一,我没有胜算。”


巴基有点火了,“我已经够忍耐了,你还要怎么样?别逼我,史蒂夫。”


“不然呢?你会再入侵一次我的意识?” 史蒂夫把脉冲发射器举起来,“不,巴基,今天没有什么和平协议,我一定要带你走。你已经越界太远。” 


“恐怕不行,” 巴基再次摇头,“如果你不愿走,我别无选择,只能带你跟我们一道去第三纽约了,等到了……”


“你们聊够了没有?”娜塔莎烦躁的打断,“我不想去第三纽约,洛基那小子的死活跟我无关,把他留给我解决就是了。”


“这恐怕也不行,” 巴基遗憾的撇嘴,“我们必须一起走,我也不能把他留给你们。”


马特略微偏过头,“巴恩斯,你什么意思?”


巨大的探照光源扫过破碎的外墙,屋里的碎片反射出粼粼白光,巴基∙巴恩斯脸上苍白而平静,他抬起电子手,吹了一下食指和中指,缓缓伸向脑后,摸到自己的芯片凹槽。三个人震惊的注视着他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他将手指挤进了凹槽。


而下一秒,抽象立体的城市空间在眩晕中出现在眼前,淡绿色的模拟光源覆盖整个地面。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巴基将他们三人的意识强行带入了第三纽约。


tbc (maybe not soon...)



——————————

【补充一点设定】

评论里有gn问了些设定的问题,我本来觉得没必要写(其实是懒),想了想还是多说两句清楚一些。

第二/三纽约就是实体/意识世界的设定。第一纽约是上一个实体世界,具体情况先不提

所谓从第二纽约到第三纽约的路径其实就是联网,就像我们上网有ip地址,进入意识世界(也就是一种更高级的网络)也会有。不是每个赛博朋克作品都有对地址和路径的设定,看情况。意识并不是在个体间转移,而是通过接入网络,从而接触或者入侵别的意识,就像是病毒并不是从另一台电脑带来,而是你联了网,你才有可能被感染。意识联网的方式,在很多赛博朋克作品里是插管,就理解为插网线吧,也有一些,比如本文的设定,是植入芯片,就理解为wifi吧。

巴基的方式是黑科技,也先捂住不提~


评论(18)
热度(89)
  1. 元慧炫明非 转载了此文字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