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我记得 6

6


从匝道进去就是一个服务区,不大,前面是停车场和加油站,后面有一栋两层小楼,楼下是咖啡馆和便利超市,楼上是餐馆,都是汉堡王、赛百味之类的常见快餐。巴基在给车加油的时候,眼神一直停在超市的方向,感谢落地大玻璃窗和窄小的店面,她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很清楚。巴基把车开到旁边停好,正看见她拎着塑料袋朝自己这边走。他从车里出来,从她手里接过一袋子吃的喝的。


“多少钱?” 巴基把东西扔进车里,背靠在副驾驶门上跟她说话。


13号特工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听着,我不是非要跟着你。我有一些想法,需要告诉你,听不听是你的事。”


“不必了。我知道你要说的。我没有必要去找罗杰斯队长。”


13号特工先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决定说下去。“队长不会有什么大危险,我没有证据,只是猜测。娜塔莎∙罗曼诺夫已经去了莫斯科,要是队长身处险境,她和山姆∙威尔逊怎么可能没有行动?如果行动不顺利,怎么可能不要求支援?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认为他们可能是有别的计划,你去了,可能只会给他们添麻烦而已。” 


“那又怎样?我从来都给他添麻烦,也不在乎多这一件。” 


“虽然如此……” 13号特工抿了抿嘴,“那你自己的安全呢?昨晚这样的好运,别指望会碰上第二次。”


“没指望过。我无所谓。我需要去确认一下罗杰斯队长的安全,仅此而已。老天,这很难懂?”


“我知道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出生入死的伙伴,全国都知道。但是……”


“小姑娘,你什么都不知道。” 巴基笑笑,“谢谢你的车,和你的——” 他指指车里的塑料袋,说着转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了车子,“我只能在这里把你放下,你不高兴我也没办法。” 


特工忽然想起了什么,扒住窗玻璃低声说,“想要道谢的话,就把枪还我。”


“对不起,那不可能。” 


13号特工莎朗∙卡特被骤然启动的车甩开,踉跄了几步才站住。当巴基的车消失在匝道出口、进入高速狂奔时,莎朗拿出加密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红房子并不是红的。它甚至不是任何一种颜色。甚至不配称之为任何一种颜色。史蒂夫在贴着墙根往门边走的时候不由得这么想。他有时候会遇到调色失败的情况,白色放多了或者黄色放多了或者绿色放多了,或者干脆就是调色盘里什么都给混在了一起。


那么大概就跟这房子差不多了吧。史蒂夫一面回忆着他的调色盘,一面拿盾牌把门边那个刚刚转过头来的人敲晕。


“嘿,我进来了。” 史蒂夫低声说。


声音传到大约五百米外的一辆车里,娜塔莎和山姆坐在前排,两人脸色都不太好,谁也不想说话。


“嘿,我进来了。” 


娜塔莎拔起对讲机,“知道了!” 


那边的史蒂夫揉了揉耳朵。


中庭空旷,没有人,靠右边停了两辆普通的轿车。二层高的环状楼房围住了这个小小的院子。走廊里也没有看见人。史蒂夫贴着墙,拿盾牌护住自己,四下看了看准备往楼上走。这时对面二楼的一间房门被推开了,一群人叽里哇啦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有几个壮汉正扛着什么东西准备下楼,史蒂夫躲闪不及,正好被对面的人收入视线。


车里的对讲机开始嗡嗡作响,明显是密集的枪声。


娜塔莎和山姆对视一眼,车子随即轰的一声朝大门那边冲去。但是稍微迟了一步,两人眼见着一辆车从里面飞快驶出,车上的人还在向后开枪。娜塔莎心想管不了这许多,还是径直冲进了院子。


“山姆,那辆车!” 史蒂夫看到他们进来,连忙喊道。山姆一看现场的情况,朝史蒂夫比了个手势,立马推开车门飞了出去。


有四个人躺在地上,应该是被史蒂夫砸晕了。“我大概下手重了些,”他有些遗憾的向娜塔莎解释,“现在得等他们醒过来才能问到些情况了。”


“不用。” 娜塔莎冷着脸走上前,捏住一个人的鼻子,然后啪啪扇了几耳光,等到她松开手,那个人果然捂着脖子喘着气清醒了过来。史蒂夫想起了什么,立马捏住这人的下颌,把手伸进了他嘴里。


果然。史蒂夫把一个小小的蓝色胶囊扔了出去。“这次没可能。” 他瞪了一眼地上的人。


“问吧,” 他转向娜塔莎,“反正我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去楼上看看。”


“还有,” 史蒂夫走出几步又转过头来,“问一下他们的人都去哪儿了。我总觉得今天太容易了。除非他们把实验基地搬到了别的地方。” 醒过来的人听到这句话眼中不自觉的躲闪了一下,史蒂夫和娜塔莎交换了一下眼神。




盯梢的车辆是在经过的第三个高速入口那里黏上他的,然后陆续又有车加入,现在有两辆在他后面,一辆尽量与他保持平行,或者故意稍微跑快一点。自以为做得很巧妙。巴基本来一开始冲得极快,等到发现盯梢之后就有意放慢速度,然后再突然快起来。如此反复几次,他也就大概看明白了形势。有时候即使冒着跟丢他的风险,这几辆车也尽量注意其他行驶的车辆,突然的减慢和加速,极有可能殃及池鱼,更何况他们还是在不限速的德国高速上。


所以不会是九头蛇的人。


既然不是坏人,那就只剩一个选项了,他们是好人。而好人想抓的人,自然是坏人。


巴基嘴角抽动,笑了。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是唯一一位为国捐躯的咆哮突击队队员。” 那个博物馆里的广播这样说。巴恩斯中士当然是个好人,巴恩斯中士本来应该一直是个好人。他已经去过了巴恩斯中士为国捐躯的地方,所以他可以确认,那就是深藏在他梦境里那个纯净的、白茫茫一片的地方,是带着肮脏血迹的他总会一再造访的地方。它还属于自己。它还属于自己吗?


巴基看着自己的铁臂自如的扳动方向盘,急转驶向出口。旁边车道响起一片愤怒的鸣笛声。噢是的,他没有打转向灯,他没有提前变道,他触犯了交通法规。如果只是这样,那也不错。


那三辆车果然也已经慌忙跟了下来,已经顾不上巴基会不会发现自己了。巴基穿过这个小城,中间闯了六次红灯,然后从另外一边的入口又开回了高速。他当然知道这种小把戏甩不掉训练有素的特工,所以在后视镜里再次看到他们的时候也丝毫不惊讶,虽然他产生了一点小小的促狭心理,想看看他们骂娘的表情。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许多了,他懒得跟他们玩游戏,一路全速前进。如果他们要跟,如果他们跟得上,那随他们便,如果他们要动手,那正好,巴基本来就觉得身边只有一柄小手枪太没有安全感,从他们那里补充点火力感觉会是很方便的选择。


晚上九点,天色已黑。巴基不打算停留,路上的指示牌告诉他已经进入奥地利境内,他打算在天亮前开到维也纳,那是离他最近的大城市,他会在那里买一张去莫斯科的机票。如果这帮家伙不捣乱的话。


但世界上哪有这么轻松的事情。


巴基在停车场把车停下的时候,就看到陪了他一路的某一辆车里下来了几个人冲向机场大厅。他没理会,背着他的背包揣好他的手枪往售票的柜台走。


“先生,您打算坐几点的航班去莫斯科?”

“最早的一班。” 巴基的眼睛一直在四下看。

“好的……帮您查了一下,下午四点您看可以吗?”

现在早上七点十五。“还有更早的吗?上午的有吗?”

“不好意思,先生,直达的航班没有了。不过您可以选择换乘。”

“几点?”

一阵键盘上啪啪啪的声音。“上午十点。中间经停……”

“好的,就它了。多少钱?”

巴基掏出护照和现金,心里扑通乱跳。

售票小姐扫了一下巴基的护照,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她拿着巴基的护照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巴基花了好大功夫克制住自己想要把枪掏出来闯进柜台的冲动。

售票小姐冷着脸出来了,“抱歉,布鲁贝克先生,我们现在无法为您出票,您可以去楼上办公室找我们公司的……”

“不必了。” 巴基已经看见从左右两边向他靠近的人,他抢下证件夺路而逃。




“来不及了,不等山姆了。这本来也不应该是他的任务。” 史蒂夫做了决定。


半个小时前他们刚刚获知了斯特拉克男爵的一个秘密基地,当然准确的讲,是娜塔莎得到的这个情报。史蒂夫上了二楼,去参观那些搬空的实验室和办公室。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娜塔莎是怎么让人开口的。这中间有一些情绪属于娜塔莎的过去,跟这里相连的过去,他想还是把这个空间留给她自己更为合适。


史蒂夫摸着锈迹斑斑的铁栏杆看着这个院子。他想起来莫斯科之前看过的那份档案,忽然很想把这里炸掉。这里没有巴基的影子,史蒂夫有一点失落,但更多是高兴。这说明九头蛇也没找到巴基,说明他脱离了这些人的控制,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丑得出奇的地方来了。但他还是很想把这里炸掉。

娜塔莎在叫他下去,应该是问出了眉目。


零零碎碎的一点信息已经足够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曾经好多次以为敲碎了它的脑袋,但这个九头身的怪物总会又在哪里冒出来。一个秘密的基地,有一个兵团规模的武装镇守,甚至可能涉及某种危险的实验。听到实验两个字史蒂夫的眉头拧得打结了。


出去追踪的山姆还没有回来,但史蒂夫还是决定和娜塔莎先行离开,他给山姆留了消息,让他自己先回美国,毕竟涉及的任务也太危险。


“通知托尼吧,” 史蒂夫告诉娜塔莎,“索科维亚,复仇者集结。”


他心里的某一处忽然往下一沉。也许再等一天、两天,巴基真的会来莫斯科呢?虽然自己的这个计划愚蠢透顶,但他总觉得,其实它会莫名其妙的成功。如果能坚持到最后的话。





从停车场走进大厅的时候巴基就已经注意了这一侧的几个安全通道,他本来觉得自己跑去最近的那个也来得及,但这时正好有工作人员推着一长条行李车过来,他也就顺手拖过来往前一推,自己翻上去一滚就碰到了门边。他用有力的铁臂将整条行李车推向冲他跑过来的人,在一片混乱中,另一只手已经拉开了安全通道的铁门,闪身进去,再稳稳的别上。


他在第一个拐角处敲开窗玻璃跳了下去,这下面是机场高速的环线。巴基翻过栏杆,站在路边用铁臂制住了一辆开过来的小车,他把惊恐的司机拉出来,往机场出口方向飞奔。


一颗子弹穿过右边玻璃射进来,打到他的铁臂上。巴基气得拿车直接撞向路边的特工。他本来可以再往前碾一步,但最后还是刹住了。他开回路面,留下后面的特工呆呆的看着这辆车。


有好几个路口已经被封住。巴基略略看了眼,决定冲向最右边的出口,那里的工作人员还在安放隔离桩。他希望这些人反应够快。在开过去的中途看到这些人都跑开了,巴基才掏出枪崩掉了隔离杆的活动接头,趁着隔离杆旁边这个警察还在发懵,巴基有意减慢速度,伸出左边的铁臂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把他的小冲锋枪卸了下来,然后拍拍他的防弹背心把他推到一旁。


巴基就这样离开了维也纳机场,没有伤害一条人命。但也没什么可高兴的,他盘算着下一站该到哪里去坐飞机。现在,除了死命往前开,他别无选择。


在狂奔了四五个小时、用光了两把枪的弹药之后,巴基确认自己甩掉了追兵,但他有点迷惑,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地方,连具体哪个国家都搞不清楚。


无论如何这是个还不算小的城市。巴基觉得可以在这里休整一下,吃点东西,洗个澡,睡个觉,再……他看了眼这辆满是弹孔的车……应该换辆车了。这一次不要再在路边借了,巴基打定了主意。他找了个僻静地方把车扔下,自己背着包往市中心方向走去。


他在广场边上挑了个能晒到太阳的座位,点了一杯啤酒,一个双层猪排汉堡,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好像很久没吃到热的东西了。但是这份幸福也持续得不久,他刚把汉堡解决掉,啤酒都还没喝完,忽然狂风大作,行人纷纷一脸惊恐的望向天空。巴基听到了枪炮声,应该在远处的某个地方。


他站起来,观察着四周。来得这么快?


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一排钢铁士兵从天而降,排列在广场中央。“这个区域不安全,请往后退。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当战斗结束时,我们会通知你们。” 这些钢铁士兵举着双手,试图安抚慌乱的人群。


但人们似乎却因此更加愤怒,开始有个别勇士往这些钢铁士兵身上砸东西。“复仇者,滚回家!美国人,滚回家!”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 钢铁士兵还在重复自己机械的声音。


“美国人派来他们的马戏团小丑,把索科维亚变成战场,还说是来帮助我们的!” 巴基听到旁边几个喝酒的人一边议论,一边站起来打算离开。


“什么马戏团小丑?” 有个人发现自己被一条铁臂拧住。其余几个互相看了一眼,拔腿就跑。


“美……美国队长啊……你不知道吗,他就是一个……” 巴基没什么耐心,一拳就打了下去。


这一天巴基留在了这个陷入恐慌的城市,他就在广场上慢慢喝着酒,直到这些钢铁士兵尽数离开,直到看着一架优雅的战斗机在空中消失。




注:索科维亚的设定只说是东欧国家,我就随意安插在了奥地利往东的某个地方,大约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一带吧。都是为了巴基行车方便,没有考据过哈。


评论(4)
热度(45)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