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拳击课(上)

[构思来自于看到设定里说,史蒂夫参加征兵体检前,巴基给他上过两周的拳击课。不过全篇时间线不会停留在队1,会向后面发展。预计上中下三篇完]




1942年,布鲁克林。



门铃已经响了好一会儿了,巴基把枕头被子靠枕全压在自己头上,假装没听见。

“我知道你没在睡觉!” 楼下的声音传来。

你知道的还挺多,蠢货。巴基仍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你忘了我有钥匙吗?再给你一分钟。” 这小子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得意洋洋。

巴基想把自己拎起来扇几巴掌。他一弓身从床上爬起来,枕头垫子掉了一地,接着拉开房间窗户朝底下喊道,“自己进来!懒得给你开门!” 说完他又趴回了床上。

底下传来哐当一声开门的声音。巴基还是没起来,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史蒂夫在上楼。

床轻轻的弹了一下,巴基知道史蒂夫在另一头坐下了。

“不是都说好了吗?你这算什么意思?”

巴基把脸埋进床单里,没说话。史蒂夫捡起地上的枕头,朝巴基的脑袋砸过去。“你起来,我们赶紧过去,快点。” 史蒂夫又接二连三的把地上的东西都砸了过去。巴基背过手把身上的东西都扔开,终于坐了起来,“你烦不烦?”

“你先烦我的。”

“我有说不去吗?我睡个懒觉不行?”

史蒂夫哼了一声,“你越理亏,就越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别废话了,抓紧时间。”

巴基磨磨蹭蹭的把脚从床上移到地板上,史蒂夫早就从柜子里翻出了一条运动裤扔给他,巴基翻了个白眼,慢悠悠的套上。

几天前巴基和史蒂夫在学校草坪上晒太阳的时候接到了征兵传单,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但片刻之后巴基就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这对他的好兄弟史蒂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自己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想也想得到,战争可不是好玩的,可不是在街头巷口打几个混混的功夫。况且史蒂夫连混混都打不过。巴基有自知之明,在布鲁克林他可以揍扁那些想欺负史蒂夫的混球,但要真到了枪林弹雨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第二天巴基就自己一个人跑去了征兵办公室,仔仔细细问了个清楚,然后拿着一份征兵须知跑回来跟史蒂夫讲,按照军队的要求,史蒂夫很难通过体检。很遗憾,但事实就是如此,巴基表示;不过他还是很体贴的告诉史蒂夫,自己已经问过了他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在本土做一些文职和后勤工作,这也是为国效力,也很光荣。

巴基嘴都说干了,但史蒂夫只是摇摇头,“我要去试一试。” 

“我说,哥们,” 巴基再次指着征兵须知上的体格要求,“你可以去试,但你自己清楚的,这没用。”

史蒂夫的蓝眼睛安静的看向他,“你希望这没用是吗?”

“我?不是,我……什么?不,我当然希望你没问题,但是……”

“说话算话,那你要帮我。” 史蒂夫露出了那种眼神,巴基看一眼心里就明白了,他没法再多劝一个字。所有的得失利害他都摆清楚了,所有的现实情况他也都讲明白了,但史蒂夫不听。

行吧,不听就不听吧。

史蒂夫提出让巴基给他上几周拳击课,然后他再去征兵处试试。巴基拿过拳击比赛的冠军,这事在布鲁克林可是家喻户晓,他教自己的好哥们几招,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也许会有点用呢。巴基没法不同意。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什么心理。当然,史蒂夫不去战场是最好的,但没人比巴基更清楚史蒂夫的心气了,要是真的连参加的机会都不给他,那未免……未免太过分了。他不愿去设想史蒂夫在战场上会有什么闪失,但也不想看到史蒂夫失望的样子。

“等等,” 巴基叫住急着出门的史蒂夫,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纸箱子,从里面掏出一副崭新的拳击手套递给史蒂夫,“拿着,你不会想空手去吧?”

史蒂夫把头低低的撇向一边,“我……我借你那副旧的就好。”

“想让我给你上课就别这么多废话。” 巴基满意的看着史蒂夫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手套。他慢慢悠悠的套上件背心,在史蒂夫催促下走出卧室,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顺手在走廊边拿了两条毛巾两个水壶塞进包里,走到楼下厨房里,又包好两块三明治放进去。史蒂夫抿着笑看巴基准备这些东西,巴基把他推出去,一边锁门一边说,“笑什么,我照顾人照顾惯了,操心命。” 史蒂夫还在笑,巴基瞪了他一眼,“你是最麻烦的一个。” 

巴基家附近就有一个拳击场,是他常来的地方,里里外外的人都跟他相熟。这一天大门却关着,巴基带着史蒂夫轻车熟路的绕到后面,跟守门的大爷寒暄了几句,嘻嘻哈哈的打了个招呼,也就放他们进去了。

“他们这一段时间关门,我专门挑的这家,没人来烦我。” 巴基推开训练室的门,跟史蒂夫解释道。宽敞明亮的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满屋子的器械都空着。史蒂夫知道巴基是在顾及他的面子,他也知道自己不用多说什么。

巴基从墙角提过来一桶镁粉,让史蒂夫用这个擦了手,把他带到杠铃那边,“先练这个。” 巴基先试了试,然后伸手取下两边比较重的杠铃片,“从简单的开始吧。” 巴基站在史蒂夫后面,教他调整了下双脚间隔的宽度,然后又俯身下去,纠正他手掌握杆的姿势,然后巴基退到一边,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

史蒂夫的脸憋得通红,他又深吸了一口气。

巴基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摆摆手淡淡的说,“反正姿势是对的,就这么练,没问题的。刚开始都这样,你先练着,我去那边玩下沙袋,干站着陪你也挺无聊的。” 说完他就转身走到房间另一头,戴上拳击手套,有意背对着史蒂夫。他警觉地听着史蒂夫的呼吸声,确保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史蒂夫有哮喘,他得多留一份心。有几次他感觉到杠铃被史蒂夫抬了起来,但又迅速砸在地板上,然后就是史蒂夫重重的喘气声。巴基稳住轻轻晃荡的沙袋,摘下手套扔到一边,“行了,这个今天先就这样,休息一会儿……”

史蒂夫指了指墙上的钟,“才二十分钟……” 

而你已经满头大汗了,巴基想。

“一天练太多对你没好处,慢慢来。” 他把毛巾递过去。史蒂夫擦擦汗,有点傻乎乎的笑着,“巴基,我有抬起来几次。我想我得快点,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你慌什么?” 巴基看着史蒂夫把自己擦得脸上头发上都沾着白色的粉末,忍不住笑了,“我想战争没那么快结束。”

“万一呢?” 史蒂夫喝了口水,也开着玩笑。

巴基心里一动,要是战争真的在史蒂夫完成训练之前就结束了呢?那史蒂夫就不用去打仗了不是吗?当然,巴基没有那么大本事决定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但他现在不是可以决定史蒂夫该训练多久吗?他可以用实际情况告诉史蒂夫,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需要长期训练,不用急着现在参军。也许这么拖一拖,战争在那之前就结束了。

“想什么啊?” 史蒂夫轻轻踢了一下巴基。

巴基一脸严肃,“我在思考训练计划。史蒂夫,一会儿我们还是接着练杠铃。”

史蒂夫当然没有意见。但是他发现,接下来几天巴基都只让他练杠铃,他多少有点进步,但实在是微不足道。有一次他在练平躺举杠铃的时候,好不容易把手臂伸直了一次,但差点背过气去,要不是巴基在旁边迅速托住,恐怕杠铃就要砸他身上了。这之后巴基明显是心有余悸,决定不再让他练杠铃,改为打沙袋,史蒂夫终于得偿所愿,戴上了巴基送他的拳击手套。之前几天他只在晚上偷偷戴过,还站在镜子前用力屈了屈手臂,欣赏自己并不存在的肱二头肌。

但又是连续打了几天沙袋,巴基就在边上看着,不时教他一些技术动作,怎么攻击、怎么格挡之类的。史蒂夫每天离开的时候都会去站一站拳击场里的体重秤,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巴基说,你不要着急,慢慢来。巴基总是这么说。

就这么过了一周,史蒂夫觉得自己准备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他想要巴基教他一些“动真格”的东西。

这时候他们正坐在拳击场后门的台阶上休息,巴基懒洋洋的吐出一口烟,“早呢,史蒂夫,这些基础训练很重要的。”

史蒂夫把他嘴里的烟扯下来踩熄,“巴基,我想下个月就去征兵处报名。我们一起去,也许可以派到一起。”

巴基还是懒洋洋的,“史蒂夫,我觉得,说真的,你完全可以明年再去报名,一年的时间我保证你可以……”

“那你呢?你不去吗?你就天天给我做什么基础训练?”

“我都行啊,” 巴基伸手捏了捏史蒂夫的肩膀,“看你。”

“不行。” 史蒂夫沉着脸,“我不能拉你后腿。你什么时候去应征都是没问题的。我也会去。”

“史蒂夫……” 巴基拖长了声调,有点无奈。

史蒂夫扭过头看着他的眼睛,“巴基,我认真的,我们得加快。我需要更快一些,更强壮一些。”

“史蒂夫,我说过,不可能这么快的……我又不是神仙,能让你一下壮几倍……” 巴基小声咕哝着。

但最后事情还是照样朝着史蒂夫期望的方式进行了,他们要“动真格”的,要来点实战训练。史蒂夫有点兴奋的翻进拳击台里面,一板一眼按照巴基说的做,撇开双腿,放松肩膀,尽量弓着身,直视对方。“还是看起来不太对啊……” 巴基轻轻皱了下眉,他绕到史蒂夫身后,双手抓着他的腰,往后抬了抬。史蒂夫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点痒。” 他转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巴基说。

“忍着。” 巴基其实也很想笑。史蒂夫浑身都绷得很紧,巴基想让他双脚靠拢一点、手臂抬高一点、背部弯得更自然一点,说了好几次,史蒂夫嘴上答应着,可全身都像是在跟他较劲一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掰都掰不动。巴基终于忍不住笑了,干脆在史蒂夫胳肢窝那里不轻不重捏了一把。

他没想到史蒂夫忽然猛的跳开,回身就给了他一拳,还好巴基反应够快,顺手就抓住史蒂夫朝他冲过来的拳头向后一拧。

史蒂夫喊了出来。巴基其实当时就后悔了,收手很快,但史蒂夫的胳膊还是被甩了一把,退后了好几步。

“有没有受伤?” 巴基慌忙上前。

“哪能呢?” 史蒂夫笑着,趁势一闪身把冲过来的巴基推到拳击台的围栏上,拳头抵着巴基的喉咙。巴基掀开他,松了口气,被史蒂夫气笑了,“不教你了,一上来就攻击教练。”

“不要那么小气嘛……” 史蒂夫笑嘻嘻的,“你知道我身体不好,所以要动脑子才能取胜啊。”

“你这点脑子,也就够使在我身上。” 巴基拍了一把史蒂夫的脑袋,史蒂夫当然立刻就拍了回去。这下什么技术动作什么拳击训练都忘了,你一拳我一腿的打打闹闹了半天,天气本来就闷热,训练室里的空气滚烫的流动着,两个人不一会儿都出了一身汗。史蒂夫手臂挂在围栏上,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巴基笑,巴基坐在地上,顺手就把背心脱了擦着头上的汗,然后他仰身躺了下去。

“地板好凉快……” 巴基闭上眼十分舒服的感叹了一声。“史蒂夫,你也过来躺下,把衣服脱了,很凉快的。” 

史蒂夫没说话,也没动。

这小子又在闹什么别扭吗?巴基略微觉得有点奇怪,他睁开眼,看到史蒂夫还是靠在围栏边上,脸上的笑容没了,只是奇奇怪怪的看着自己。

“继续训练吧。我休息够了。” 史蒂夫把头扭到一边。

巴基有点莫名其妙的双手一撑站了起来,走过去挨着史蒂夫靠在围栏上,“想什么呢?”

史蒂夫的眼神从巴基汗湿的颈部和手臂上划过,他垂下头,怕巴基注意到,但又忍不住多瞄了几眼巴基结实的腹肌,汗珠沾在上面,闪着古铜色的光泽。他慌忙克制住自己,像是面对什么危险一样,挺起身面向前方,目不斜视。“其实你刚才说,我们可以就这么训练一年,想想也挺好的。”

巴基高兴了起来,“你想通了?听我说……”

“我也就想一想,” 史蒂夫拉着巴基又回到拳击台中央,“今天的训练还没结束,来,继续,没准以后在战场上,我还可以救你呢。” 他弓着身,一前一后的移动着脚步。

“你还是救你自己要紧。” 巴基轻轻给了一拳过去,史蒂夫伸手顺利的挡住了。

“这样不太对。” 巴基走过去,抬了抬史蒂夫的手,“像我这样,用手臂的外侧去挡,看见了吗,护住头部,但不要挡着眼睛……史蒂夫你动一动……喂你这么紧张干嘛……一身都是汗,你把衣服脱了吧?穿着件湿的我怕你会感冒……”

“行了别念叨了我知道了。” 史蒂夫听起来喉音有些重,“再来一遍。”

巴基松开手站到一边,歪头看着史蒂夫,扬起一边嘴角笑了笑,“有时候我真不懂你在想些什么。你觉得不好意思?谁第一次就做得好啦?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史蒂夫也不看他,“我没有!别扯这些闲话了,再来一遍吧。”

巴基抱怨着“就跟你才是教练一样”,但也没再多说,再次站到前面,拳头朝史蒂夫挥了过去。史蒂夫再一次轻飘飘的挡开了,他按照巴基教的,用空着的那只手挥拳回击,也还是轻飘飘的。“你用点力。放心,打不到我的。” 巴基轻松的挡开史蒂夫的攻击。

“你也用点力啊,打不到我的。” 史蒂夫加快了脚步,试图把巴基往边上挤。巴基灵巧的闪到一边,开始攻击史蒂夫的侧面,而史蒂夫弯下腰,也闪到了一边。“很聪明!” 巴基拍了下手,他停下来准备多说点鼓励的话,却没想到史蒂夫再次冲过来挥拳。

巴基感觉到头部不轻不重的晃了一下,他退后几步靠在围栏上保持住平衡,这时他的手臂被史蒂夫抓住了。

“我以为你会挡!” 巴基看到史蒂夫的脸凑得很近,他已经脱下了手套,手在自己的额头和脸颊扒拉着,看起来是在检查有没有受伤。“蠢货。” 巴基咧开嘴笑了。

“白痴,你干嘛不挡!” 史蒂夫的脸依然凑得很近,呼吸都快冲到巴基嘴里了。巴基几乎数得清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他忽然感觉有些晕晕的,用嘴拉出手套扔到一旁,然后伸手把史蒂夫额头上的汗水擦去了。

史蒂夫忽然愣愣的看着他,巴基也猛的收回手。

“天气真热。” 史蒂夫忽然说,他发现自己的姿势有点古怪,就尽量不动声色的一点一点的往后移了一点。这个动作反而让巴基注意到了两人刚刚的状况,自己靠在围栏上,而史蒂夫几乎整个人贴了上来,他撑在围栏上那只手感觉有点僵,想动一动,但终究是没有动。

“不过你打到我了,今天就算你赢吧。” 巴基尽量平静的说。

史蒂夫尽量回应了一个微笑。

这一天像是不知不觉的过完了,两个人沿着熟悉的街道又走回家,有点奇怪的没有多说话,只是约好第二天再在拳击场碰头。这样的日子也满好的,好像过不完一样,巴基这么想着,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一点笑。要是没有战争就好了。史蒂夫朝巴基简单的挥了挥手,背过身继续朝自己家走去,他想着要是没有战争,就这样也挺好。直到看着史蒂夫的身影消失在街角,巴基才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转身打开家门走了进去。





评论(4)
热度(79)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