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我记得 11

11


       门洞里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一直在沙发上保持雕塑状态的巴基突然跳起来,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一阵乱摁,总算来得及在史蒂夫打开门进来之前关掉电视。

       史蒂夫看了一眼在沙发上坐得直挺挺的巴基,又打量了一下房间,略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在干嘛?”

       “我坐着。” 巴基一脸坦然。

       史蒂夫只好点点头,把手上的纸袋子扔到茶几上,“对不起,今天很多事,走不开。冰箱里有吃的,但我忘记告诉你了。路上买了点汉堡和薯条,一起吃吧。” 他在巴基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动手打开纸袋。

       “我看到了。”

       “嗯……” 史蒂夫撕开一袋番茄酱挤在薯条上,“那你吃过了?”

       “我没有吃。” 巴基往前挪了一点,靠近茶几,“现在吃也是一样。我不饿。”

       史蒂夫笑了起来,“巴基,以后就自己先吃,不用等我。我这两天……嗯,事情比较多。本来说好要带你在布鲁克林多转转,一直都没时间。”

       巴基低下头捏着可乐吸管,“史蒂夫,” 他抬起头慢慢的说,“我想搬出去。”

       史蒂夫平静的嚼着嘴里的食物,然后拿纸巾擦了擦手指和嘴唇,“你刚刚在看电视?”

       “不,不是……我不是……我是说我有看电视,” 巴基有点慌张,“但电视里什么都没说。”

       史蒂夫似乎很惊讶,“什么都没说?那倒挺奇怪的,一般来说电视台总得说点什么才有人看。你看的是默片吗巴基?” 史蒂夫咬了一口汉堡,看着巴基笑了笑。

       巴基没笑,强行把话题拉了回来,“史蒂夫,别扯电视,跟这没关系。我说我要搬出去。”

       “没关系?没关系你看我回来就把电视关了?”

       巴基抿着嘴没说话,史蒂夫还是平静的看着他。

       “我也不是要瞒你什么,反正电视上报纸上天天都在讨论来讨论去,你早晚都会看到。我只是觉得这些事无关紧要,没必要谈,我能处理好。巴基,你反应过度了。”

       “史蒂夫,这也是我的事。公平的讲,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其实,有一场审判对我来说是好事。我还知道他们说你包庇我,在协议那事上给你压力。这样对大家都好,是不是?”

       史蒂夫一口汉堡噎在喉咙里,喝了一大口可乐才吞下去。

       “史蒂夫,我自己可以处理好,我觉得我现在搬出去会好一些。” 巴基略有些着急的讲完自己的想法,又低下头玩着手里的吸管。

       史蒂夫默默吃完汉堡,把包装纸捏成一团扔到一边,这才开口说话,“搬出去,可以,你有钱吗?”

       巴基惊讶的抬起头,脸有些红了,“你……我以为……你,你总会借我点的吧?”

        “怎么可能?我不会给你钱出去住,也不会给你请律师上什么法庭。门都没有。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说,你别光喝可乐了,多少吃点东西,还剩一个汉堡,是你的。” 

       巴基绞着手,右手上青筋直冒,他在努力组织语言,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他从来就说不过史蒂夫,即使是当年风度翩翩魅力十足的巴恩斯中士,也说不过这个倔头倔脑的朋友,更不用提现在的巴基了。       

       “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帮我倒倒垃圾擦擦鞋就好了嘛!” 史蒂夫伸手拍了拍巴基的肩膀,故意很轻松的说。巴基愣了一会儿,然后也扭过头笑了,拍了拍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史蒂夫的手,又故意把他的手甩开,“但是你那次就没来我家……” 

        “有意思吗?这种小事记这么多年?你这算报复我?”

        两个人忽然就这样开起了玩笑,在布鲁克林一间普通公寓的半旧沙发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几十年前的傻话,就好像时间在他们身上没有留下痕迹,就好像世界还是当年的样子。

       但这是幻觉。他们自己或许还是当年的样子,世界却不会为他们停下脚步。史蒂夫白天不在家的时候,巴基自己一个人去了以前住过的街区。史蒂夫家那栋摇摇晃晃的木房子已经被拆掉,那块地被改造成了一个街心花园。巴基自己家的房子倒还在,他鼓起勇气走近那栋小楼,然后发现邮箱上的名字已经换了。当然,他可以敲一敲门,询问一下前任房主的去向,但他只是在房子周围转了几圈,什么话也没说。房子后面那条街当年就很热闹,店铺林立,史蒂夫和巴基曾无数次沿着这条街前往学校,也无数次在这条街上的杂货店里帮妈妈买过东西,或者在这里的小酒吧偷偷喝酒。巴基当年可是这里的名人,谁都认得他,姑娘们个个都愿意跟他跳舞。当年在纽约港的欢送声中启程远赴欧洲战场的巴恩斯中士怎么会想到呢,当他真真正正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整个世界他就只认识这么一个人,而这个世界上认识他的,同样只有这一个人。

       “你知道,史蒂夫,我不是真的要搬出去。” 前一秒他们还在拿某个中学老师开玩笑,突然巴基就把话题转了回来,“我不是说你这里不好。但是,但是我还是应该自己做点什么,对不对?史蒂夫,你跟我不一样。我现在,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总让你照顾,还尽给你找麻烦……”

       “什么麻烦?你给我找什么麻烦了?” 史蒂夫不笑了,皱起眉头沉着脸打断巴基的话。

       巴基看着史蒂夫的脸色,一时心里有点乱,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他的手抓着沙发的布面,四下张望着,就好像屋子里哪个地方写着答案一样。“就……就是……比如说,比如说这个沙发。嗯,你看我要是继续住在这里,你就还得睡沙发,这样就挺麻烦……嗯……”

       史蒂夫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深邃了,“巴基,你是在暗示什么吗?”

       “啊?暗示?什么……我……哦,是,当然,我可以睡沙发的,我本来就无所谓的,是你非要我去卧室睡的啊……天,我不是说……这是你家,你当然可以去床上睡。” 巴基抬眼望着天花板,放弃了继续组织语言。怎么越说越奇怪。

        “哦。” 好半天史蒂夫才简短的回应了一声,低下头吸着可乐。塑料杯子早就空了,里面只剩下冰块,房间里很安静,就只听见史蒂夫把杯子里的空气吸得呼呼作响。

        巴基猛地站起来,“我去外面散会儿步。” 史蒂夫闷闷地嗯了一声,起身去拿外套。

        “你不要来,我一个人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巴基把门带上了。史蒂夫听着巴基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略有些烦躁的躺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握起拳头轻轻砸了几下脑门。

       手机在兜里振动着。史蒂夫眼睛闭着躺了好几秒,终于不情不愿的掏了出来。是娜塔莎。

       “我知道你不想接。”

       “但你还是打过来了。”

       “我在你家楼下。介意我上去吗?”

       “介意。”

       “嘿,我是想帮你好吗?如果你开不了口,我可以跟詹姆斯谈。”

       “听着,我不是开不了口,我就没打算开口。这事,免谈。”

       “为什么?我看不出来这有什么问题。实际上,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詹姆斯谈,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史蒂夫疲惫的吐出一口气,“娜特,你也见过他,我们还一起出了任务。你觉得他脑子有问题吗?需要什么精神医生吗?”

        “真要命,史蒂夫,你别提那次任务了好吗?完全没有报备就临时决定把他带过去,你也够可以的。说真的……我天!我干嘛跟你废话,詹姆斯!詹姆斯!” 电话那头挂断了。

       史蒂夫扔开手机,从沙发上跳起来赶紧拉开门跑了出去。


       自从回到纽约,史蒂夫的日子就不太好过,方方面面的人都来找他,大大小小的会议去了十几个,甚至还听到风声要召开关于他的听证会。他拒绝在索科维亚协议上签字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这次跟他从尼日利亚返回美国的冬兵巴基∙巴恩斯。整个情报和国防部门,谁不知道这个幽灵杀手的大名,而美国队长堂而皇之带他去参加一个重要任务(虽然好像立了功),回国后还拒绝让他去任何一个机构报备,除非得到对于冬兵人身安全和自由的相关保证。没有人愿意做出这样的保证。冬兵回来这事也被媒体知道了,连带被挖出的是这个人迷一样的历史,他是弃暗投明?还是双面间谍?他有罪吗?他无罪吗?一时众说纷纭,成为了不大不小的新闻热点。说起来政府部门也同样关心冬兵的身份,在确认这个人不会带来安全问题之前,让他呆在纽约实在是件很有风险的事情。关于给冬兵做精神鉴定的安排已经提出两三天了,罗杰斯队长去了解了一下流程,然后直截了当的表示拒绝。罗杰斯队长连一个最初步的鉴定都不同意、一点退步都不做,确实让所有人都不太高兴,局面搞得很僵。

       史蒂夫跑到楼下的时候没有看到巴基,也没有看到娜塔莎,他想给他们打电话,又发现手机不在身边。他在周围的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仍然没有找到人。也许娜塔莎是开车来的,史蒂夫想到。他沮丧的在门口台阶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拖着步子上了楼。

       巴基回来的时候,史蒂夫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拎着一瓶啤酒。巴基走过去,从地板上捡起摔成两半的手机放到茶几上,然后坐到史蒂夫旁边,从他手里把啤酒拿过来,自己喝了一口。

      史蒂夫突然伸手抱住了他,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巴基全身都僵住了,不敢扭头去看史蒂夫,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抽出手,拍了拍史蒂夫的后背。

      “嘿,哥们……” 巴基努力在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我觉得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史蒂夫松开手,站起来走到里面抱着笔记本电脑出来了,他打开一个加密文件,把电脑递给了巴基。“巴基,我没他们想的那么情绪化。我也知道,不是我说你没事了,你就没事了,我说了不算。但是这个鉴定,你自己看,它是情景重现,需要连入你的神经,测试反应。我不懂具体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我觉得不安全,对你,不安全。如果非要有这样一个见鬼的精神鉴定,我也希望再过些时候,你能把自己保护得更好一些的时候,巴基,相信我,我能给你再争取一些时间。”

       “那你相信我吗?” 巴基已经看完了,顺手把电脑合上,“你相信我能通过这个鉴定吗?”

       “这不是重点。”

       “这是全部重点,史蒂夫。如果我不能证明,我对你、对所有人都是安全的,你什么时间都争取不来,什么条件都争取不来。”

       史蒂夫揉了揉眼睛周围,叹了口气,“我们回头再说这个。巴基,去休息吧。我也准备睡了。”

       巴基坐在沙发上没动,“史蒂夫,我已经同意了。我让娜塔莎通知了他们,安排在明天下午。” 他拉了拉史蒂夫,但史蒂夫没理他。巴基本来没觉得自己的决定有什么问题,但史蒂夫的反应让他有点紧张。巴基想了想,学着史蒂夫刚才的样子伸出手去抱他,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他感到史蒂夫在微微颤抖,巴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许史蒂夫不喜欢这样。他默默抽回手。

       手被史蒂夫抓住了。史蒂夫突然使劲把他压在沙发靠背上。巴基一阵慌乱,本能地抬起膝盖去顶史蒂夫的肚子。但是史蒂夫预料到了,早就翻过身把腿压了上来。巴基急促的呼吸着,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史蒂夫。史蒂夫眼睛碧蓝碧蓝的,也在看着他。

       几秒之后史蒂夫放开了巴基,他往前挪了挪,背对着巴基,耳朵红红的。“巴基,”他闷声闷气的说,“刚刚,是个试验……你感觉到危险,所以你就作出反应,这是身体的本能。而你的这些反应,被强化了。你知道我没有危险,但是你控制不住反击,对不对?这就是我要说的意思。你可能无法控制头脑里的那些反应,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好的结果。巴基,” 史蒂夫转过头来,“我受够了,我不能让有些事再在你身上发生一次。”

       “你在说什么啊?这是精神鉴定,不是让我去洗脑好吧?”

       史蒂夫又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风险。”

       “什么事都有风险,” 巴基耸耸肩,把腿蜷上了沙发,“史蒂夫,我早就想说了,别把我当什么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我好得很,没那么脆弱。这算个什么,再大的事你兄弟我不都过来了。” 巴基笑嘻嘻的把手搭在史蒂夫肩上。

       史蒂夫低下头抓了抓头发,感到无力又疲惫。“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我会再跟他们谈一次。我根本就没同意。” 巴基伸出两根手指在眉骨那里碰了一下,歪着头看他。“那……我就当我们谈好了……晚安,史蒂夫。” 

       “晚安。” 史蒂夫看着巴基走进卧室。




[啊基本没有情节纯聊天的一章……捂脸,谢谢没有被话痨烦到坚持看到了这里的你。这章小过渡一下~]

评论(4)
热度(44)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