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我记得 8

8


翻遍了所有关于索科维亚的公开报道,除了斯特拉克的死讯,并没有一丝一毫提及卡波夫和朗姆洛。巴基心中的那根刺,似乎即将被布加勒斯特的平静生活掩埋,现在又尖利的刺痛了他。他没有忘记过被迫进入的战场,索科维亚的惨烈画面似乎让他清晰的看到了自己曾经带来的混乱。死亡和毁灭,他是为此而造的,卡波夫在他脑子里灌输这一切,朗姆洛跟他一起完成这一切。他们把他推入深渊,但他也不会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的抽身离开。绝无可能。巴基一度想要隐藏带血的双手,但在一瞬间,战斗的召唤又如野草一般疯长出来。不仅仅是战斗,也是正义。他先要自己的正义,然后他会让自己还给别人正义。


明天就走,他想。他们能掀起索科维亚那样的风浪,如果自己在这里无所事事,也许早晚会再被逼入退无可退的境地。他记得每一个任务地点,他知道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团队配合他的行动。他可以一个一个找。巴基拿定了主意,这几天的愤懑和无力似乎也随之减轻。


“谢谢。” 巴基把报纸放回去,准备要走。报刊亭的小哥嘴角歪了歪,叽里咕咯了几句光看不买之类的话,不情不愿的收拾起报纸。巴基摁下他的手,把刚才那堆报纸扯回来,扔出去一张纸币。


“太多啦!” 巴基听到了,不过没有回头。


他去面包店买了两根法棍,又在超市买了点火腿和啤酒,路过水果摊时他停下来,捏了捏新鲜水灵的李子。啪,破了一个。摊主瞪着他。


“这个,” 巴基把捏破的李子扔到一边,“算我的吧。再捡几个一起算钱。”


天已经快黑了,巴基提着一路买过来的东西往家走。几个月了,最清闲最随意的一段时间,明天就会结束掉。他站在楼底下深深吸了口气,比往常多看了几眼四周破旧的楼房和坑坑洼洼的街道。然后他注意到了一辆以前没见过的车,巴基记得每一辆长期停在这附近的车,其中绝不包括眼前这辆簇新锃亮的SUV。外国牌照。或许是谁家的客人,或许与自己无关,毕竟太显眼了。


但他上楼的时候还是比平常警觉了几分。楼道里,他有意屏住呼吸,悄无声息的靠近。


改装过的钢质房门被打开了,门虚掩着,留了手掌宽的小缝,透出里面橙黄色的灯光。


他摸出那柄随身带着的小手枪,靠着墙轻轻推开了门。几秒过后没有动静,他举着枪闪身进去。


只有一个人站在冰箱前面,背对着门,手里拿着什么在看。巴基放下手中的东西,拿枪对准这个不速之客。一声清脆的拉开保险栓的声音。时间凝固了数秒。


“巴基,是我。” 他转过身。




伦敦。

葬礼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教堂里前来吊唁的人也已经走得差不多,只有史蒂夫∙罗杰斯还坐在那里,木然看着十字架上受难的圣子。他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人本就不多,现在又少了一个。


莎朗∙卡特从神龛后面走了出来,很惊讶的发现史蒂夫还在这里。史蒂夫也马上站起来,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寒暄。“你好,卡特小姐。” 他僵硬的伸出手。


“你好,罗杰斯队长。” 莎朗落落大方的握了握史蒂夫的手,“作为亲属我应该说感谢你能来,但我想,我应该没有资格说这话。” 史蒂夫摇摇头,神色黯然。莎朗指了指外面,“这里要关门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史蒂夫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送莎朗回了酒店之后,史蒂夫一个人出去在伦敦转了半天。很多年前他带着咆哮突击队来过这座城市,他觉得这里似乎没怎么变,但又完全不一样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史蒂夫又在酒店餐厅碰到了莎朗∙卡特。坐下来之后莎朗问史蒂夫什么时候回美国,史蒂夫则有些烦恼的说真希望不用回去。实际上史蒂夫的下一站是去非洲,复仇者在那里还有别的任务,但他当然不会随便提起这件事。


“是因为法案的事吗?”莎朗说。见史蒂夫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惊讶,莎朗笑了,“队长,我也是一名特工。这件事都传遍了。索科维亚发生的事确实令人难过。”


“是的。” 史蒂夫简短的回应。


“但也是一场胜利,避免了更多的牺牲。复仇者战斗得很英勇。美国队长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史蒂夫不置可否,抿了一口咖啡。


“队长,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莎朗忽然看着他。


“当然。如果我能回答的话。”


莎朗笑了,“我想你能,放心,并不涉及你——现在的任务。” 史蒂夫看向故作毫不知情的莎朗,只得耸了耸肩。“在去索科维亚之前,你去了莫斯科。当时我在瑞士执行任务,听说你失踪了,但是后来又发生了红房子的事情。我有点好奇。”


“为什么好奇?” 史蒂夫低头往面包上抹着黄油。


“弗瑞局长带着我们在阿尔卑斯山救下了一个人,斯特拉克亲自出动去抓他。然后我本来准备带着他去柏林,可惜没有成功。我们也另外出动了一队人马,可这个人实在太厉害。冬兵,他是一个幽灵,传言果然有几分道理。他甩掉了我们,想往莫斯科走。”


“我去红房子是因为那里可能有巴基的消息,所谓的失踪只是烟雾弹。后来索科维亚有了严重的情况,当然只能先顾及那边。这就是全部事实,如果你好奇的话。娜塔莎和山姆都可以作证。卡特小姐,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告诉我你知道的。” 史蒂夫早已经停下手中的动作,手肘撑在桌上,开始认真的跟对面的人说话。


“我猜也是,” 莎朗撇撇嘴,“弗瑞局长手下的人说起你去了莫斯科,之后失踪。冬兵知道了,他坚持要赶过去,我劝不住也拦不住。我们后来发现他在索科维亚出现过,” 莎朗停下来,观察了下队长的神色,“然后消息就断了,直到最近我们才掌握了他的行踪。”


“所以他是你们下一个行动目标?” 史蒂夫皱紧眉头。


“队长,”莎朗把声音压得更低,“我知道复仇者在尼日利亚的任务。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目标,我们会配合你们……你知道的,避免他们汇合。”


“汇合?” 史蒂夫几乎是咬着牙。


“我也觉得不会。但都是以防万一。而且以冬兵的身份,抓捕并不为过。”


史蒂夫长长出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过了好大一阵他才再次开口,“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你,为什么会告诉我?”


莎朗低头吃了几口培根,“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会做我该做的,但我也有自己的判断。他不太看重自己的命,我想,怎么都不愿意活着跟斯特拉克走。这是我亲眼看见的。哦对,自己半死不活的还想来救你呢,” 莎朗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沉重的史蒂夫,“还有,算是个私人理由吧,他本来可以杀了我的,但是他没有。”


史蒂夫松开攥紧的拳头,“给我地址。”




巴基举枪的手慢慢放下。屋子里有一段迟缓的、轻柔的沉默,说不清是长是短。“巴基?” 史蒂夫再次试探着开口,“我知道你记得我。”


“我记得。” 巴基把脸转开,“为什么现在来?”


史蒂夫没有立刻回答,他松了口气,微笑着绕过桌子走向巴基,他伸出手,伸向巴基的手掌,把他的枪握在自己手里。巴基低头看着,没有什么反应。史蒂夫把枪从巴基手里拿开,合上保险栓,然后又揣回了巴基的裤子口袋里。巴基抬起头,两人相对一笑,不约而同的一拳砸向对方的肩膀。史蒂夫笑着后退几步,然后蹲下身翻了翻巴基拎回来的那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两听啤酒,抬眼看着巴基:“上一次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


巴基短促的笑了一声,自顾自的摇摇头,“不要一上来就问这么难的问题。”


史蒂夫把袋子拎起来放到桌子上,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摆好,啤酒、火腿、法棍,还有几个李子。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来吃点东西?” 他撕开火腿的包装放在中间,一人面前摆了一听啤酒。史蒂夫拉开啤酒拉环,先尝了一口,“是在瑞士,阿尔卑斯雪山,太冷了,我们还剩最后一点威士忌……”


“是你的。” 巴基忽然插嘴。


“什么?” 史蒂夫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你的威士忌。我那份早就喝没了。你跟我说你酒量不行,非要我帮你喝。其实根本没剩多少。喝完我们还是冻得不行。”


两个人都笑了,举起啤酒碰了一下,仰头灌了一大口,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这酒不怎么样。” 史蒂夫晃了晃易拉罐。


巴基撇撇嘴,“但是便宜。”


“巴基,还记得长岛的葡萄酒吗?”


巴基把头转向阳台的方向,脸抽动了一下,“以后回纽约,会试一试的。”


“上一次你就该试一下的,时间没那么紧。” 不出所料,巴基果然把头转回来,多少有些惊讶。“你知道?”他低声说。史蒂夫点点头,“我还知道你要来找朗姆洛和卡波夫,没想到你找到瑞士去了。巴基,我以为你会去莫斯科……”


“我知道你去了。我本来……”


“我知道。但是后来索科维亚就出事了……”


“我知道。我在那儿。”


“是的,我知道。我是说,我现在知道了。后来又有很多事……”


“你没必要说这些,” 巴基忽然站起来有些焦躁的走来走去,“为什么现在来找我?” 他双手撑着桌面,直愣愣的看向史蒂夫的眼睛。


史蒂夫也抬眼看着他,“巴基,我知道朗姆洛在哪儿。” 





评论(2)
热度(40)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