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我记得 10

10


目标出现得很快,看来对方并没打算跟他们绕弯子。

山姆的红翼锁定了伪装用的垃圾车,但朗姆洛的小队仍然突破守卫进入了实验室大楼。这倒并非出乎意料,史蒂夫没有低估对手的战斗力,他及时的跟进,将门口清场的工作留给了山姆和娜塔莎。也许还有巴基,他潜伏的那个点目前还没有什么动静。

史蒂夫刚刚跳上二楼,身边就被一片黄褐色的烟雾覆盖,眼前只能辨别出几个模糊的人影。然后他察觉到了空气被划破而发出的锋利又低沉的声音,来自狙击步枪送出的子弹。平滑,稳定,干脆。一声,两声,然后越来越密集,史蒂夫解决掉凑到他身边来的几个杂碎,靠近窗口朝下面瞥了几眼。看来巴基只用一杆枪就控制住了入口,他太快、太准,用精准度而不是密集度完成了火力压制。史蒂夫心里一边赞叹,一边甩出手中的盾牌,耳边传来对面的惨叫,然后盾牌稳当的飞了回来。

史蒂夫在楼上寻找那件致命武器的时候,院子里的娜塔莎则陷入了同朗姆洛的苦战。预料中的第二波攻击到来了,这位有名的交叉骨终于现身,他与娜塔莎和史蒂夫做过多年同事,一起执行过很多任务,彼此都极为了解。娜塔莎在他面前并没有什么优势,甚至逐渐处于下风。

见鬼,巴恩斯跑到哪里去了?娜塔莎拼尽全力把朗姆洛压在车盖上长达数秒,给狙击手留足了时间和角度,她早就见识过冬兵的本事,这个空隙甚至足够他把子弹送进朗姆洛的头颅。此刻她只是希望能打伤这个人就行了,留给自己一点缓冲的时间。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四周热滚滚的空气陷于停滞。朗姆洛随即就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拎起来朝车盖上猛扣,她能感觉到咸咸的血液从额角流出。娜塔莎奋力将右腿踢向朗姆洛的小腹。不太管用,他身上的盔甲太硬了。她只能用胳膊狼狈的护住头部,心中问候了千百遍己方的狙击手。

山姆端着枪从楼上飞下来,趁朗姆洛分心的间隙,娜塔莎抓住机会闪身而出,然后滚进了车底下,差一点没躲过朗姆洛扫射的机枪。她稍稍探了点头,只见山姆为躲避火力也只得暂时避在树干后面,而朗姆洛一边端着枪开火,一边向后退进了实验室。娜塔莎对着衣领喊了句队长,但是耳机里没有回应。史蒂夫一个人在里面,情况不明,现在朗姆洛也进去了。娜塔莎咬了咬下唇,决心放弃之前的布置,不再守在门口,而是紧跟朗姆洛往里冲。山姆拉住娜塔莎,“我带你上去,快一点。”

他们从破碎的玻璃窗跳进了其中一层楼,山姆收起翅膀,随口低声问了一句:“我们的冬兵呢?” 

娜塔莎摇摇头,“先找队长”。


史蒂夫从烟雾弥漫的楼道摸上了顶楼,走廊的尽头有嘈杂的人声,有尖利的破碎的声音。他贴着墙静悄悄的往里走,不想在拐角处迎面撞上从旁边实验室里冲出来的五个人,其中一个手上拿着蓝色的试管。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一不凑巧就遇到了美国队长,愣了一瞬间之后才回过神举枪齐射。

你们运气不太好,史蒂夫想到。他架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往下一甩,子弹在天花板上一阵乱射后飙向了后面的同伴,趁对手躲闪不及,史蒂夫甩出护身的盾牌,盾牌在狭窄的楼道墙壁间砰砰砰的来回撞击。史蒂夫没花多大力气就拿回了试管。

他现在联系不上其他人,从进来开始耳机里就一直充斥着某种噪音,使他不得不把耳机拔下来。可能是干扰装置。朗姆洛在神盾局呆了这么久,不会不知道他们怎么联络。史蒂夫一边往窗口走,一边想着这次回去之后要跟托尼提这个事情,更换一下通讯设备。

一阵尖锐的疼痛击中了他的腹部。朗姆洛从前面走出来,拳头砸向他的头部。史蒂夫抬起手反击,腹部的疼痛撕扯着他。朗姆洛架住他的手臂,慢慢掰开他的手,把试管拿了出来。

“就剩你一个人了,你跑不出去。” 史蒂夫吸着气,很疼。他用手指压住弹孔。

朗姆洛揭下面罩,露出一张满是伤疤的脸。“别担心,有你。” 他用枪口对准了史蒂夫的眉心。

楼道里咕噜咕噜的滚进了一只银色的金属小球,不偏不倚的奔向朗姆洛。两人同时明白了这是个什么东西。在朗姆洛本能的后退那一瞬,史蒂夫感觉到有手拉住了他,迅速把他甩向后面。猛烈的痛感冲撞着神经,他努力让自己定神,爆炸声中,站在他身前的人稳稳举起了狙击步枪。

他没有开枪。很不凑巧,安全通道离朗姆洛太近了,巴基透过爆炸的火光看到他已经从那扇门离开。然而通道里却响起了枪声,然后是急促的向上的脚步声。

史蒂夫拉住巴基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他往天台去了。走吧。”

“你受伤了。” 巴基看着他,“我晚了一步。”

“你还想再晚几步?” 史蒂夫迈向楼道,巴基没再多话,自己先一步奔向楼梯。

“队长!” 山姆的声音。史蒂夫回头看到他和娜塔莎急匆匆的从下面上来,“我们听到了枪声,还有爆炸。朗姆洛往上跑了!” 山姆喊道。

史蒂夫点点头,“巴基上去了。我们跟上吧。” 他这会儿感觉好些了。



巴基从排水管道后面拽出了朗姆洛,一枪打穿了他的手掌,蓝色的试管碎在当场。朗姆洛正试图沿着管道向下滑,巴基用铁臂掐起他的脖子把他扔在了水泥地上,然后巴基举起枪,瞄准了朗姆洛的头部。

他呼出一口气,感到周围出奇的平静。

“我投降……” 朗姆洛翻身起来跪在地上,举起了双手。

巴基上前一步,把枪口抵拢了朗姆洛的额头。但是朗姆洛还在喊投降,他的目光越过巴基看向了后面。

“巴基。” 有人把手按在了他手上,试图慢慢把枪往下压。他转过头,是史蒂夫。娜塔莎走上前,将朗姆洛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巴基,他已经投降了。” 史蒂夫说。

巴基低下头,缓缓垂下手中的枪。然后他对准朗姆洛的腹部扣动了扳机。朗姆洛大叫了一声,双手被铐住的他无法保持直立,躺倒在地上全身痉挛乱动。“这是他还你的。” 巴基转过头,看了一眼史蒂夫。他再次举起枪,“现在是他还我的。”

“巴基!” 史蒂夫靠近一步,眉头拧得很紧,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一些,“巴基,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你同意了,记得吗?你拿下他了,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放下枪,巴基。”

巴基绕开史蒂夫,枪口仍然对着地上的朗姆洛。他的心跳得很快,手在微微发颤。最后一下,只需要最后一下,我要我的正义,他固执的想,试图屏蔽掉耳边所有的声音。但史蒂夫还是跟了上来,他听见史蒂夫在跟他说话,史蒂夫在很大声的跟他说话,他没法屏蔽掉这个声音。巴基甩了甩头。

史蒂夫止住试图上前的山姆和娜塔莎。“巴基,放下枪,这是命令,队长的命令。你以前就没有杀过俘虏,你从来不做这样的事,对不对,巴基?”

忽然刺耳的嘶哑的笑声响起,地上的朗姆洛一脸狰狞,嘴里喷出一口血沫,“哈,不愧是,全世界最正直的,美国队长,哈,哈哈……你,在桥上看见他了,你想起来了,你的朋友,你的兄弟,你的队长。你问了,还哭了,真蠢。哈。我把口塞塞进了你嘴里,把你压回了椅子上,然后呢,然后又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哈哈哈……”

笑声在瞬间变成惨叫。巴基冲上去,铁拳一下下砸向朗姆洛的面门。他平静不下来了,头脑中一片嗡嗡乱响,仿佛只有手上对于血肉的触感才能让他恢复意识。他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举起枪向空中砰砰几下,“别过来!” 他转过头吼叫,双眼通红。

娜塔莎微微闭上眼,低声叹息。她没料到史蒂夫还是往前走过去,她想拉住他,但抓了个空。然后她就看见史蒂夫被巴基掀翻在一边,捂着肚子痛苦的爬起来。

山姆举起了枪。

“放下!” 

山姆没理。

“我还是不是你们队长!山姆!放下!” 

山姆很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

巴基似乎丝毫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朗姆洛最开始嘴里还在胡言乱语,现在则躺在那里已经不动,似乎失去了知觉,他满脸血污,本来就毁容的脸更是变形得不能看。巴基松开手,屈起一条膝盖坐在一边,再次稳稳的在金属臂上架起狙击步枪,他的眼睛看向瞄准镜,调整了一下。这么近的距离,其实完全不用瞄准的,但巴基想这么做,就像是一个完整的仪式,有始有终。

他的胳膊被谁拽住了,身子歪了一下。他烦躁的挥了挥手。他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喘气,似乎是很痛。然后他又被拉住了。拉住就拉住吧,管不了这些了,他的眼睛再次凑向瞄准镜。他要完成这件事,这样他才可以给自己的人生一个交待。

巴克,这不是你——又是重重的喘气——巴克,我们有我们做事的方式,你跟他们不一样,你从来就不是这样。巴恩斯中士是最勇敢和最善良的人。巴克,回来,他是故意的,他就想看见你变得跟他一样,但是巴克,你知道什么是对的。巴克,你听到没有,你的队长在跟你说话……

山姆一步一步移向娜塔莎,他凑到娜塔莎耳边,用手拢住嘴压低了声音问:“这什么情况?” 娜塔莎撇了撇嘴,双手向前一摊。山姆又凑过去,“赶紧叫人来把朗姆洛带走啊。” 娜塔莎白了他一眼,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早就已经做好。山姆比了个大拇指。

哐当。两人循声看过去,几乎不太敢相信。

巴基扔下了枪,扶起史蒂夫站起来。然后他提着朗姆洛的衣领也把他从地上拽起,推给了史蒂夫。

“我不管了,后面的事归你,太麻烦了。” 巴基的声音很低。

史蒂夫摁住朗姆洛的肩膀,冲巴基笑了。

“对不起。” 巴基抬头看着史蒂夫满是笑意的蓝眼睛。史蒂夫没有说话,还在笑,直到巴基略显僵硬的脸也慢慢舒展开来,也有了点笑意。

但这个笑意随即僵住,史蒂夫又感到身体传来一阵疼痛。

“闪开,史蒂夫!” 巴基再次把他推向一边。

他听见了这么一句,一时呆住了,愣愣的看着巴基抱着朗姆洛冲向天台边缘,朗姆洛的背后闪起几点红光,巴基和朗姆洛一起向外坠落。他伸出手,嗓子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对眼前发生的事失去了理解能力。巴基再一次从他的眼前掉了下去?

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从下面传来。

史蒂夫感觉好像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好像有人冲着他的心脏狠狠来了几下。他眼前模模糊糊的,有点失神。他甚至都没有发现在掉落的同时,山姆已经张开翅膀跃下天台。

几秒之后,山姆带着完好无损的巴基升了上来。

“我天,他在半空炸开了,” 娜塔莎在天台边缘伸长了脖子向下看,“我天,这是在拍什么血浆片么……你们真该来看看……朗姆洛平时挺低调的,没想到死的时候这么爱现……” 她摇摇头,显然并不是很赞赏。

山姆把巴基放下,自己也小跑了几步着陆。两个人躺平在天台上,喘出几大口粗气。好半天,巴基才撑着坐起来,然后朝旁边的山姆伸出了手。山姆哼了一声,坐在地上双臂保持着环绕膝盖的姿态,并没有打算回应。“扯平”,他冲巴基挑了挑眉毛。巴基想说点什么,张嘴了却没有发出声音,他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嘿……” 史蒂夫走到他面前,巴基仰起头,史蒂夫纯金的头发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完美得跟Apollo一样,让人根本不能移开视线。我一无所有,但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巴基拉住史蒂夫伸向他的手。

“嘿,队长……哥们……史蒂夫……你知道吗,真好笑……刚才,我发现,我竟然也怕死。我?我想起那种感觉了,我想我真的怕死。”




评论(9)
热度(61)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