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我记得 13

13


       史蒂夫暂且安抚下焦躁的巴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劝回了家。巴基的测试算是结束了,可史蒂夫要做的事可以说才刚刚开始。他回到刚才的观察室,向在场的其他官员通报了巴基提供的信息。西伯利亚基地里还有四位待启动的冬兵,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重要情报,史蒂夫认为应该立即采取行动。短暂的思考过后,一位国防部的官员提到,如果进入西伯利亚,恐怕需要跟俄罗斯提前沟通,不然肯定会发生些麻烦。在场的人纷纷表示赞同,罗斯将军更是沉着脸指出,詹姆斯∙巴恩斯的情绪状态明显不够稳定,仅凭他头脑里一点残缺不全的记忆,很难有说服力。

       “他还要怎么稳定?他已经当着这么多人面一件件讲那些事情,怎么,还要对你们赔上一张笑脸?他欠你们的?” 史蒂夫有点被罗斯那种语气惹到了。但他还是缓了缓控制住自己,不料刚一坐下,却又听到罗斯将军说,“罗杰斯队长,我希望你不要带入太多个人因素,詹姆斯∙巴恩斯当然不欠我什么,但是你把这话对费城爆炸案的所有遇难者说一遍?以及所有牺牲的官员和特工?以及其他更多的无辜的人?” 

      史蒂夫感受到了四周投来的敌意,这个屋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吃过冬日战士的苦头。他沉默了一阵,“罗斯将军,你是自己一个人就完成了对巴基的审判?现在的情况下,你的意思是要巴基先把这些人命都还清了,我们再去处理另外那四个冬兵?” 

       罗斯冷冷的看着史蒂夫,“罗杰斯队长,我的意思是,所有的行动必须得到监管,才能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尤其是有巴恩斯先生这样情况的人参与的行动。”

       “终于说到正题了。” 史蒂夫猛地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直直盯着罗斯,“巴基的情况其实根本就不重要吧,只要指哪打哪就没问题了对吗?我,还有所有复仇者,只要都是指哪打哪,那就什么问题都不成问题了对吗?”

       “罗杰斯队长!” 特查拉把手重重摁在他肩膀上,“我想我跟罗斯将军还有些两国间的事务要谈,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请你暂时回避一下?”

       


        史蒂夫在自动咖啡机上打了一杯咖啡,使劲揉了几下太阳穴。他这几天忙得很,又是焦虑又是担心,晚上也没怎么睡好,即使是超级士兵,也多少会有累的时候。 

        旁边有人伸出手也拿了一只纸杯放到咖啡机底座上。是山姆。

         “罗斯他们还在里面?还有特查拉?” 史蒂夫端着咖啡坐到一边。山姆吹了声口哨,“国王陛下也把我请出来了。” 史蒂夫嗯了一声,低头吹着手里的热咖啡,“山姆,我刚才,有点失态了。”

        “是的,很少见。” 山姆歪起一边嘴角笑了笑。咖啡机再一次启动,轰隆隆的响着。山姆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队长,是这样,那个,你知道,我们去莫斯科的时候,有些话我当时忘了跟你说。” 

        史蒂夫笑了,“如果你想说,你就说,如果你想要我表现得有多好奇,那我只好告诉你,一点也不。我不会鼓励你的。” 

       “既然这样,那我一定要告诉你了。” 他端着咖啡坐到史蒂夫身边,“我们那会儿刚刚看到那份……档案。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我想这样的事要是也发生在莱利身上,我可能宁愿他已经死了。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是这么想的。你没有生气吧?我确认一下。”

       史蒂夫微微摇头,“没什么。你继续说。”

      “好……但是马上我就觉得,其实不是这样。其实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莱利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活着事情就会不一样。我可以把所有的翅膀都交出去换莱利回来,可是他已经死了。我眼睁睁看着他掉下去的,我就算当时也扯掉自己的翅膀,也不能把他救回来。”

        “山姆,我们谈过,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知道,队长,你同样知道,那也不是你的错。但这不管用,对吗?”

       史蒂夫拍了拍山姆的肩膀。“谢谢,山姆,谢谢。其实我比你幸运,不应该让你来安慰我的。”

      “嗨,我不该跟你扯这些,” 山姆看着史蒂夫,“我就是看你刚刚……我觉得测试那会儿你都要冲出去叫停了……”

          “但是我不能,对吧?” 史蒂夫苦笑着摇头。山姆耸了耸肩,两个人继续坐着沉默的喝咖啡。

       忽然史蒂夫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紧接着山姆的也震了一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他们又把手机递给了对方。两条一模一样的短信,来自娜塔莎。

         “来停车场。”

       

        

       娜塔莎抢先一步止住了预料中的提问,“好了,先不要寒暄,也不要问,先听。OK?” 史蒂夫和山姆对视了一眼,略有些疑惑的点头。娜塔莎并不是一个人在停车场等他们,大大出乎意料的是,特查拉也在。

        “罗杰斯队长,很抱歉,我觉得我应该是被人利用了。” 特查拉斟酌着开口。

       史蒂夫看着他,“他们想拿巴基怎么样?”

      “关键是你,罗杰斯队长。我想,你如果不同意签署协议,恐怕巴恩斯先生拿不到一份有利于他的精神鉴定。而实际上,我国科学家的判断都是,巴恩斯先生的精神状况没有问题,考虑到他所经历的不幸事件,这种程度的自控水平可以说非常惊人。这样罔顾事实,实在令人作呕,我没想到自己会卷入这样的交易中来。” 特查拉看看四周,忽然加快了语速,“不过罗杰斯队长,我想,就像你说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巴恩斯先生所说的另外那四个冬兵。恐怕,贵国的政客在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前,根本无暇考虑这个问题,甚至只会利用这件事逼迫你。”

        娜塔莎抿着嘴苦笑,山姆看看特查拉,也笑了。

        “所以我暂且同意了罗斯将军,到时候会按他的要求,给出修改过的鉴定结果。不过我告诉他,神经数据明天才拿得到,好在他是一个讲究程序的人。” 其他三个人静静看着特查拉,“也就是说,你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做该做的事情。”

       做出决定没花史蒂夫太多时间。“去西伯利亚,无疑战斗机最快。但是上哪儿去弄?  

      “出城往北,有一个秘密的空军基地,不大,飞机不多,但据我所知停着几架昆式战斗机。” 山姆也马上回答。   

        “有多快?” 娜塔莎问道。

        “西伯利亚?不到十个小时。” 另外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我和山姆去把飞机搞出来吧,这事不能等。” 娜塔莎轻快地一边说,一边拉开了车门。“你去接詹姆斯?或者让他自己过来?” 

      史蒂夫摇了摇头,“他不熟悉路线,恐怕会耽搁些时间。山姆,把地址给我,我们会很快赶到,然后……”

       旁边停着的一辆车里,忽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四个人都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娜塔莎立马把枪握在了手里。“史蒂夫,我在这里。” 巴基坐了起来。他一直悄无声息的躺在后座上睡觉,四个人竟然谁也没有发现。史蒂夫先是吃惊,然后又哭笑不得,“巴基,你不是答应我先回家吗?”

        “还好我没听你的。” 巴基推开车门出来,瞥了眼面面相觑的几个人。“走吗?”


        

        一个小时之后,史蒂夫和巴基坐在了前往西伯利亚的昆式战斗机里。

        “你确定这样合适吗?” 巴基看起来忧心忡忡。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史蒂夫还在操控着飞机往上,进入更平稳的气流层,“娜塔莎和山姆也是这么认为的。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人越来越多,如果我们留下来,有可能一个都走不掉。你别担心,山姆应该可以带着娜塔莎飞出去。”

        “你确定?”

        史蒂夫停顿了几秒,“我不确定。先解决完这边吧,回头我再想办法。”

   巴基没说话。史蒂夫想了想,略略把头歪过去,“巴基,听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是你的错。都不是。” 巴基嗓子里“嗯”了一声,算是回应。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你睡一会儿吧,我来开。这几天你看起来都没有休息好。”

       “它可以自己开,我已经把航线设定好了。” 史蒂夫解开安全带站起来,坐到了巴基对面。

     巴基被史蒂夫盯得有些不自然,“我说,史蒂夫,你想问什么就问。其实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没什么不好的,你那位国王不是说了吗,我正常得很。”

     史蒂夫垂下头,“巴基,我知道这些事你都想自己扛,你平时一句都没跟我提过。但你知道的,如果你想跟人聊一聊,倾诉一下,发泄一下,我随时都可以听你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该说的我都说了。其实也都是……无关紧要的。还好我想起来另外几个冬兵的事,之前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印象。希望能来得及阻止这件事。” 巴基转了转自己的金属手腕。

      “可能再过一些时候你自己也能想起来。” 

  巴基不是很确定的摇着头,“这么久了,我每天都想破了头,看自己能记起来多少。我还以为差不多都想起来了。” 他撇了下嘴,像是对自己有点失望。

       “想不起来也没事,你可以问我。” 史蒂夫有点勉强的笑笑,“你还什么都没问过我。”

      “我知道,” 巴基冲史蒂夫眨眨眼,“我说,过了这么多年了,你就能保证你什么都记得?” 他伸出脚踢了踢史蒂夫的鞋尖,“我看你不见得比我强。”

       “我什么都记得。” 史蒂夫认真的说。“巴基,说真的,这摊事结束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我……” 巴基仰起头想了会儿,“史蒂夫,我想离开纽约,甚至离开美国。也许去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  

       史蒂夫心中沉沉下坠,他准备的一肚子话现在梗住了。巴基看看他,笑了,“说说而已。回来过后还有一堆麻烦,我就这么跑了,也太不够朋友了。”

       “你也知道!”史蒂夫呼出一口气,他停了停,看着巴基的眼睛慢慢的说,“其实你以前,有很多想法的,嗯,虽然太多了点。你说你要去开饭馆,要去当投球手,去拍电影,还说什么要去当护林员。” 史蒂夫有时候痛恨这个世界,巴基有那么多想法,却一个都没有机会去实现。更糟糕的是,巴基自己可能都忘了对生活有过的期许,要是他史蒂夫不记得,这世上就没人记得了。

        “喂,艺术家,” 巴基坐到史蒂夫身边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等我们回来,教我画画吧。”

        “老天……” 史蒂夫喊了一声,“说点容易的。”

        巴基推了他一把,轻轻的笑着,“好,说个容易的。我确实想起来很多事了,你别不信。比如说,有个永恒的奇迹,其他地方跟它比起来都相形见绌,我以前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这次一定不会错过,” 史蒂夫侧过身看着巴基,很有把握的说,“回来我们就去大峡谷。”




评论(3)
热度(52)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