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我记得 9

9


一辆SUV轻快的行驶在出城的公路上,正如开车人的心情。他设想过无数次与巴基重逢的画面,他想了好多种可能、设计了好多台词,希望能让巴基想起自己、相信自己;他也想了好多理由,希望能顺利的把巴基带走。他只是没想过会这么简单。


史蒂夫∙罗杰斯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副驾上的巴基,在夜色中无声的微笑,然后又摇摇头。一直沉默不语目视前方的巴基这时调整了下坐姿,“你觉得不像是真的?” 他看见史蒂夫笑着点头。“我也觉得……挺奇怪的。我本来还想自己去找朗姆洛,明天就出门。”


“那我来得很是时候。”


“是。” 巴基瞄了一眼后视镜,又看了眼史蒂夫,“你们的人?”


史蒂夫摇头,“不是。Langley的人。不用担心这个,让他们跟着吧,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个我倒不担心。” 巴基冷笑。


“巴基,” 史蒂夫收敛了一点眼中的笑意,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些,“我是认真的,这次……朗姆洛这个行动,听我的安排,其他的事交给我处理,好吗?”


巴基没说话。


“巴基,” 史蒂夫有点急,“我不想你惹上任何麻烦。” 他指了下后视镜,那辆结实的车毫不避讳的紧跟着。


“会给你惹麻烦吗?”


“巴基,” 史蒂夫更着急了,“我不是因为自己怕麻烦才这么跟你说……”


“会给你惹麻烦的话我收手就是了。” 


史蒂夫一时无话,只得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坚硬的金属质感。他忍不住摸了摸铁臂,又拍了两下。巴基一直斜眼看着他。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


“开车的时候应该专心一点。” 巴基简短的指出。


“刚才……会有感觉吗?” 史蒂夫还是一边开车一边看巴基的手臂。


“不会。你对着它开一枪还差不多。” 


史蒂夫皱紧了眉头。“那以后小心点。又不是盾牌。别拿来当盾牌用。”


巴基抬起自己的铁臂,转了转手腕,“当然,盾牌是不会杀人的。” 他的头发垂下来,史蒂夫看不见他的脸。


史蒂夫不想开口的话题,巴基自己提起来了。他感到无力,少有的无力。他在巴基的屋子里翻到了一个本子,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巴基想起来的“任务”。在这片战场上,只有巴基一个人,他史蒂夫只能远远站着。他可以向他伸出手,但什么忙也帮不上,最后面对那些血腥的,还是只有巴基一个人。七十年前他也向巴基伸出手,但还是无能为力。


“去哪儿?” 巴基注意到史蒂夫甩开跟踪驶进了一条小路,眼前是空旷的田野,黑漆漆的,连一个路灯都没有,路上也看不见别的车辆。


好半天巴基才听到史蒂夫有些闷闷的回答,“快到了。”



车前大灯照到路边,一架直升机停在一块水泥地上。直升机前面站着两个人,正看着这辆车开进来。


“巴基,” 史蒂夫把车停好,熄了火,侧过身把手肘支在副驾驶的椅背上,认真的看着巴基,“带你见几个朋友,他们也会参加这次行动。他们对你不会有恶意。相信我吗?” 巴基侧过脸看着史蒂夫近在咫尺的蓝眼睛,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


娜塔莎和山姆看着史蒂夫从车上下来,然后是巴基,他带着一顶棒球帽,穿着普普通通的一件深灰色外套,除了露出的金属手掌,一点也看不出这就是曾给他们带来大麻烦的冬日战士。


四个人站在直升机前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史蒂夫终于清了下嗓子,指着另外两个人对巴基说,“娜塔莎,你认识的。这是山姆,你们……也……见过的吧?” 他又微微侧了下身,“娜塔莎、山姆,这是……” 史蒂夫没意识到自己稍微停顿了一下。


“巴恩斯。” 巴基倒先开口了,“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山姆在胸前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冲队长点了点头,接着他伸出手,然而巴基只是点了点头。史蒂夫干笑两声,拍拍山姆的肩膀,拉着他转过身,“上去聊吧。不用站在这里了。”娜塔莎看了眼巴基,什么也没说,也跟着转身上了飞机。


史蒂夫在驾驶座上,其他三人坐在后面。他们升空有一会儿了,飞行得很平稳,但史蒂夫总觉得哪里不对。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急躁了,也许现在就带巴基融入自己的世界还嫌太早。也许还太自私了,除了他,巴基没有朋友,他或许也已经忘了该怎么交朋友。史蒂夫回过头看了好几次,三个人都几乎一动不动的系着安全带坐在座椅上。娜塔莎在随意的翻一本杂志,山姆左看看右看看,显得百无聊赖,而巴基只是一声不响的坐着。史蒂夫把飞机调成自动驾驶,解开安全带站起来,他坐到巴基旁边的位置上。另外两个人果然抬起头来看他。


“嘿……” 史蒂夫拉动嘴角笑了笑,轻轻拍着大腿,脑子里努力搜索着话题。娜塔莎和山姆都停下了手上的活动,等着听他说话。巴基也侧过脸看他。“嘿……”史蒂夫又对大家笑笑,“谈下这次行动吧。”


“信息不多,” 娜塔莎把收在上方的显示屏拉下来,轻轻点了点,屏幕上显示出几张朗姆洛的照片,分别是在不同地点拍到的。娜塔莎又一划,拉出另一个图像,是城市的交通路线,“时间、路线、方式,都还没有摸清楚,我想等我们到了拉各斯之后……”


“他要干什么?” 巴基很专注的看着屏幕,另外两个人望着他,似乎有点惊讶。巴基以为大家没听懂自己的意思,“朗姆洛,他的目的是什么?”


“队长没告诉你吗?” 山姆探出脖子,摊了摊手。巴基望向队长,山姆也把头凑过去,“队长,你不是还提前去了吗?这么长时间在聊什么啊?连任务都没讲清楚。”


史蒂夫神色坦然,“我们还没聊到这里……巴基,朗姆洛要去偷一种很危险的生化武器。实验室的安保很严,朗姆洛具体采用什么方式我们还不清楚。”


巴基安静的想了一会儿。“他会直接冲进去。一般两个小队,每个队6-8个人,第一个小队正面攻击,保证至少有一半的人能进入内部。随后是掩护小队,抵挡第二波攻击。朗姆洛本人一般会在第二个小队里,不过……” 巴基停了停,“也许现在不一样了。”


“噢!” 沉默一阵之后山姆恍然大悟,“因为以前你是刚正面的那个……” 他忽然收住话头,连忙伸手把屏幕上实验室周围的地图放大,“要是只是监控周边,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巴基摇摇头,“监控并不简单,谁也不会一路明晃晃拿着枪闯进去。肯定会有伪装,发现的时候可能已经进去了。”


“巴基,” 史蒂夫很轻松的笑笑,“这是山姆的强项,应该没问题。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我心里大概有个计划了,等到了拉各斯,我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然后我们再谈分工。好吗?” 史蒂夫看向对面的两人。


“史蒂夫∙永远有计划∙罗杰斯。” 娜塔莎又开始翻起她的杂志,挑起嘴角笑了笑。山姆则对着史蒂夫打了个响指。


 

“你确定我只用呆在这里吗?” 巴基站在窗口。这是一栋五层高的普通居民楼,跟其他楼房一起矗立在实验室大楼的左边,从这个房间的窗口望下去,实验室的大门、院落、露台一览无余,而这个房间是最顶层的阁楼,低矮的天花板斜斜向下,黑洞洞的,巴基只要趴在窗台下面,基本上不太可能被发现。


史蒂夫弓着腰,扶着天花板也凑到窗台跟前,“实验室只有这个入口,除非他们动用直升机。从我们得到的情报看基本没这可能。巴基,你的目标只是朗姆洛,只要他在这里出现,他一定会出现的,你就把他拿下。别的事就交给我们。”


“拿下是什么意思?” 巴基转头看史蒂夫。


史蒂夫呼出一口气,“是让他丧失战斗能力。当然,这个很难讲,行动中手轻手重都很正常。巴基,” 史蒂夫皱起眉头看他,“如果不影响事态,我暂时还不想让他死。他也许还知道一些事情,比如卡波夫,这个人我们没有半点情报。”


“他什么都不会说。更有可能他什么都不知道。” 巴基摇摇头。“如果不是直接击毙,很能想象他会丧失战斗能力。这一点,你不会不清楚。”


史蒂夫勉强点了点下巴,算是承认巴基说得有道理。朗姆洛行事风格无所顾忌,很难预测,放弃击毙的机会是不明智的,甚至会危及整个行动。


“而且我很难在这个距离击毙他。” 巴基又望向窗外。


“你从来都是最好的狙击手。”


巴基挑了挑眉,“我只有一个人一杆枪一个角度,最开始出其不意那几下打过之后,后面的变数太大。朗姆洛和他的人,都不是蠢货。”


“你想说什么,巴恩斯中士?” 史蒂夫其实已经猜到。他隐隐有点不安,但巴基跟他认真讨论战术的样子唤醒了久违的感觉。几十年前,在行军帐篷里、在战壕里、在雪山中间,他们也会一起勘查地形、一起对着皱巴巴的军用地图指指点点,会一起争吵和大笑。形影不离的罗杰斯队长和巴恩斯中士,他们并肩战斗,这谁都知道。他们还被写进了书里,画进了漫画里,博物馆里立起了他们的塑像。可史蒂夫现在只想让巴基呆在尽量安全的地方,想让他离九头蛇越远越好,但他也清楚,这未必是巴基自己的愿望,而且,老天,他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想要再次和巴基并肩战斗,他想要他们一起去打碎那些一度毁坏了巴基生命的东西。


“队长,我不仅是最好的狙击手,论起近身攻击,我甚至不会输给你。别想否认。” 巴基嘴角露出点说不清楚的笑意,“把我远远的放在这边,太浪费,不是最佳的作战方案。”


“巴基……” 


“你会在哪里?我得知道怎么掩护你。”


就像以前一样,史蒂夫想到。他笑了,指指对面,“看见那栋楼了吗?它的另外一个方向对着城里的广场,是离大门最近的开阔地,也是必经之路。娜塔莎会在地面观察,山姆在另外一个方向。我在那儿也可以最快的进到实验室里面。”


“我跟你一起。” 巴基连忙说,“我从这里下去也很近。我速度很快的。”


“我知道,巴基。” 史蒂夫压下自己的愿望,还是觉得别让巴基出现的好,“但我还是希望你呆在这里,我不是说过吗,别的事交给我。” 然而巴基的脸绷紧了。他在乱想,他以为我不相信他。


“这段时间。我尽量不让别人杀我。我没有乱杀人。” 巴基缓慢的说。


史蒂夫的双手忽然压在巴基的两边肩头上,那双眼睛绿得清澈透明,“巴基∙巴恩斯,记住,你从来没有乱杀人。”


“得了吧,你不懂。” 巴基甩开史蒂夫的手,沿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板上,把盒子里的狙击步枪取出来抱在怀里。“队长,你该去你的岗位了。我也要准备下我的任务。朗姆洛,我等着他。”




评论(4)
热度(46)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