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拳击课(下)


2018年,瓦坎达。


第一缕光照进眼睛的时候巴基似乎感到刺痛,他皱着眉头又把眼睛闭上,再一点一点的努力撑开眼皮。他本能的试图抬手去挡过于刺眼的光线,却发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抬起来。巴基稍微镇定了一下,回想起自己那条手臂早就丢了。他想抬起真正属于他的那条手臂,但那只手也有点僵硬。

一只温热的、甚至有些发烫的宽厚手掌松松盖在他的眼睛上。巴基闻到了一点熟悉的很让人安心的气味。他在手掌搭起的小空间里睁开眼睛,有光从指缝里透进来,眼睛在柔和的接受久违的光明。巴基终于抬起右臂,握住搭在他眼睛上的那只手,再缓缓往下拉。他的睫毛在脸上扑闪了几下。四周一开始都混同在一片亮晃晃的白光之中,就像一杯浑浊的水,慢慢的水开始沉淀,颜色分离出来,一切显示出本来的面目。巴基看清了面前这人的脸。

“巴基,欢迎回来。” 史蒂夫坐在床边,微笑着,用力反握住巴基的手。

巴基使劲睁着眼睛去看史蒂夫的脸,几乎不敢眨一下。史蒂夫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巴基稍微放下一点心,他想也许自己沉睡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在进入冷冻舱之前巴基不是没有过担心,他也想过等到自己睁开眼的时候会太晚。但是别的他不担心,这一次他不用担心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再次变成一片空白,这一次他只是害怕时间走得太快,把他和他的整个世界远远甩在后面。他的手挣脱开史蒂夫的手掌,用力往上抬。史蒂夫好像猜到了巴基想去够什么,他低下头,用脸去贴巴基的手掌。巴基咧了咧嘴角,“你怎么还在这……”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史蒂夫苦笑着,问他要不要喝水。

穿着白西服的医生走过来,对史蒂夫说:“罗杰斯队长,要不您先去外面等?让我们先给巴恩斯先生做个检查?”

史蒂夫冲着巴基点点头。“好。他不用先喝点水么?”

医生笑了,“这个我们已经考虑到了。除了水,巴恩斯先生还需要补充些其它的东西,我们都配好了,您不用担心。” 史蒂夫只好再次点头,他站起来,感觉到巴基用手指在他手心里敲了几下,他笑了,而巴基的眼睛微微眯着,把手缩回去,侧着脸很舒服的埋进枕头里。

史蒂夫走出去,外面一反常态的没有吵吵嚷嚷,所有人都很安静的坐在会客室里。山姆、克林特、斯科特和旺达,这些跟着罗杰斯队长来到瓦坎达的超级英雄平日里自由散漫惯了,这一天却约好了一样一个不落的等在手术室门口,安安静静的像一班小学生一样等着。这时候队长出来了,表情跟刚进去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他在窗边随便捡了个单人沙发上坐下,转头看着外面刺目的阳光和鲜亮的绿色。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闹不清楚该说点什么、还是闭嘴为好。

年纪最小的旺达∙马克西莫夫静悄悄的坐到史蒂夫对面,“他醒了吗?” 她柔声问。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 史蒂夫像是从沉思中惊醒,有点抱歉的看向正陪他等在手术室门口的朋友们,“巴基很好,可能还需要适应一下,医生正给他做检查,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长出一条新手臂?就跟队长你刚注射完那个什么超级血清一样?” 斯科特∙朗一脸关切,他旁边的山姆∙威尔逊则侧过身假意低声说,“你要好奇可以现在变小进去看看。” 

“可以吗……” 斯科特也把声音放小。

刚刚走进来的特查拉注意到了这边,“不可以。” 他严肃的说,“巴恩斯先生正在接受很复杂的脑部治疗,你们不要去打扰。”

“只是在开玩笑。” 斯科特和山姆都小声说。克林特∙巴顿一直没说话,只是细心的观察着史蒂夫的反应。这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他看起来却像是在经历什么风险。史蒂夫这时扭过头,“已经开始了吗?” 

“他身体没有问题,” 特查拉说,“我就同意他们现在开始治疗了。应该也很顺利。”

史蒂夫默默的点头,好半天才想起来应该向提供了一切可能帮助的瓦坎达国王致谢。

“他已经走了。” 克林特解释道,史蒂夫于是又低下头,手指在腿上无意识的敲着。

时隔两年,瓦坎达的科学家们不久前终于找到了一种方法修复巴基∙巴恩斯脑部的创伤,他们决定将他从冷冻舱里唤醒开始治疗。史蒂夫心中忐忑,他想到几十年前自己准备去注射血清的时候,也并没有这么多的不安,那时的自己拥有的本就不多、也未曾经历过太多失去。而现在,明明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却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害怕又会出现什么问题,史蒂夫有点自嘲的想着自己或许真的是老了。

事实上史蒂夫确实没有必要忧心太多,正如特查拉所说,巴基的治疗还算顺利。他从治疗室走出来的时候稍微有点晃悠悠的,空荡荡的左边袖管也有点刺目,但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他笑着跟同伴们一个个打招呼,还伸出手臂拥抱了山姆,拍着山姆的后背说好久不见。最后巴基停在史蒂夫跟前,他说,嘿,兄弟,别瞎操心。

“好像现在轮到我为你操心了。” 史蒂夫无奈的耸耸肩。

事情进展很快,几天之后巴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装上了新的手臂,这一次真正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斯科特和旺达没忍住,抓着这条崭新的金属手臂翻来覆去的看。

“太酷了,我也想换一个。队长,你能帮我问一下国王陛下还有多的吗?” 斯科特好像真的是很着迷。史蒂夫笑着,没答话。山姆翻了个白眼,“你伸一条手过来,我先帮你处理一下。比较讨厌哪只手?左边还是右边?”

“哇!” 旺达叫出来,“你换了颗星星!” 山姆凑过去看了一眼就马上指出,“跟队长的一样。” 克林特也点点头,“蓝底白星,确实一样。”

“我挑的,好看吗?” 巴基有些腼腆的笑笑,“我只是觉得像原来那样有个星星看着比较习惯。” 

山姆表示同意,“我觉得这个好看。” 但旺达说她觉得红的好看,斯科特也有不同意见:“你这个像纹身一样不能换的吗?我要是你一个星期换一个颜色。” 山姆皱着眉头喊了十声上帝。

“都好看。” 史蒂夫笑得捂住头,递了一瓶水给巴基,“刚才疼不疼?渴吗?”

巴基摇摇头,“没感觉,就睡了一觉,醒来就多了条手臂。” 他接过水,准备顺手拧开瓶盖。

史蒂夫注意到巴基的眉头皱了一下。他低头一看,那瓶水在巴基手里纹丝不动。巴基的新手臂停在瓶盖上方,手腕艰难的转动着。史蒂夫把瓶子接过来,轻轻拧开又递给了他。

“唔,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 巴基小声说。史蒂夫满脑子都是些糟糕的设想,他真的害怕事情不会顺顺利利的发生。在他和巴基的人生中,好像就没有太多顺顺利利的时候。他急匆匆跑去找医生,带着近乎质问的语气,总是保持平和有礼的罗杰斯队长还是第一次让瓦坎达人有些惊讶。

一切都很正常,医生向他保证。史蒂夫了解到,巴基的身体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完全接纳新的手臂,目前确实会出现操控不灵这些问题。医生强调说,他们还没来得及提起相关的复健计划。

于是第二天一早,穿着白色背心蓝色运动裤的巴基被史蒂夫带到了一间拳击教室,史蒂夫说,他已经跟医生谈好,现在开始就由自己负责巴基的身体复健。巴基看了看周围,显得有些疑惑,“练拳击吗?我想我现在打不过你。”

“那就先做基础练习吧。” 史蒂夫显然已经计划得很好,把一个沙袋轻轻朝巴基推过去。

巴基拿右手挡住沙袋,这时史蒂夫递过来一副红色的拳击手套,巴基却摇头,“我不用这个很久了。”

史蒂夫微微一皱眉,“练习的时候会舒服一些。” 

巴基愣了愣,便也没再坚持,他从史蒂夫手里拿了一只手套,尝试着往右手上戴,手指费力的向内弯曲,终于他将右手塞了进去,拽着手套下方使劲往下拉。史蒂夫看了半天,有些着急,最后实在没忍住,他贴上去握着巴基冰凉的金属手掌,稍微用了一点力。

巴基扭过头看着靠在自己左边的史蒂夫,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好看的淡红色。巴基想瓦坎达总是这么湿热,总让人感觉皮肤上裹着一层蒸汽。

“多练习一下就好了,慢慢来。” 史蒂夫想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巴基热得脸红红的。

两个人于是继续训练。史蒂夫很有耐心的一下下把沙袋推过去,再由巴基推回来,他还不忘提醒巴基交替使用左右手,即使铁臂的动作有些迟缓。

“太慢了!” 巴基有些丧气的抱住沙袋,没有朝史蒂夫推过去,“我怎么会这么慢!还使不上劲!”

史蒂夫走过去,“不会比我当年更慢。”

巴基笑着摇头,“我这个教练没起什么作用。”

“怎么会!” 史蒂夫连忙说,“我一直都记得你教我的,嗯,动作。” 

“是吗?我都教你什么了?”

史蒂夫定定的看着巴基,看得他有些不自然。“就像这样。” 史蒂夫喉头抖动了一下,移步到巴基背后,伸出手托住巴基的双臂,“你说,抬起手,护住头。” 他的一只脚伸进巴基两腿中间,分别撞了下巴基的两边膝盖,“你说,腿要分开,一前一后。” 他垂下手拍了拍巴基的一条腿,示意这边向后退一步。“你还说,收腹,背向后弓一点,身体自然弯曲。” 他又抬起手,环住巴基的腰向后压了压。“差不多就是这样。” 史蒂夫的头发挨得很近,蹭得巴基的耳朵红红的,有些发痒。两个人有一阵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有些难受的体验着瓦坎达的热气。最后史蒂夫松开手,退开一步,在巴基身后闷闷的说,“但好像对你现在不适用。我们还是打沙袋吧。”

“没劲……” 巴基嘟囔着。

“你不要着急,慢慢来。” 

“不要学我说话。” 巴基歪过头,眼尾眯成一条缝。“你直接陪我打吧。” 他指了指拳击台。不等史蒂夫回答,他快步过去,拉下围栏就往里翻。“你不是说你打不过我的嘛……” 史蒂夫站在原处,有些无奈的望着显得很灵活的巴基。

“但我想你不会打到我的。” 巴基双手撑在围栏上,脸朝着史蒂夫扬起嘴角微笑,阳光从他背后照到拳击台上。史蒂夫嘴里尝到一股没来由的苦涩,“当然,绝不会。” 他伸腿轻捷的跳了进去。

巴基把手臂抬在胸前,“我们以前……是这样开始的?” 他朝史蒂夫送出一记拳头。史蒂夫轻轻挡住,另一只手也朝巴基伸了过去。巴基抬起左边铁臂去挡,不想却慢了一拍。史蒂夫及时收住手。

巴基撇撇嘴,看史蒂夫又要开口,他连忙说,“我知道了,我不急,慢慢来。不用翻来覆去说。” 巴基抬起手臂,右手按在肩部连接的位置,慢慢的揉着,随意的转一转,似乎这样会有用一样。铁臂反射着阳光,在史蒂夫眼前晃着,映在巴基脸上,是一些闪烁的光点。

“那个……真的不疼吗?” 史蒂夫也不知道是问第几遍了,巴基像是觉得有点好笑,并不直接回答,只是走到他跟前扒拉着铁臂和肩部相接部分的皮肤,“你看,这手术做得多好,一点痕迹都没有。我以前那条,还会留点伤疤。这回的太棒了,你看看……喂你看看……”

史蒂夫不知道为什么把头撇到一边,向后退着,躲闪着巴基。巴基伸手想把史蒂夫掰过来,史蒂夫躲开了,巴基本能的伸出另一只手去拉他,然而手是伸出去了,手指的弯曲却像慢动作。当然是没有抓住。

但巴基忽然觉得被用力的扯向一边,围栏的绳子蹭着他的背,眼前是史蒂夫近在咫尺的脸。他湛蓝的眼睛在阳光下像是透明的,巴基清了清干涩的喉咙,支支吾吾的说,“史蒂夫,很热……”

“我也很热。” 史蒂夫叹了口气。“今天就到这里吧。”

巴基心里忽然有些失落,但他也说不上来,也只是简简单单嗯了一声,准备弯下腰从围栏中间的缝隙退出去。

但这时史蒂夫忽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不让他动。巴基想抱怨几句,却发现史蒂夫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眼睛。美国队长金色的头颅在一点点往下蹭,然后停留在肩膀的地方,然后有温暖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铁臂的接缝,沿着接缝,从锁骨处往下,嘴唇一点点的触碰着被强行掩盖的伤口。这是巴基∙巴恩斯最有力的武器,也是他无法弥补的残缺。巴基感到痒痒的,就像是受伤之后新生的肌体在努力愈合时那种痒痒的感觉,但这个地方早就长拢了、封闭了、没有感觉了。巴基反复告诉史蒂夫这里不疼,他没有说谎,没有感觉的地方怎么会疼?但现在巴基似乎能感觉到这里在萌生什么东西,在冲向原本不属于他的手臂,将它纳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如新生般完整。

史蒂夫抬起湛蓝的眼睛,动了动嘴唇待要说点什么,巴基连忙抢过话,“我说过了,这不疼,真的不疼。真的,别问了……” 他一伸腿一弯腰灵活的从史蒂夫身前退出,转身就跳下了拳击台,用嘴咬着扯下拳击手套,“很热,不练了。” 史蒂夫点头,擦了擦自己满脸的汗。

到第三天巴基的手臂显然已经适应得好多了,除了有时还是不太灵活,力量方面巴基已经可以掌握。最开始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这事,直到他在跟史蒂夫练沙袋的时候,本来随意的一出拳,沙袋却又快又猛的直奔史蒂夫的面门。巴基和史蒂夫对此都毫无准备。不过还好两人都反应够快,史蒂夫相当敏捷的倒向一旁,巴基则跨了一大步伸手去抱那只不听话的沙袋,两人正好撞在一起。

沉默了几秒,四目相对,然后同时爆发出大笑。

“你故意的。” 史蒂夫挑着眉。

“随你怎么说。” 巴基松开沙袋,目光侧向一旁,他伸手揽住史蒂夫的肩膀,“走,我们再去打一架?”

“我不跟你打。” 史蒂夫笑着,被巴基拽着往拳击台那边走。“你不是在帮我复健吗?这么没有责任心?” 巴基推了他一把,史蒂夫一个踉跄坐在拳击台上,巴基推着他从围栏下面钻进去,然后巴基自己也钻了过来。史蒂夫抬腿轻轻撞了下巴基的铁臂,“今天感觉好多了?”

“嗯,今天你打不过我了。” 巴基双手撑着上身,大剌剌的坐在地上。史蒂夫看了一会儿他,手一撑从地上站起来,巴基也跟着站起来。

这一天的训练算是势均力敌,或者说是配合默契,史蒂夫和巴基交替着攻击和防守,眼花缭乱却也一步不错。史蒂夫有意识的把重点倾向于巴基的左臂,巴基也更多的训练这一边的协调能力,他感觉得到每一次的挥手似乎都更加轻松。汗水沿着脖子流下来,两人胸前背后都湿了一大片。

史蒂夫先停下来,巴基也站住脚,大口喷着热气,他拉起背心擦了几下滴水的长发,下摆上汗湿了一大块。史蒂夫说要出去拿点喝的,要巴基等他一会儿。巴基正要说点什么,史蒂夫却已经拉上门出去,他于是在拳击台边上坐下来,脱下基本上已被汗浸湿的背心,揉成一团又擦了擦头,他面对窗口坐着,看着窗外刺目的阳光和鲜亮的绿色有些出神。这里一点都不像巴基的故乡,也不像他呆过的任何地方,但这里繁盛的生命让他有了点熟悉的感觉,那种青春年少时才有的单纯的热烈。他身上太冷了,需要更多的站在烈日下面。

“你不是热吗?怎么不坐在阴凉的地方?” 史蒂夫回来了,递给巴基一瓶冰可乐,挨着巴基在铺满阳光的拳击台边上坐下。巴基想也没想伸手拧开,一股气喷出,带着泡沫的可乐沿着瓶子流下来,溅了巴基和史蒂夫一身。巴基连忙抓过已经卷成一团的背心,想擦干史蒂夫身上的可乐。


“没事的……没事的巴基……” 史蒂夫也胡乱的擦着,后来干脆把湿掉的T恤脱了下来。巴基抬起眼,发现史蒂夫也在看他,蓝得清澈的眼底带着光和热,就像外面燃烧的太阳。

“你不热吗?” 史蒂夫又问了一遍。巴基摇摇头。

“我想明天不用来了。” 巴基忽然说。

“其实也可以再来的,就当……练着玩……” 史蒂夫想了很久才开口说话,“不像以前,我们太着急。好吧,是我太着急。总觉得慢了一步就赶不上时间。其实现在想想……唉算了,不说了……”

“现在怎么了?” 巴基看着史蒂夫。

“现在……现在我们有很多时间,不用着急。” 史蒂夫把手重重的按在巴基肩头。巴基笑着,推开他的手,却被史蒂夫反手扭住往前一拽,巴基一时没坐稳,身体向一边歪过去,连带着把史蒂夫也撞翻了。两个人都四仰八叉的平躺着,裸露的背脊把汗迹印上拳击台的地板表面,他们都眯着眼睛,被阳光照得有些睁不开眼。巴基从眼缝里看见金色的光芒慢慢凑过来,挡住了窗外葱茏的绿色。

“史蒂夫,这就是未来对吗?” 巴基有些不太确定的抬起手,直到摸到了汗水和热气之中强健的背部肌肉。“未来就是,我们不用急着去做什么?” 

“该你告诉我啊。” 史蒂夫垂下头看巴基,竟然觉得奢侈,多少年前巴基也是这样汗湿的年轻身体从眼前匆匆闪过,最终定格在瓦坎达夏日里的鲜亮绿色之中。是的,时间很长很慢,不用着急。


(完)

评论(1)
热度(87)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