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未来就在此刻(二)

赛博朋克AU

政府军史蒂夫vs反抗军巴基,前任设定

【目录/第一章】



(二)


贴墙一圈的蓝色地灯亮着,卧室里明暗正好,史蒂夫屈身趴在床上,肌肉收紧,起起伏伏,赤裸的背上密布着汗珠。床上还有另一个人。他终于抬起脸,汗水在蓝色微光里闪烁。两个人同时呼出一大口气。


那个人翻身过来,将史蒂夫压在下面,眉眼笑得弯弯的,趴在他身上去舔他胸口的汗。史蒂夫闭上眼,手指伸进他的头发,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巴基……”


巴基抬起头亲着他的下巴,又慢慢咬上他的下唇。史蒂夫轻笑,“你不累吗?不休息会儿?” 巴基摇头,继续舔向他的脸颊。


史蒂夫却微微朝另一边翻了点身,手伸向床头柜的抽屉,“给你找了盒烟,猜猜是哪个牌子?提示一下,管制商品,你以前很喜欢,我想你在……在那边……不太容易弄到……” 史蒂夫一边说,一边在抽屉里摸索。


本来在专心致志亲吻史蒂夫的巴基却忽然停住了,脸上的肌肉瞬间停滞,几秒之后他张开嘴。


“罗杰斯先生,您提供的记忆资料正在修改。模式更新中,请稍等……”


史蒂夫的手悬在抽屉上,他好像也跟巴基一样,全身肌肉陷入了停滞状态。


“模式更新中,请稍等……” 巴基重复了一遍,双眼还是无神的状态,呆呆的靠在史蒂夫身上,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只手抚在史蒂夫胸口,另一只金属的手掌则贴着史蒂夫的脸颊。他忽然被史蒂夫掀开了,平躺在床上,双手却还是刚刚的姿势,仿佛还拥抱着什么人。史蒂夫挺身坐起来,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


“关闭程序,永久删除。” 史蒂夫说。


巴基的姿势终于发生了改变,他收回手,也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史蒂夫,“罗杰斯先生,永久删除的模式不可恢复,下一次启动需要重新设定记忆资料,请确认是否需要永久删除。为您考虑,我建议您耐心等待,更新将在不久后完成,很抱歉给您带来……”


“永久删除!” 史蒂夫吼出声。


巴基点点头,然后开始一格一格的消失,从脚开始,最后是那张熟悉的脸。蓝光浮动在房间里,似乎留下了一点记忆的痕迹。


剩下那个人先是在床边一动不动坐了会儿,然后垂下头深深埋进臂弯,十指伸进金色的头发当中,湿乎乎的,汗水的触感如此真实。他把手掌压在脸上,深深吸了一大口气,是的,气味也是真实的。快乐药剂最初面世的时候曾信心满满的宣传,世界存在于我们的感觉中,给你真实的感觉,再造真实的世界。


史蒂夫站起身,从垃圾桶里翻出那一长条塑料包装袋,然后狠狠的把它摁到垃圾桶最里面,好像还不解气似的,他一拳又一拳砸向合金制的银色垃圾桶,智能分解系统亮起红灯,呜咽了几下又熄灭了。史蒂夫还没有停手,直到垃圾桶扁扁的塌在角落。


他苦笑一声,然后走进了浴室。


————————————————


“哇哦,哇哦,哇哦——” 洛基的肘部撑在扶手上,手指托着腮,皱起眉摇头,“你知道,其实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我见过更好的。”


巴基的眼睛一眨不眨,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洛基起身去冰箱那边给自己找了瓶水,自顾自的一边拧一边说,“谦虚一点说,很少有人比我知识全面,对吧?主要因为天赋高,当然也有勤奋的因素。我在神域工作的时候,因为觉得当代比较无聊,也会去翻一些第一世代的资料。有一份记录很有趣,你要不要听?我可以不嫌麻烦告诉你——” 洛基抬高了声音,制止巴基的反驳,“——曾经在第二伦敦,哦,不对,在第一伦敦,有一个特工,他被纳粹抓住了。脚注:纳粹是第一世代的一个邪恶组织,如果你没学过历史的话。他被抓到了第一柏林,结果他很厉害,他跑出来了,跑回了第一伦敦,你觉得事情该算完了吧?并不是,我告诉你,特别好笑,哈哈哈——”


洛基假装没看到巴基的眼神,他笑得扶住转椅靠背,“特别精彩的在这里,这个特工,他发现,他发现自己每次勃起的时候,就是不管跟女人跟男人跟气球还是早上的问题,他每次一勃起——哈哈哈——就会有一颗导弹从第一柏林发射过来打到他附近的地方。他很苦恼,就去检查,结果你猜怎么?原来是纳粹在他的penis里面装了定位,故意让他跑出来的。于是呢其他人就想把他干掉,因为他很危险,但是他可不想被干掉,所以他就到处找人操,这样就从第一柏林打过来好多导弹,于是第一伦敦就这样毁灭了——哎?不对,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闭嘴。” 巴基终于憋出一句。


“哦!想起来了,我主要是为了提醒你,性生活的益处并不多,你看看,小史蒂夫,多可怜啊——” 洛基在巴基的怒视下坦然坐回去,“别生气嘛,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偷看。除非是我心情实在太不好的时候。”


巴基把目光转向屏幕,“你他妈不能闭嘴吗?老子心情不好。” 


然而洛基一脸茫然:“这还能心情不好?快别装了,你的旧情人对你念念不忘,这不就说明了你的魅力?多感人啊,我快哭了。”


巴基把他的转椅拉近一点,点了几下显示屏,“告诉我史蒂夫的定位。我要去找他。”


“你没病吧?”


“快!” 巴基的声音任谁都听得出异样。洛基也不再开玩笑,手指敲了几下,“本来这是不允许的,但谁叫我乐于助人呢?嗯,看这里,你可以从这个接口进第三纽约,然后折叠到罗杰斯的地址。”


巴基慢慢转过脸,“我说的不是这个。” 


洛基脸上的表情这才复杂起来,巴基继续说道,“真的地址,实体地址。我需要去找他,我本人。”


“你真的没病吗?” 洛基嘴角一抽,声音低了下去。


“他……容易焦躁,以前我是不会准他用快乐药剂的,那玩意儿刺激神经。他现在不太好,我得去看着他。”


洛基冷笑一声,“我看你才容易焦躁。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叛军,职业一点好不好?”


“你仔细想想!” 巴基忽然抓住他的肩膀,“如果你把我从史蒂夫的路径传送去他家,他肯定会怀疑被追踪,那这条路径就暴露了,他让神域的人修改一下密钥,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


洛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用实体过去就不会暴露?拜托,别找借口,你怎么知道他的实体地址,这可是机密中的机密,再说了,你怎么跟他解释你为什么现在去找他?”


巴基的耐心耗尽,几乎是吼了出来,“实体地址我可以找其他理由,我可以编。总之我不会让他怀疑这条路径。我知道怎么跟他说话好吗!快一点!”


——————————————————————


围着白色浴巾的史蒂夫从浴室里走出,眼中似乎还蒙着雾气,对眼前的景象还不太确定。他调高了卧室的亮度,又走近了几步。“我记得我已经关闭了程序,并且把模式永久删除了。”


正靠在窗口抽烟的巴基垂下手,这时烟灰掉在地毯上,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只是用平缓的语速匀速说道,“罗杰斯先生,系统模式已经完成更新,您需要再次确认,是否删除更新后的模式?”


史蒂夫走到他面前,贴得很近,巴基能看清他脸上在洗澡之后出现的自然潮红,他湿润的头发抹向后脑,几滴水珠从发尖滴落,落在肩膀上,沿着脊柱的凹陷向下流淌。热气和甜腻的香味让巴基心烦意乱——如果史蒂夫说确认删除呢?那时候该怎么办?——史蒂夫冰蓝的眼底并无一丝杂色。“烟灰掉了。” 他盯着巴基的眼睛,肌肉紧绷。


可以有不同的答案,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史蒂夫,别拿这些小事烦我” ?或者“罗杰斯先生,很抱歉给您造成不便”?他这会儿可以先进入角色吗?(但是真的不需要客户的口头确认?)还是继续扮演人工智能客服?(也许这个服务系统的确认方式其实更简单?)他这会儿到底应该是谁? 


“算了,” 史蒂夫却自顾自摇头,“就这样吧,陪我坐会儿。”


第一眼看过去,史蒂夫差点没喊出来。他几乎可以确认,巴基的实体出现在了自己房间里。两年之后,在该死的两年之后。但这不可能是真的,史蒂夫下意识的做出反应,一定是系统出了问题。是的,没错,更新过后的程序简直完美无瑕。药物的作用还在自己体内吗?史蒂夫以为自己已经清醒了。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一部分的自己留在身体里深陷这逼真的模拟中,而另一部分的自己则冷冷的在一旁观望,怀疑、对比、求证。而就在疑心快要冲破幻觉的阻碍时——请停一停!——史蒂夫拉住自己。他要留住这感觉,假也罢、真也好。


巴基松了口气。他可以进入角色了。他伸出脚似是随意的把地毯上的烟灰抹散,而史蒂夫低头看着。巴基又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另一只手臂搭上史蒂夫的肩头,“嘿,这个很不错。我很喜欢。”


“还是很喜欢?” 史蒂夫揽过他坐到旁边沙发上,巴基朝史蒂夫身边靠了靠,熟悉的温暖触感让他禁不住有点发抖。史蒂夫略显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发间,在腰间游走的手掌也跟眼神一样滚烫。微蓝光线下的卧室似乎呈现出暖色调,气压越来越低,压迫着两人的呼吸。


这不对,不能这样。巴基又一次慌张起来。按照他的角色,这时候应该配合史蒂夫的动作?但是——这太奇怪了!而且也许还有人在看……


意识之神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史蒂夫又一次在心底惊叹。更新过后的程序太过逼真,他觉得简直不需要药物的作用,就能投入这一场真实的幻觉。巴基那一闪而过的躲闪和慌张,当然分毫不差的落入罗杰斯特工的眼底,就是这种细微的情绪反应,使得他的爱人完全生动起来。快乐药剂对感受的模拟,还从未达到这样细腻的程度。


久而未吸的那根烟已经灭了。巴基顺手点了一下沙发扶手上的触摸屏,一个半圆形的机器人从底座伸出来,清理了地毯上的烟灰之后,又抬高到巴基的手臂处,半圆形顶盖打开,巴基把剩下的烟头扔了进去。小机器人合上了,再次缩回到沙发下面。


史蒂夫轻轻握住巴基的手,把它从扶手上拉起来,拉到自己唇间先吻了一下。他将自己的掌心对上巴基的手,手指伸进巴基的指缝,另一只手则捏紧了巴基的手腕。


“让我们来看看你的指纹。”


————————————-


“愚蠢!” 洛基骂骂咧咧的一拳砸在操作台上,无暇多想,当即接入了第三纽约。


几乎同时,乔茜酒吧里醉眼朦胧的常客们被一个拿着金黄色棍子的人不耐烦的从吧台前轰走,他穿一件绿金相间的长袍,头上戴着一对弯角。打扮这样幼稚,身材也并不壮实,为人又很讨厌,要不是身上浮动的那一圈蓝光,应该早就被地狱厨房的酒鬼们扔出门外了。


“即使你从第三纽约过来,也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客人。恕不接待。” 老板娘打着啤酒,冷冷斜他一眼。


洛基摊了摊手,“夫人,你那些马尿一样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向我提起。” 他嫌恶的缩了缩鼻子,到底还是纡尊降贵的向吧台靠近一步,“默多克在哪里?”


“恕不接待。” 老板娘手上的动作未有丝毫变化,表情和声音也是。


“夫人,请对我多点礼貌,告诉我马特∙默多克和娜塔莎∙罗曼诺夫在哪里。” 洛基上前一步,拿权杖顶上的脉冲发射器敲了敲啤酒龙头。老板娘忽然双手一抖,刚刚打满的一杯啤酒摔在地上,溅了满身。 


台球厅的墙体向两边缩进,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两个人。洛基转过身,笑了笑,“嘿,马特!嘿,娜塔莎!” 马特也不答话,拉出手上的导盲拐杖把洛基的脉冲发射器轻轻推到一边,从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了老板娘,冲她略一点头。老板娘不放心似的看了眼洛基,但到底还是先推门出去了。


洛基来找的这两人是反抗军在地狱厨房的秘密特工,他们的地址和定位从未出现在反抗军成员的公开通讯系统里,洛基与他们也并不相熟,只知道巴恩斯会来乔茜酒吧闲聊或碰头。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娜塔莎随手拿起台球桌上的一根击球杆,漠然看了眼洛基,俯下身对准了台上残存的几个球。


戴着圆形墨镜的马特∙默多克收起拐杖,无神的双眼似是注视着洛基,“不要这么着急。”


“因为事情紧急!” 洛基少见的抬高了声音,“不然我也不可能自作主张来找你们。目前在第二纽约也只有你们能办到。”


“废话太多。” 娜塔莎仍俯身在台球桌前。


洛基忍耐了一下。“没时间具体解释。我需要你们赶去一个实体地址——史蒂夫∙罗杰斯。” 两人都笑了,这要求荒诞不经。


“巴恩斯有危险。” 洛基补上一句。


击球杆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娜塔莎已经冲过去掐住洛基的脖子摁在墙上,沉下眼死死盯住他,“这又是什么诡计?变色龙,我从未同意过他们接纳你,还派给你这么重要的任务。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 洛基闭上眼,体验了几秒神经元精确模拟出的呼吸困难感,倒觉得有几分新鲜。他努力沉住气,“我们追踪到了……罗杰斯……地址……巴恩斯以实体状态过去——”


“撒谎!” 娜塔莎不屑的打断,“巴恩斯不会这么冒失。你以为我会相信?”


但马特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过来,他把手搭在娜塔莎手上,从洛基脖子上拉了下来。娜塔莎犹疑着看向他,而马特点点头,“这一次可以。”


————————————


“一模一样,完美无瑕。” 史蒂夫一边赞叹,一边带着笑将巴基的手指挨个含进嘴里。


巴基像被人重重击了一拳,刚刚才从失神中恢复过来。在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太放松了,史蒂夫公寓里的个人设备当然只能识别他的指纹——以及,自己的。但尤为震惊的是,他没有想到,在辗转几个居处之后,史蒂夫居然还在系统里保留了自己的指纹识别。


他试图把手收回来,但被史蒂夫拉住了,“你以为我把你删除了吗?” 对面的蓝眼睛似乎轻松又单纯。巴基想,我来这里是个错误,现在,应该怎么脱身?他甚至没法好好思考史蒂夫这句问话里可能有的陷阱。作为角色程序,他的回答再次遭遇两难处境。他应该怎样回应史蒂夫提到的“删除”?这会激活后台程序吗?还是他仍然作为角色身处这个情境中?


再一次的,史蒂夫没有给他太多反应时间,那双锐利的蓝眼睛投射到他眼底。“如果我真的删除了你,你能不能立刻消失?” 史蒂夫轻描淡写,把额头靠在巴基的手指上。


他知道了。巴基把脸转过去,用力抽出手,从沙发上站起拉了拉衣服。


“带了什么新式武器?刚刚没有摸到。” 史蒂夫仰在沙发上看他。


巴基走到床头柜前,把剩下的那包烟塞到屁股兜里,他背对着史蒂夫摇摇头,“我说,干嘛把人想那么坏呢?我只是来看看你,叙叙旧,你如果不想见我,我走就是了。”


史蒂夫的手在沙发扶手上轻触了几下,巴基听到几下金属的铰接声,屋内蓝光消失,只余下刺眼的白光。“你觉得我可以让你走?” 史蒂夫一边说,一边有条不紊的穿衣服,“你疯了吗?实体状态来我这里?你没有给我选择。”


看起来巴基比刚才沉静多了,慌乱的潮红已经从他脸上退去,他走到窗台边点了根烟,四下打量着。“已经封住了。” 史蒂夫已经套上了裤子和衬衫,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你出任务之前没有做好足够的功课。”


“我说过了,这不是一次任务。” 巴基恼火的推开他。史蒂夫仍旧靠过去,把他手上的烟抢过来扔到地上,“既然不是任务,你到底来做什么?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巴基把手环上史蒂夫的腰间,一种温柔的激荡冲上史蒂夫的头顶。他没有带脉冲发射器,巴基想。巴基的手沿着史蒂夫的脊柱轻柔的向上,触到他的后颈,巴基轻轻用力,仰着头迎上去。在那令人沉溺的亲吻中,他的手可以伸向史蒂夫的凹槽。


但史蒂夫显然也想到了。他粗暴的扯下巴基的手,将他压到墙上,几乎咬住他的嘴唇。“很聪明,” 史蒂夫说,“如果自己走不了,就想把我接入到第三纽约去,然后再想办法离开,对吗?” 巴基丧气的反咬了他一口,史蒂夫捂着嘴角发笑,“你受过些什么训练,你会怎么考虑问题,谁会比我更清楚?得了吧,巴基,不要在我这里使什么心眼儿。” 他的手撑住巴基的脸,整个人贴上去,“但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巴基,你告诉我,为什么?一句解释,你总该给我。”


“你不会理解的。” 巴基淡淡的说。


“你试过吗?” 史蒂夫急躁的抬高声音。“你有试过让我理解吗?你一声不吭就走了,你——” “我能跟你说什么!” 巴基直视他的眼睛,“我难道能说,史蒂夫,放下你全部的生活,放下你拥有的一切,跟我走,我为你准备了无穷的危险和困难,是这样吗?”


史蒂夫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你从来没问过我。” 他淡淡的回答。


巴基一时语塞。“那你现在准备拿我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


房间里的灯光忽然变了,两个人笼罩在表示警戒的橙红色当中,两张疑惑的脸在渐变的光线中一闪一闪。史蒂夫松开手,皱起眉头。不是我——他对巴基打了个手势。


声音忽然出现——罗杰斯探员,这里是神域。我们侦查到今天早些时候您在一次单独行动中遭遇追踪,地址已经暴露,为了您的安全,请打开公寓的防护装置。


巴基紧张的看向史蒂夫,但史蒂夫面色如常,他想了一会儿,回复了神域的提示,“我很安全,请不要打扰我休息。”


——罗杰斯探员,考虑到您被挟持和控制的可能性,公寓的防护将在三秒钟后被强制打开。


“我说了我很安全!” 史蒂夫听上去很生气。


公寓的灯光再次起了变化,橙色的警戒消失,又恢复了微蓝的色调,一个全息影像出现在房间里。是索尔∙奥丁森,史蒂夫在神域的朋友。


金发的大个子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的巴基,他叹了口气,“你果然来了。刚才我发现我那个不长进的弟弟追踪了罗杰斯,就知道你会摸到这里来。”


史蒂夫脸色阴沉的走向这个尽职尽责的朋友,“我没事,你先走吧。”


不出所料,索尔坚定的摇头,“我不能让他留在你这里。”


巴基向后退了几步,而史蒂夫则转过身在墙角摸索了一会儿,然后他再次走过去,“索尔,这个……真难开口……他并不是真的巴基……” 他摊开手,索尔低头看下去,史蒂夫手里是快乐药剂的包装。


索尔脸上的表情变得难以描述,史蒂夫似乎有点尴尬的干笑着,把手搭上了索尔的肩膀,一边挽着他朝起居室走,一边回头招呼着巴基,“你先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


巴基只得呆呆的点头。


史蒂夫带上了卧室的门。他与索尔似乎在外面谈着什么,然后索尔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然后又是一阵漫长的安静。


巴基不敢出去看,也不敢开口,他知道招惹上神域的人会有多麻烦。他当然清楚史蒂夫在保护他,对此他倒并不感到惊讶;只是这会儿他很难过,神域的人插这么一杠子,自己骗取史蒂夫路径和地址的行为就清清楚楚的暴露在史蒂夫眼前了。他之前在制定计划时的清晰精准冷静一下子消失无踪。


史蒂夫进来了。巴基想开口解释,但又发现这实在没什么好解释的。


“我的接入路径已经修改了,” 史蒂夫冷冷的说,“这个住址也会很快更换。真遗憾,让你白忙一场。”


“史蒂夫,我……” 巴基犹豫着开口。


他笑笑,“我早该想到没这么简单。只有你才能这么精确的判断我的举动。只是你也太蠢,” 他摇头,“浪费了这么好的解决我的机会。”


“史蒂夫,医院的事是我不对,我道歉。” 史蒂夫沉默着,巴基紧张的继续说道,“现在只是想来看看你,真的,我看见你在用快乐药剂……那东西对你不好,你自己也知道的,你以后不要再……”


“滚出去!” 史蒂夫突然向他吼出来。


巴基一摊手,“好了,哥们,我知道你现在恨我。相信我,我也挺恨我自己的,而且我现在真的很想从你眼前消失,不过,能麻烦你先打开一下防护装置吗?”


“噢?” 史蒂夫像是想起了什么,走到他跟前,定定看着他,“你想离开?” 他提了提巴基的衣领,“不对,叛徒,我怎么能让你离开?”


巴基还未来得及反应,忽然感觉一阵颤动袭向全身。蛇一样的合金软管从史蒂夫袖管里伸出,沿着他的脊柱爬向凹槽。芯片被卡住了,他的实体和意识都被固定在此时此地。神经索,巴基恐慌的意识到。他的身体像是不再属于自己,无力得几乎坍塌。


对面近在咫尺的史蒂夫托住了他,顺手扯动掌间的神经索,巴基的后脑一阵发麻,软软的倒在史蒂夫肩头。“巴基∙巴恩斯,” 史蒂夫的另一只手沿着脊柱向上一路摸到他的耳垂,巴基听到史蒂夫在他耳边轻柔的低声说,“你被捕了。”



评论(12)
热度(123)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