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我记得 5

5


山姆∙威尔逊满意的拖着两个箱子从机场的男洗手间走出来。史蒂夫四下看了看,有些不耐烦的问:“怎么样?”


山姆笑呵呵的把其中一个箱子推给他,“都在。所有的都在。”


“我都说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非要……”


“真的,我在机场丢过至少两次行李。我可信不过托运。”


“那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自己飞过来。”


“好主意,下次可以试试。但是带着你有点困难,你太重了。”


史蒂夫还没有想到怎样回击山姆就被人接过了话头。


“下次你们可以试试找我,我应该有办法弄一辆飞机出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史蒂夫有些无奈的转身,“娜塔莎……”


“先跟我走。既然到了莫斯科,你们最好听我的。”


娜塔莎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跟司机有说有笑,听不懂俄语的另外两个人在后座上一脸茫然,尽量保持礼貌的微笑。最后车停在了一座壮观的古典建筑前面,门廊处排列着巨大的罗马柱和维护得很好的青铜雕塑。


“哇哦。” 山姆低低喊了一声,他跟史蒂夫两个人一人拉一个旅行箱,在阳光下眯着眼仰视着对面的高大建筑。


娜塔莎却没有心情在这里停留,她把外套的兜帽拉上,戴上墨镜,打了个响指示意两人跟她往右侧的小街走。”我们绕到后门去。” 她简短的解释道。


“能说一下这是哪儿吗?” 史蒂夫边走边问。


“莫斯科大剧院,” 娜塔莎脚步很快,她的帽子拉得很低,史蒂夫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我工作过的地方。”


史蒂夫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话。她曾经执行任务的地方。史蒂夫知道娜塔莎曾和巴基在莫斯科相识,其实他很想问问那个时候的巴基是什么样的、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但这段往事既然是娜塔莎不愿提起的,那即使自己的好奇心已经快溢出来了,他也不会多问一个字。


娜塔莎在一扇很不起眼的铁门前停住,拿一根铁丝朝里面掏了掏,轻轻一推,门开了。


史蒂夫和山姆进去之后四下看了看。很明显这是个道具室。


“这一间专门拿来放不当季的道具,离排练室和化妆间都挺远,平时一般没人来。而且我查过了,今天没有演出。” 娜塔莎解释道。


坐在一张华丽的深红丝绒椅子上的山姆朝娜塔莎竖起了大拇指。


“说说你的计划。” 娜塔莎转向史蒂夫。


“不,” 史蒂夫把双臂环抱在胸前,摇摇头,“你先说。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你们来了莫斯科?老天,史蒂夫,只要看过那份档案,猪都会猜到你要来莫斯科的吧。”


对此山姆撇撇嘴,不置可否。


“是这个,” 史蒂夫掏出他的古董翻盖机,按出收件箱,然后把屏幕亮给娜塔莎看,“我一下飞机,就收到了几条密码短信,都是要求回复定位的。山姆也收到了。我们决定先不回复。我想了想,也只有你知道这件事了。”


娜塔莎一脸无奈,“好吧。那天尼克看见我了。他就一直在墓园外面等着。我一出去就被他拦下了。然后他说我必须负责你的安全。”


史蒂夫撇了撇嘴,“好吧……”


“我告诉尼克你来了莫斯科。他很担心。但是他手头有斯特拉克的线索,没功夫管你。只好我来了。”


“那这些信息是谁发的?”


“老天,你不会真的以为美国队长突然消失就没人注意到?是我放了消息给Langley ,说你来欧洲追踪斯特拉克了。我呢,自然是来协助的。基本上我也没有说谎吧?”


“等等,” 山姆忽然很严肃,“那我们这一趟算出差?”


娜塔莎白了他一眼,山姆觉得很委屈,“不是,队长没有网银,机票都是我买的啊,两张头等舱……” 


“山姆,我回去就还你。” 史蒂夫一脸认真。


“行了行了,” 娜塔莎不耐烦的挥挥手,“山姆,一个忠告,干了我们这一行就不要考虑收入的事了,别给自己找不痛快。史蒂夫,现在该你说了,有什么计划?”


史蒂夫耸耸肩,“很简单啊,我先进红房子探底,有情况的话通知你们进来。”


娜塔莎微笑着点头,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所谓的计划,“目的呢?”


史蒂夫又耸耸肩,“还能有什么目的?我看看巴基有没有到,没到的话我就跟他们的人打听一下巴基可能去哪儿,或者他们有什么针对巴基的阴谋没有。再或者找找卡波夫朗姆洛的线索。”


“那要是既没有找到人,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呢?”


“那他们就没什么用了。” 史蒂夫微笑了一下,“先把红房子拆了,我再继续找。”


娜塔莎的白眼几乎要翻出天花板,“我直接说了吧,你这个计划已经不是浑身漏洞的问题了,它就是漏洞本身。你太不了解九头蛇,也不了解红房子的情况。”


史蒂夫点点头,“你说的都对。我从来不了解九头蛇,我也懒得去了解。我打败过他们很多次,而且还会继续打败他们。我只需要了解这一点就够了。” 他停顿了一会儿,看向一边的山姆,“山姆,我本来不想把你卷进来,但是好像没有你不行啊,你得跟娜塔莎一起来帮我对不?我们里应外合,把红房子端了,你还能想到更完美的事?”


“天哪,” 娜塔莎把手掌按在额头上不住摇头,“太愚蠢了!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愚蠢的计划!”





他做过很长时间血红色的梦。在那些梦里,人的名字幻化成了一张张脸,一具具叠起的尸体。这些尸体堵在他的每一条出路上,他动也不能动。然后会有人微笑着按住他,帮他炸开这些尸体,帮他把这些尸体清理出去,帮他擦干净双手。但是这些事从来不能一劳永逸,他必须一遍一遍被清理。但其实他不想,他会拒绝这些人的帮助。但是他们坚持,他毫无办法。有时候他会在梦里听到有人喊一个名字。巴基,他喊道。名字好像一道咒语,逼迫空洞的他向着空洞的时间敞开。他尝试着再在梦里多走一段、再多走一段,但他面对的只是被秃鹫打扫过的战场,这里什么都没有。


但梦里有时也是洁白的。他没有理由来这里,如果不是最后一个完整的画面就存留在梦中的某个地方。他一个人走了好远,他沿着血红色的战场往回走了好远,而路的尽头是白茫茫的冰雪,干净,清澈。有一个人坠落深谷,另一个人扒着铁皮车厢抖动双肩,他向坠落的人伸手,他喊道,巴基,抓住我的手,你可以的!


在梦中每一条路的尽头,都是这幅画面。而现在他知道了,那是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而自己就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个本应在七十年前死去、本应作为国家英雄在博物馆里被缅怀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巴基。


巴基睁开眼睛,有点不确定的摸了下周围和自己身上。他真的又回到了这里?直到手上和腿上的伤口在提醒他,是的,他刚刚在这里遭遇了伏击,如果不是运气好,他会被再次推入那个血红色的梦魇中。他突然笑了笑,真的,就差一点,难得的好运气。


“你好些了?” 


巴基早就从车内后视镜上瞄到了驾驶座上的人,他也注意到她时不时会从镜片里观察他。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应该是早就发现自己醒了,直到看见自己在笑,才下决心说话。


“座位后面有水,还有个三明治,如果你需要的话。”


巴基早就看到了,这些东西都塞在副驾驶座后面的网兜里。他确实非常渴。听到她这么说,巴基开心的意识到这是给自己的。于是他对着镜片笑了笑,坐起身,拧开水一口喝了大半瓶,剩下的小半瓶在他吃完三明治后也都给喝掉了。


“对不起,没有了。” 她居然有点歉意,“到下一个服务区我再去买点。”


巴基终于开口,“谢谢。” 他摸了摸裤子兜,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把一把冰凉的瑞士军刀抵近了她的喉咙,另一只手同时制住了她摸枪的举动,轻轻松松把她缴了械。“靠边,停车。”


“你冷静一点,巴恩斯先生,” 女孩丝毫没有理会脖子前面的利刃,仍然保持着之前的行车速度,一边看路,一边从镜片里观察巴基的表情,“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停车。” 


她权衡了一下形势,终于还是按巴基的要求把车停到了路边应急车道。


“坐到旁边去。” 


等到她照办,巴基灵巧的从座位间的缝隙闪身坐进了驾驶座,那把抵着特工喉咙的军刀丝毫没有挪动。然后巴基举着刚才缴的枪,把军刀递给了她。“把安全带割下来。”


特工瞪了他一眼,但还是照做了。然后巴基把她的手绑了起来,把刀揣回了裤子里。


“我现在不开车。不要试着解开,你没机会。我问完了会请你下车。”


这个年轻的女性特工显然很生气,抿着嘴没有接话。


“你的上司让你把我送到山口的村子,你为什么上了高速?现在应该已经是德国境内,你还在往东,你要把我带去哪儿?交给谁?你还有多少同伴?他们在哪儿?”


“尼克∙弗瑞先生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 


巴基笑笑,“那你的上司是谁?朗姆洛?”


女孩愤怒得脸都红了,“那个人渣!我差一点就打爆了他的头。”


“那你到底是谁?”


女孩平静下来,略有些挑衅的看向他:“我是13号特工。”


“这是跟冬兵差不多的意思吗?”


“你说是就是吧,但我们不洗脑。” 


巴基没生气。但他心里一阵疲惫,有点不想接话,好像是忘了自己正在盘问对方。


“我对你没有恶意。” 她低声说。


巴基继续沉默了一阵。“这个我不关心。” 他终于回答,“说正经的吧,你的任务是什么?”


特工撇撇嘴,“其实反正你都知道了。”


“你说。”


“黑寡妇通知Langley说队长来了欧洲追踪斯特拉克,我知道不是。现在我认为你可能对队长的安全造成威胁,我准备把你带去柏林。”


巴基大笑出声,“就你一个?九头蛇还知道派几十个人,甚至男爵本人都来了。”


“我恰巧碰上你了。之前没人知道你在哪儿。”


巴基想问点别的事,他真正想知道的事。“罗杰斯队长……他,真的去了莫斯科?”


她脸上也是一片茫然,“我不知道……听说,队长确实上了去莫斯科的航班,然后就失踪了……但不清楚……” 她感到车子骤然启动,自己的后背重重弹在椅背上,“还没有……” 她怔怔望着驾驶座上的人,“……没有最新消息。”


“知道了。” 巴基飙到了最高速度,同时掏出军刀把绑在她手上的安全带划开,“刚才抱歉。”






评论(4)
热度(47)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