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古希腊AU] 神圣誓言 ∙ 第十五章

前文:1234567891011(ao3)、121314


第十五章


       第二天城中就放出了游骑兵,前往各个道口和附近的卫城巡逻,几道城墙正着手加固,城门外也开始忙着挖壕沟和安放栅栏。底比斯人显得紧张又亢奋,几乎所有适龄男子都自备武器和皮甲去了竞技场,这里已经成了临时的军营。执政官派人将阿明塔斯和其他马其顿守军的尸首送回了佩拉,算是一个正式的了结,他同时也给一些与底比斯友善的城邦写了信,陈清利害,请求援助。


       罗杰斯这几日都带着圣队在竞技场一边操练,一边训练新来的平民。巴恩斯踢着石子儿,颇不耐烦的督促几个落在跑步队伍后面的胖子。他跟克莱尼亚和另外几个战士站在边上闲聊,看着这些所谓的“兵”,都有些苦闷,这时罗杰斯沉着一张脸过来了。


       “真是没办法,” 罗杰斯抹了下满头的汗,“带他们上战场,我觉得自己有罪。”


       “你想太多了。” 巴恩斯递给他一块布,克莱尼亚接着说,“不管怎么样,这是公民自己的决定。我们尽到责任,就没有什么可羞愧的。”


      这时安提斯过来,罗杰斯笑着补充了一句, “克莱尼亚如今大不一样了”。被提到的少年再次脸红,安提斯抿了抿嘴,脸上的神情依旧严肃。“罗杰斯,我刚刚从执政官那里过来,有个新情况,不知你是否已经了解。” 


       “你说。” 罗杰斯把擦汗的布随手搭在肩上,看向安提斯。


       “雅典的回信来了。” 安提斯也看着他。


       巴恩斯抢白了一句,“他们想怎么样?是不是,我们赞赏你们的勇气我们会为你们祈祷的,这一类的话?”


       其他几个人都笑了,安提斯也笑着摇摇头,“倒也不全是。除了祈祷,他们承诺会派来一个佣兵团,已经到了卫城。”


       “佣兵?” 其他几个人异口同声,脸上都是鄙夷,巴恩斯又是一声冷笑,“倒也花了不少钱吧。”


       “毕竟是雅典,有的是钱。” 有个战士忍不住讥讽。


       罗杰斯烦躁的把肩头的布扯下来,又在头上胡乱抹了几下,他闷声叹了几口气,又转脸去问安提斯,“别的城邦呢?他们会派城邦的军队来吗?”


       “倒是出人意料,” 安提斯说,“跟我们天天过不去的邻居科林斯派来人了,主动表示要一起抗击马其顿。” “这也正常,” 罗杰斯还是烦躁的看向竞技场中间,“比起那些谁都想不起怎么发生的过节,马其顿才是大敌。”


       “还是无法想象科林斯人会来帮我们。” 克莱尼亚摇摇头。谁都知道,这两个邻邦可是宿敌,彼此间多年间不知打了多少大大小小的仗,圣队手上更不知沾了多少科林斯人的血。


       “也是帮他们自己吧,” 罗杰斯沉声道,“算了,仇敌也好,佣兵也罢,总比没有强。” 他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然又说,“这事我想了几天了。还是得靠自己,什么援军都是靠不住的。喀罗尼亚就是惨痛的教训。不能再拖,我现在就去找骑兵团。”


       几个战士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好像不跟我们说话了……”    


       “那由不得他们。” 罗杰斯当下转身就要走,巴恩斯连忙跟过去。


       “他们在城墙那边。” 克莱尼亚冲着两人的背影喊道。


       巴恩斯追到罗杰斯身旁,缩了缩脖子,“罗杰斯,我有话跟你说。” 


       “我也有,” 罗杰斯扭过头,眼睛里却闪过一点犹豫,“不过,等我见完骑兵团……”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我说你慢点……” 罗杰斯这才放慢脚步,巴恩斯瞪了他一眼,“你尽力去理解别人的立场,别人却未必理解你的。”


      “我不需要,也无所谓。”


      “这就是问题。” 巴恩斯拉住罗杰斯的胳膊,“你不是喜欢跟我讲书里的故事吗?那我问你,在特洛伊,拼死护住阿喀琉斯尸身的是埃阿斯(Ajax,荷马史诗中的人物),但最后得到阿喀琉斯盔甲的却不是他,而是能说会道的奥德修斯(Odysseus,荷马史诗中的人物),埃阿斯呢?气得自杀了。虽然他这个反应吧,有点太激烈了,但盔甲理应给他,不是吗?”


      罗杰斯站定,思考着巴恩斯话里的意思。“你讲的故事并不完整,巴恩斯。埃阿斯当时很生气,他想去找奥德修斯决斗,但最后他的荣誉感告诉他,为了一己荣辱去伤害整支远征军,是不可取的。他接受了这个决定,非常高贵。当然,我同意你说的,最后他的反应确实过激……”


      “你讲的故事也不完整,罗杰斯,” 巴恩斯眼睛亮闪闪的,“如果埃阿斯也像奥德修斯那样,一开始就咄咄逼人,一开始就身居高位,他也许不用面对这么艰难的选择。”


      罗杰斯眉间的深纹又显露出来,“巴恩斯,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这次守城该由你来指挥,所有人听你指挥,包括骑兵团。罗杰斯,你应该去争取这个权力,不是为了私心,而是对城邦来说,这是最好的决定,”  巴恩斯一口气说完,然后停下来等罗杰斯的反应。罗杰斯只是笑了笑,伸手把他额前的一缕头发别回耳后,然后凑到他耳边,“听你的”,罗杰斯小声说。


       巴恩斯一时愣住,他舔了舔嘴唇,看了下四周,“就这样?” 他小声说。


       “不然呢?我们需要吵一架?” 罗杰斯斜过眼看他。


       “我以为……” 巴恩斯挠挠头,“我以为你有什么别的想法……更好的想法……”


       “我的想法和你一样,我确实要让他们听我指挥,只不过……” 正说着,骑兵团的几个军官从城墙上下来了,罗杰斯抬手摁了下巴恩斯的肩膀,“在这等我,我过去聊聊。”


       巴恩斯拉了拉肩头的斗篷,看着罗杰斯走上前打了招呼,军官们面上都冷冷的,但过了一会儿还是和罗杰斯一起走到城墙下搭的毡布棚子里,罗杰斯双手撑在木桌上,拿几个杯子在桌上来回比划。离得太远,巴恩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罗杰斯费尽口舌,对面的人还是神色倨傲。 


       “看来又是在浪费时间。” 巴恩斯又扯了下斗篷,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时候他忽然看到克莱尼亚和几个圣队战士抬着什么东西准备上城墙,他招手喊了一声,“克莱尼亚,你们去做什么?”


       罗杰斯隐隐听到,抬头看了一眼,巴恩斯冲他摆摆手,大步追上克莱尼亚他们。


       “我们去把圣队的旗帜挂到旁边。” 克莱尼亚说着,指了指城墙顶上,深红色的布面上印着圆形的龙牙徽记,这代表着底比斯,旁边稍矮一点,可以见到骑兵团和商会的旗帜。巴恩斯沿着城墙看过去,发现了山地部落的棕熊徽记和科林斯的爱神徽记。


       “他们都来了?” 巴恩斯指着另一侧的异邦旗帜。


       克莱尼亚点点头,“过不久雅典派的佣兵团就要进城,一起来的还有你们那位朋友,猎鹰,商会让他送的马,也会一起到。” 巴恩斯无言点头,随战士们一起把圣队的旗帜带上了城墙。


       他们取出一杆没有尖矛的长枪,把旗子系上去,插在底比斯的龙牙旗帜旁边。巴恩斯昂头看着,圣队徽记图案取自赫拉克勒斯和伊阿摩斯的冒险故事里一个著名瞬间,他们合力击杀怪兽海德拉(Hydra)之时,赫拉克拉斯的身体被这条蛇缠住,伊阿摩斯于是举起火把近身灼烧,徽记中,九头蛇的毒信齐齐伸向无所畏惧的伊阿摩斯,而腾出手来的赫拉克勒斯正在逐一砍下蛇头。


       这两位英雄都不惧怕死亡,都愿意以自身成为对方的屏障,所以他们能拯救彼此。巴恩斯看着这画面,再次想道。


       “巴恩斯。” 身旁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响起,很熟悉。克莱尼亚他们几个互相看了几眼,都转过身走向城墙另一头,留下巴恩斯自己站在原地。


       “该说的我都跟你说过了。” 巴恩斯低下头,把视线从旗帜上移开,转身俯视着城外。士兵和平民不分昼夜的赶工,城墙前已挖好一圈圈加深的壕沟,此时士兵们正抬着装有尖刺的栅栏在远处安放。城防绵延很广,直抵群山中的卫城。


       父亲仍然走近他,顺着巴恩斯的视线看过去,“看起来,守卫非常坚固。” 他似乎是在评论,巴恩斯没有回答。“你不该那么对你母亲讲话。” 他又说。


       “在你们眼里,我连活着都不该。” 巴恩斯扯动嘴角,僵硬的笑了下。


       “你母亲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 父亲叹了口气,“不过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个。巴恩斯,你两个哥哥也参加了守城的卫队,但是我想让他们和你都离开,越快越好。我和你母亲已经年老,我们商量过,不愿意离开出生的城邦,所以我安排好让你们……”


       他的话被巴恩斯清晰的笑声打断。巴恩斯终于转过头看着父亲,“这下算明白了,为什么我刚到圣队的时候,多少被人瞧不起,背地里总有人指着我说什么商人的儿子。我以前并不知道这算一句骂人话。”  


       “随你怎么想。” 父亲的神色没有丝毫改变,“巴恩斯,还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家里的船停在雅典的港口,你可以去西西里,去塞浦路斯,哪里都成。宙斯在上,巴恩斯,这是你年老的父亲和母亲的最后一点愿望。” 见巴恩斯又扭过身去,父亲急忙跟上前,声音干涩,“如果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怨我们,我的儿子,如果不是因为在神那里有更大的荣耀,我怎么可能……现在已不是同样的情况,我该怎么让你珍惜自己的命?”


       巴恩斯终于停下步子,摇摇头,“我当然珍惜自己的命,不用你教。你把哥哥们送出城吧,需要帮忙可以找我。至于我,你就不用管了。就当是献给神了。” 


       “你母亲说……” 父亲神色惶惑。


       “够了!” 巴恩斯一挥手打断,“我实在没空听这些。罗杰斯还在商量怎么守城,我要去看一眼。” 他正要下去,却见栅栏外面卷起冲天尘土,远远的可听见士兵们的欢呼,他们迅速移开栅栏,一列骑兵走近,放慢了速度。


       城墙边巡逻的卫兵不解的去问领队,领队也眯起眼睛瞅了半天,只好摇头。巴恩斯这时不轻不重的说了句,“雅典的佣兵团。” 他专注的看向队伍后方,果然认出一匹熟悉的枣红马,身旁一串战马慢悠悠跟着。巴恩斯笑着,像是完全忘了刚刚不快的对话,三步两步就奔下了城墙。


       罗杰斯与军官们也从棚子里出来,他看到巴恩斯下来,连忙说,“佣兵团正在进城,还有……”


       “我看到了!猎鹰也来了。” 巴恩斯高兴的说。


       他们等了一小会,猎鹰就从城外进来,枣红马不耐烦地抬了抬前蹄,巴恩斯伸出手,用力的同猎鹰的手掌撞在一起紧紧握着,几乎是将他拽下马来。罗杰斯笑着走过去,也用力握紧他的手,狠狠拍了几下后背。


       “多谢。” 罗杰斯看着黑皮肤的小伙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批战马来得实在及时。罗杰斯知道猎鹰要将这一批色雷斯马从北方带过来,路上一定辛苦非常。


      “你们商会出了高价嘛。” 猎鹰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伸着脖子四下看了看,“我说,他们人呢?怎么也不来验货?”


       两个人都答不上来。巴恩斯眉头轻皱,此时他的父亲正走过来,“我不是说了嘛……” 他迎上去,低低抱怨着。然而父亲却从他肩旁错开,径直走向猎鹰,“你是送马的小伙子?我过来看一看。” 父亲身后跟着一拨人,正要过来验马。巴恩斯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父亲走上前跟猎鹰说话,歪着脑袋想着什么,罗杰斯过来拍了拍他,“有些话……我要问你。”


       巴恩斯正要说什么,猎鹰却跑过来拉着他们跟新来的骑兵们打招呼。“我们以前认识。” 他回头跟罗杰斯和巴恩斯解释,“雅典来的佣兵,那个看到了吗,那个是他们老大。”


       很难不看见。佣兵团的头领一身棕黑色皮甲,胸前一道长而宽的刀带松松挎着,系了一件灰扑扑的黑披风。他头顶亮锃锃的,一条细细的黑色皮绳系在脑后,上面连着的一块椭圆形软皮眼罩遮住了左眼。“很强大的一个佣兵团,” 猎鹰赞叹道,“他们叫咆哮。”


       “咆哮?” 巴恩斯撇了撇嘴,似乎无法认同猎鹰的判断。


       正说着,头领另外那一只正常的眼睛锐利的扫向这边。他看到了猎鹰,很快就走过来。


       “这是……” 猎鹰刚想说,头领就打断了他,“我知道,罗杰斯队长。” 他向罗杰斯伸出手,“我是弗瑞,带着我的兄弟们从雅典来。雅典的商会已经付过我们报酬。”


       大家都笑了,罗杰斯握住弗瑞伸出的手,“这个不该我关心。反正,谢谢你们能来。”


      “谢谢?” 弗瑞的单眼跳动着,“雅典人不讲道义,只出钱不出人,也就是个佣兵团而已——是不是?我哪句说错了?佣兵眼里只有钱财,贪生怕死,你们必定是这么想的。”


      罗杰斯一时语塞,他想了想,直视弗瑞那一只正在专心打量他的眼睛,“那就证明你们不是。弗瑞,我需要真正的骑兵。”


      弗瑞咧嘴一笑,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支起一根粗糙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蒙眼罩,“我听说亚历山大死掉的老爹只有一只眼睛,正巧,我也是。” 罗杰斯大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不过弗瑞没时间多做停留,他结识了巴恩斯和其他几个圣队战士之后,就赶着去安顿自己带来的佣兵。猎鹰签了几份文书,也赶着马先行离开。


       竞技场那边已经很热闹,各方来的人已经汇集在这里,等待即将到来的大战。巴恩斯这时才有空问起罗杰斯跟骑兵团交涉的情形,罗杰斯只好苦笑着摇头,“他们不同意。”


       “不同意什么?” 巴恩斯连忙问道。


       “你没猜到我的提议?” 罗杰斯倒有些惊讶,“难道我们这两年的训练都白费了?”


       巴恩斯瞪大眼睛,忽然兴奋起来。“你是说……你是说……”


       “没错。” 罗杰斯笑笑,“这场战斗本来无解,论马战,马其顿骑兵没有对手,论步战,圣队已经元气大伤。但是……”


       “但是如今的圣队,既能马战也能步战。” 巴恩斯接下话,罗杰斯赞同的拍拍他的肩膀,“我是想先用骑兵团正面冲,把马其顿人引到几道城墙中间,到了狭窄的区域,他们不会比我们更灵活。” 他的目光上移,正看到圣队的旗帜被风吹起,布面上的图案描绘出赫拉克勒斯和伊阿摩斯如何一起杀死了九头蛇。


       巴恩斯也抬头看上去,似乎已经见到以弱胜强的曙光。但这曙光还只是一点随时可以熄灭的烛火。他马上就想到了,“但是骑兵团那边,会觉得这个想法太过离奇?”


       “没错。骑兵是骑兵,步兵是步兵,混在一起就是自己阻碍自己。他们觉得这个想法很可笑,简直毫无常识。”


       巴恩斯哼了一声,绿眼睛迅速闪动着,“所以你要去跟弗瑞谈吗?罗杰斯,我承认他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但是,毕竟是佣兵,我不知道到了紧要关头会不会……”


       “忧虑太多是没有用的,” 罗杰斯揽住他的肩膀往前走,“我相信我的计划有可能成功,至于能不能实现,能实现多少……” 罗杰斯指了指天空,“诸神自有安排。”


       巴恩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罗杰斯看得出,一提起神,巴恩斯就显得心神不宁。有些事,他觉得已经到了非谈不可的时候。


       “前些天,” 罗杰斯缓缓开口,“你父亲来找过我……他说本来安排好让你离开,但是你说,除非先说服我……”


       巴恩斯突然停住脚步。


       “唉,你紧张什么……” 罗杰斯忙去拉他,“有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吗?”


       巴恩斯断然否认,额头却在冒汗。


       “巴恩斯,我就直说了吧。喀罗尼亚那样的事情,我不允许再发生了。”


       “喀罗尼亚……” 巴恩斯干咽了一下,“什么事情……”


       罗杰斯摇着头,“巴恩斯,不管这一次结果如何,我也不管你到底有多大本事,答应我,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罗杰斯沉默下来,低头看着脚下,“这场仗我什么都不怕,我就怕这个,巴恩斯……”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巴恩斯突然开口。


       罗杰斯抬眼看着他,“巴恩斯,那场战斗之前,我知道你去了德尔斐,你去做什么了?”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巴恩斯又重复了一遍,像是没听见罗杰斯的问话。


       “神给的一切都有代价,对吗?” 巴恩斯僵硬的站着,目光游移不定,罗杰斯抓着他的肩膀,一字一顿继续往下说,“我本来不能从喀罗尼亚活着出来的,所以,巴恩斯,你给了什么代价?”


       时间停滞得有些久,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沉沉压下来,突然巴恩斯发出一声清脆的笑,指了指自己,“你看看我,罗杰斯,这也叫代价?” 他凑上去扳住罗杰斯的脸开始亲吻,“这也是代价的话,那我愿意高价给。”


       罗杰斯有些无奈,好半天才透过气来低低的说,“我知道你不会讲……即使有什么你也不会讲……好吧,过去的事我不提了,但是巴恩斯,巴恩斯,我警告你,这回绝对不行。不要再跟神要任何东西,我们就看看靠自己能做到什么。”      


       “没问题,罗杰斯队长。” 巴恩斯又把脸凑上去。


       短暂的亲密被一声尖利的号角截断,罗杰斯猛的抬起头,“游骑兵回来了!” 巴恩斯也马上惊醒过来,两人冲向城门处,卫兵正全速拉开厚实的城门,一眨眼三五骑出城侦察的游骑兵卷着一路尘土冲进城。


       “克里同!” 罗杰斯冲马上的人大喊。


       克里同也看见了他,双眼血红,“你们是对的!” 他稍微勒住马,“我要去见执政官!”


       “发生了什么!” 罗杰斯甩开步子跟上去。


       “亚历山大!” 克里同回头喊,“没死!他已经渡河,过了高地,明天就到卫城!” 他重重甩下一鞭直奔城中心,转眼消失在罗杰斯的视线中。   




评论(4)
热度(42)
  1. 存文小仓库明非 转载了此文字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