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魔术师,一去不回

宇宙历800年6月1日,魔术师杨一去不回。这一年他33岁,军旅生涯保持不败,彼时他正前去同拥有几乎整个银河系的皇帝会面,他是靠战绩而非乞求获得了跟皇帝平等对话的机会,然而遭到暗杀死在途中。


乱离篇的这一章节是印象最为深刻的阅读阴影之一(另外一个可相提并论的大概是多年之后读到冰火卷三,红色婚礼)。然后去看ova,第81集看完,停住,大概5年后才敢打开82集。


杨曾对尤里安说, “最主要的是,我不希望看到你在我面前杀人。”他最后也没看到。


以及,“杨自己也有一个大言不惭的心愿,那就是如果能够的话,他希望能在宇宙空间面对他人生的结尾……” 这倒是真实的故事。


尤里安说,“我们都很信赖杨威利。我们认为他不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甚至认为他永远不会死。” 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反复提起养老金让我心中总有些不详的感觉。


卡介伦学长有一次跟杨说,“保护自己的事儿多准备点总没错,自己要多留神了。尤里安已曾经一度失去亲人,不管你这个监护人表现出来的成绩有多恶劣,再让他失去一切的话,实在太可怜了啊。”  

何止,他还要承担起杨留下的一切,杨说过“阴谋和恐怖主义终究是不能使历史洪流逆行的”,尤里安怎么能让杨的话落空呢!菲列也不会同意的:

“如果活着的人因此就气馁的话,那么他的主张——‘恐怖行动不能改变历史’的说法,岂不要毁在我们手上了。因此,虽然知道自己不相称,但我打算扛起这个责任。要是有人说杨威利怠忽职守的话,我将会挺身见证。他从未怠忽过只有他才负得起的责任。”

当然,尤里安并没有失去一切,杨留给了他理想主义得不像话的伊谢尔伦,亚典波罗说,“在确认幕落下来、剧场的收支呈黑字之前,我们都要陪着尤里安。”


先寇布说,“我这个人喜欢发布命令,可是很讨厌别人命令我”,除了一个人,杨。

波布兰说,“我已经在杨威利底下用光了服从和忍耐了,从今以后我不打算再对任何人低头了,我不会再到任何人家中去当差了。” 


波布兰这货,高尼夫死的时候他说“这家伙竟然背叛了我”。后来他又说,“我没有事找死掉的杨威利。” 


杨对尤里安说过, “卡介伦学长只替我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将你带到我的世界里来。” 怎么会呢,这个差劲的丈夫,菲列呢!

她的名字是Frederica Greenhill Yang,“我认识他已有十二年了,前八年只是崇拜他的人,接着三年是他的副官,后来的一年是他的妻子。往后,有好几年或几十年,都将是他的未亡人了。”

被击溃的还有这句广为流传的话:“了不起?我没什么了不起的啊!说实在的,我觉得民主主义什么的没了也好,整个宇宙还原成原子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在我身旁半睡半醒地看书就好了。”


我还有很多想感谢杨提督的,都是很严肃的层面。除了红茶加白兰地,那是我不能理解的味道,即使为了杨提督也喝不下去。但在这一天却只想感伤,先寇布若是读到了,会像(假装)嘲讽帝国军那样嘲讽吧:“总而言之,敌方和我方尽是一些感伤主义者。伊谢尔伦是神圣之墓,是吗?”


是的。


评论
热度(28)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