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我记得 15

[今天是美国独立日,所以赶在这一天更新给98岁的队长庆生啦。]




15


昆式战斗机静静地停在原地,两个人却朝着与它相反的方向越行越远,巴基漫无目的的走在前面,史蒂夫也只是沉默的跟着。他喊过让巴基停下,他问过巴基要去什么地方,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巴基忽然站住了,史蒂夫也跟着停下脚步。空中时不时飘一点雪花下来,阴沉的天色已经持续了很久,让人搞不清这是一天中哪个时候,就好像永远卡在某个节点,既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就好像悬置在时空中的某处,沉寂不动。这个凝固静止的世界里现在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飞机在那边。” 巴基打破了沉默,“你不要跟着我。”

他没有打算等史蒂夫回答,说完仍是自顾自往前走。史蒂夫也没回答,仍是那样跟着。巴基在跟他自己发火,史蒂夫想。他确实想说点什么,想赶走卡波夫招来的阴霾,但他恨自己实在太笨。巴基费心重建起来的属于自己的人生,似乎又轻飘飘的被一笔勾销,甚至,被变成一剂毒药。史蒂夫希望自己能把卡波夫从地狱里拉出来再扔进去十次。他猜得到,巴基赶他走,是因为怕伤到他。但就是这一点,最是伤人。

“我叫你别跟着我!” 巴基再次停下,吼了出来。史蒂夫觉得这样也好。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史蒂夫摆出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架势。

巴基回身就甩过一把枪来,史蒂夫本能地抬起盾牌。清脆的金属相撞的声音,冲锋枪远远的掉落在雪地上。“我差点害死你,” 巴基深深吸了口气,他也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你明白吗?这次是在我自己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我不知道下一次会出什么状况,你别跟着我。” 

“可你说过你要跟着我,跟我到最后。” 史蒂夫见巴基的态度有所缓和,便朝前迈了几步,而巴基只是向后退让,“所以你现在不这样想了?” 

巴基把头转开,躲避着史蒂夫的眼神,他想要跟史蒂夫讲道理的时候,史蒂夫又拿他没法反驳的话来堵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他烦躁的说。

“所以你就让他赢了?让他几句话又控制你?让你什么都不敢信,连自己都不敢信?” 史蒂夫跟过去直视着巴基,“连我也不信?” 他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我没这么说过!” 巴基更加烦躁,“我只是让你别跟着我。”

“那你要去做什么?去死吗?就像你刚才那样?” 史蒂夫也火了。这段时间以来他种种小心翼翼,总以为一切都会好转,不曾想巴基自己却像是毫不在意一样。

巴基瞪着他,想了想也没什么好回答的,干脆就不管不顾地掉头走掉。“巴基∙巴恩斯!你他妈站住!” 史蒂夫吼了出来。巴基头也不回,根本没理。

盾牌挟带着尖利的风声撞向巴基的后背,他屈起铁臂向后一抬,退后几步稳稳接住了它。“收好你自己的东西。” 他侧过身把盾牌朝史蒂夫又扔了回去。

史蒂夫闪身退开,没有去接,盾牌的一半没入了雪地。巴基站在那儿看着,似乎有些无奈,“别想多了,我没什么事。我会去想办法处理我的问题,完了我知道去找你,我保证……把盾牌收好,飞机在那边,你就先回家。”

史蒂夫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沉沉憋在胸腔里,他解开头盔搭扣,还是堵得难受。“回什么家?我哪里还有家?” 史蒂夫的声音嘶哑又低沉,听上去好像仅仅是在自言自语。在这片阴冷得见鬼的冰天雪地里,他还是感到浑身热气蒸腾,像是被束缚缠绕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里,不知道朝哪里冲出。那个在博物馆里供人瞻仰的美国队长,并不是全部,他也有委屈,他也有自私,史蒂夫∙罗杰斯并不指望其他人顾及自己私人的感受,他也不稀罕;但眼前这个人,史蒂夫∙罗杰斯现在很想狠狠揍他一顿,把所有的情绪都朝他倾泻出来。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自己也抓住了巴基伸过来的手,他为什么就不可以?他凭什么可以这样?

“你走吧。” 史蒂夫扯下头盔甩到一边,颓丧的在雪地里坐下,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在纯白的世界中显得高傲又脆弱。他本来还想图个嘴快,发泄几句你他妈的赶紧消失、别让我再看见你、别他妈回来找我,但其实根本不敢说出口,生怕巴基当真。他失去的太多了,再也不敢多承担一分风险。史蒂夫坐在那里,冰凉凉的,突然委屈得很想哭。他在心里骂自己,你委屈什么,受苦的是巴基,又不是你,你不去把你的巴基拉回来,你还坐在这里委屈,你凭什么委屈?

史蒂夫揉了揉眼睛,扯动嘴角干涩的笑了几声,然后他站起来,一抬头发现巴基在一小步一小步朝他这边走,两个人看着对方,都有点不知所措。

“你在生气?” 看得出巴基很不安。

史蒂夫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不应该生气?你跟我说,让我走一边去,让你自生自灭,因为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不知道哪天就爆炸的火药桶,你是不是这个意思?然后你问我生不生气?”

“这是事实,” 巴基咬了咬嘴唇,“你也看见了。如果今天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你确定我不会害死更多的人?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情况……我根本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那你就可以让我把你扔在这里?至少,你先跟我回去,我们再想办法。巴基,你不能总是这么自己一个人就决定了,你不能。”

巴基想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但他明白这在史蒂夫听来会有多刺耳。他刚刚让史蒂夫难过了,他知道,这不是他的本意,但他本该想到的。几分钟前巴基还很坚定的要把这个危险的自己隔离起来,但现在他也说不好自己的想法,只好站在那里低头看自己拿脚掌蹭着雪地,一点点刨出个小坑。

“我们先回飞机上吧?” 史蒂夫试探着问了一句。

巴基半天没说话,史蒂夫只好耐着性子等着,过了好一阵才听见巴基说,“史蒂夫,这值得吗?我自己都觉得,没必要了,花了那么大力气,最后也不过……”

够了,史蒂夫心想,够了。史蒂夫伸出手用力的抱住了巴基,把他的头摁进自己的肩窝,把他后面的话堵了回去。够了,他听够了。这就是他的回答。

巴基胡乱的试图用手扒开他,“史蒂夫……” 他勉强把头伸出来,“你要闷死我吗……”

我早就差点闷死了,史蒂夫心想。这是多少年前的情感,一直密封在停滞的时间和深不见底的厄运中,它失去了青涩的样子,也无法见证成熟的过程,它太新鲜也太陈旧,几乎感觉不到已经跟血肉长在了一起。史蒂夫偏过头,两人的鼻尖微微擦过,他挨了一下巴基冰凉的嘴唇,却像被烫到似的迅速移开。两个人的呼吸都显得慌乱,彼此都能听到胸腔里的跳动,那是这个静寂世界里唯一的声音。史蒂夫定了定神,他觉得巴基并没有拒绝,于是就更深的吻了下去,他并不熟练,心里紧张得要命,但巴基轻轻的把手掌贴上了他的后背和后颈,这让史蒂夫感觉安心。这个吻也许很快就结束了,也许持续了很久,他们无法确定。 

“那我们回飞机上?” 史蒂夫终于想起眼下的问题。

“唔……” 巴基垂下头,像是又在找什么理由。

“你知道吗巴基∙巴恩斯,我恨死你这副样子了!” 史蒂夫嚷嚷着,“我好得很你别管我。我现在不太好,但是你走开别管我,我自己会好。动不动就说要走,要搬出去什么的。我告诉你这次不行,这一次我——”

“我说好。”

“……什么?”

“你吵死了。” 巴基转头走到一边,把盾牌从雪地里拔出来,扔了回去。这一次史蒂夫伸出手稳稳地接住了。




昆式战斗机静静地停在原地,只是多了一个伙伴。有一架直升机不知什么时候降落在了旁边,黑色的机身上用金色涂了一个嘶吼的豹头。特查拉站在不远处的深坑边缘,皱眉看着这片废墟。

“我还以为……” 看到回来的两人,他显然松了口气。但是看到他,巴基心情略有些复杂。

“你们走了之后我就拿到了巴恩斯先生的神经数据报告,” 特查拉解释道,“我们的科学家也很震惊,有一个植入场景埋藏得如此之深,出现得又这么自然,表面上跟真实的记忆根本没有区别。我马上赶过来,但实在是追不上你们。”

史蒂夫眼睛里忽然一亮,“就是说,你们能发现植入的东西?你们能找出来,对吗?”

特查拉停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史蒂夫,” 巴基小声说,“别想太多……”

“不,不是,” 特查拉连忙说,“我只是在想,该怎么描述目前的情况。我国的科学家对这类植入并没有系统的了解,但是就像罗杰斯队长说的,我们能找出来,当它出现的时候,我们能发现。但是……” “但是不能提前判断,也不知道怎么清除。” 巴基像是很随意的接了一句。

特查拉点点头。史蒂夫显得很是失望,“那有什么用?” 

这一次特查拉却摇头了,“我来也有这个目的,如果巴恩斯先生不介意的话,不知愿不愿意去一趟瓦坎达?我们的科学家说,目前的数据太少,他们的研究只能进行到这个层面。但如果巴恩斯先生本人在那里,情况或许会不一样,或许能找到根本的办法。” 特查拉真诚的看着巴基,“巴恩斯先生,请相信我的歉意和好意。” 

“你觉得呢?” 巴基转头问史蒂夫,史蒂夫则耸耸肩,“你怎么决定都好。你要去我就陪你去。”

特查拉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巴恩斯先生,我并不能做出百分之百的保证。也许会让你和罗杰斯队长失望。”

巴基笑了笑,“这你不必担心,陛下。”

“这么说你同意了吗,巴恩斯先生?”

巴基伸出了手,“叫我詹姆斯吧。” 特查拉当然也微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无论结果如何我愿意尝试一下,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我已经很感激了。” 他温和的看向史蒂夫。

“那我们现在就走吗?” 史蒂夫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他在心里感激这片阴沉天空之上所有的神祗,感激他们让巴基选择去相信、愿意去接受帮助,如果他们真的存在,他希望能给巴基再多一些的庇佑。然而特查拉这时却犹豫着开口,“罗杰斯队长,恐怕你暂时还去不了瓦坎达……” 这位瓦坎达的年轻国王一并带来了其他消息。他们在空军基地的“不法举动”之后,山姆和娜塔莎都面临着一连串的麻烦,法院拒绝了所有保释的要求,两人甚至现在都还没有获得人身自由。至于说罗杰斯队长擅自开走空军的战斗机这件事,国防部上下都极为恼火,若非担心引起国际纠纷,恐怕这会儿赶来的就不止瓦坎达国王一个人了。

“我只负责来传个话,五角大楼希望你考虑后果,马上把飞机还回去。” 特查拉继续说,“另外,我想,你也关心你的朋友们的处境。罗杰斯队长,瓦坎达当然随时欢迎你,但我猜测你现在要去完成别的事。” 

特查拉当然没有看错史蒂夫的为人。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巴基跟着特查拉去瓦坎达,而史蒂夫需要先返回纽约。趁着特查拉要跟他的飞行员一起完成长途飞行前的例行检查,巴基就先陪着史蒂夫走向了昆式的机舱。

“结果还是我一个人回去。” 史蒂夫苦笑着。巴基摊了摊手,“其实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先跟你一起去救娜塔莎和山姆,然后再去瓦坎达……”

“不行,” 史蒂夫马上否决了,“你回去恐怕还会有新的麻烦。” 

“也是。” 巴基点点头。

“巴基,” 史蒂夫长长呼出一口气,“对不起,这次又没去成大峡谷。回头……”

巴基微笑着打断他,“其实我并没有很想去。只是个很遥远的想法罢了,我对那个地方也没什么概念。也许去了之后还会觉得失望。就让它在想象里一直保持完美,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雪还在静悄悄的下着,史蒂夫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再次拥抱住巴基,重重拍了几下他的后背,巴基也以同样的动作回应了他。然后他们松开手,踏上各自的旅途。



[一个小小预告:下一章完结。提前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_^]


评论(2)
热度(53)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