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我记得 4

4



这种踏实的感觉在巴基心里大概持续了十分钟。他暗骂自己愚蠢,手中狠打方向盘,笨重的越野在山路上喘着气,完完整整转了一圈,飞速向来路冲去。


他被回忆冲昏了头脑,没有意识到此刻正行进在一处峡谷中。两边都是高山,具体底细看不清,但人数估计不是很多,峡谷的隘口处有一点点飘荡的火光,他猜测那里人不会少。他不想思考敌人是谁以及敌人怎么发现他的这类问题,这于事无补。冬日战士曾被训练出了极佳的夜视力,这也许只够让他提前五分钟发现危险,但已经足够了。他还有机会翻盘,如果……如果他能有一把枪的话。哪怕是小口径的手枪也好。接下来的形势取决于他能否躲过第一波攻击,只要敌人对他近身攻击,他就有把握抢下至少一支枪,之后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巴基一只手稳稳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到购物袋里摸出了之前买的军刀,他在衣服裤子的每个兜里放了一把。


树丛中的人影在向下集结收紧,他们也许是忌惮冬日战士的威力,没有人数和地形上的绝对优势不敢轻易动手。巴基算准他们会在下一分钟开火,前面是一个矮矮的斜坡,他的越野无疑不能抵挡来自两面的近距离火力包围。


就在这一瞬间,巴基猛踩油门,右手把方向盘向左打满,马力全开的越野冲上了低矮的山坡,这一处山头的伏击小队慌忙躲闪,他顺势从车门滚出,就近掐着一个人的脖子朝人多的地方扔了过去,砸翻了对方两个人,还顺手夺下了一支枪。


巴基知道自己还需要更多的武器和一个掩体。正好,有一个不怕死的试图过来近身攻击,巴基一面朝另一边开枪扫射,同时飞起一只脚正中此人的胸口,他一口鲜血喷出,手中的轻型机枪不受控制的抛向空中。巴基稳稳接住了这把枪。这边的伏击小队大概还剩下一半的人,巴基打算立刻退走,但是他来不及回到车里了。


他只来得及在爆炸开始前向山坡上冲。对面的伏击小队朝油箱射过来一支带着手榴弹的箭,然后是更多的箭。越野车嘭的一声炸开。


巴基一面跑一面回头看了一眼,他真希望自己在冲出车的时候能往背包里多塞点东西。当然,其实他并没有这个选择。而现在他面临的选择更少,为了躲避爆炸,他冲向了没有更多出路的高地,他都不用看就知道对面的伏击小队跟在了后面,而且隐隐还有车声,大约是有更多的人来了。


“抓活的!” 巴基听到后面有人在喊。


是啊,他们怕伤到他,作为九头蛇里面唯一拥有血清的超级战士,他太宝贵了,他们舍不得杀他,当然他们更无法忍受他的离开,所以冬日战士不能死、但是必须回收。


见你妈的鬼。巴基心中一股怒火,瞬间懒得再跑,转身倚住一棵大树双手持枪向后面扫射。他知道子弹在迅速消耗,但是他不在乎。有那么一瞬间巴基想扔掉枪,赤手空拳冲向敌人,他需要一点血肉上的东西才能克制住心里的火气。


包围圈在收紧,他停下来射击的行为无疑非常不明智,无论如何他只是一个火力点,而对方人数上有绝对优势,静止不动基本是在自寻死路。


一颗子弹击中了右臂,没有弹片,子弹似乎在他皮肤下面融化了,右手传过来一阵穿透脊椎的麻木。巴基不由得心中一紧,他们用的是麻醉弹?


他背靠着树干蹲下身,勉强拉开军刀俯身用嘴咬住,对准右上臂扎了下去。也许是疼痛带来了清醒感,也许是一部分药物随着血液流出,总之右手的感觉恢复了一点,勉强够他把枪抓起来。


不能就这样算了,巴基心里喊道,想都别想!如果一定要下地狱,那也必须是我自觉自愿跳下去。


巴基再次双手持枪从树干后走出来的样子,略微在心理上震慑了伏击队员,他不再漫无目的的疯狂扫射,举着轻型机枪的金属左臂像是自带瞄准功能,他看都不看,一枪一个,不浪费一颗子弹,他的右臂上插了一把刀,整条手臂滴着血,用扫射进行火力压制,配合左手的精准攻击。血与火之中毫无畏惧的巴基看起来如同战神亲临。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处境,他听得见子弹一颗一颗减少的声音,即使弹无虚发,他也只是单枪匹马,未必能从这里离开。不过没关系,最后一颗子弹他会留给自己,从嘴里,贯穿颅骨而出,他必须确认,九头蛇从他这里除了尸体什么也得不到。


但就在这时巴基的右手手腕被精准的击中。真正的子弹。弹片深深插进腕骨之中,巨大的冲击力和随之而来的疼痛使得他的右手晃动起来,本来就是勉强抬起的右手失去了对枪的控制。巴基奋力想要合上手指。差一点他就抓住了。


那一瞬间几乎有七十年那么长,巴基好像从另一个视角看到了自己,最后一次任务中,也是在这里,生的希望从掌间掉落。


几乎是在失去火力保护的同时,若干枚麻醉弹击中了巴基的双腿。他不想跪下,不想向这些人跪下。他强撑着身体,在原地晃荡了几步,垂下左手的枪插进雪地里,整个人靠在枪上。被他打得七零八落的伏击小队没有继续射击,当然,他们本来就不准备要他的命。但他们只是举着枪,没有一个人上前。


他很想甩起右手,再抓住枪,冲着自己的脑袋来这么一下。


“巴基,抓住我的手!你可以的!”


那个人,火车上的那个人也向他伸出了手,但是那次他没有抓住。而这个操蛋的命运就是,你第一次没抓住,你好像永远都抓不住。他一点也不想问为什么,没有意义——那些死在你手下的人,他们也没有机会问一句为什么。一片混乱的头脑里蹦出一个声音——他能感受到体内的血液在奔涌而出,有一刻他希望能就这么结束。没用,他知道的。他是超级士兵,那个操蛋的血清会让他愈合得比蛆还快。


“你们怕什么?你们站那么远干什么?谁过来给我一枪?都没种吗?” 巴基害怕自己因为失血过多而暂时昏迷,他怕极了,怕得几乎要哭出来。但是在这些人面前?巴基宁愿把嘴唇咬出血克制自己,也让自己清醒。真希望有个傻瓜站出来充一回英雄。


对面的人放下枪,让出了一个缺口。巴基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胸中满溢的愤怒被冰冻成了绝望。

穿着修身正装的光头男子也有着一条金属手臂,只有手掌处不一样,那是一只锋利的机械爪子,而非巴基身上的仿真设计。冯∙斯特拉克男爵接过一只注射器,缓步走向巴基,左边的义眼苍白无神。


“这样的工作本来不必我亲自来做。但你知道的,士兵,你太可怕了,没有仪器的话,他们都不敢走近你。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增加无谓的伤亡。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听说你没有处决我们可爱的科学家?你是对的,士兵,要不是他们,你怎么能……”


巴基甩出左手的枪砸向男爵的面门。斯特拉克向后一仰堪堪躲过,左边脸颊被划出一道伤痕。被击碎的注射器躺在地上。没等斯特拉克直起身来,巴基的金属臂已经抱住了他的脚踝向前一拖,他失去重心倒在了地上。巴基压住他,用尽全身力气朝他脸上打了一拳。


至少让我在临死前做这一件事吧。


巴基没有力气也没有可能打出第二拳了。斯特拉克的金属爪子马上抓住巴基带枪伤的右手手腕向外一拧,另一只手当胸就是一拳。尖锐的痛感刺入神经,他模模糊糊感觉到好多双手摁住了他。


斯特拉克拍拍身上的雪站起来,很不高兴的俯视着地上的巴基,“如果有机会,我们倒是可以来一场正式的格斗,刚才那样的打法,太难看。不符合你我的身份。”


巴基笑了,“我们现在就可以格斗,让你的狗滚开,我们一对一。”


斯特拉克也笑了,他俯身直视巴基的脸,“不是今天,士兵,不是今天。等他们把你修好了,我们或许可以公平格斗,没有谁会有帮手。”


巴基想往他那张讨厌的脸上吐唾沫,但他只是张开嘴,用最后一点力气微微撑起脖子,直视着斯特拉克的眼睛:“ 杀了我,如果你还有一点军人的荣誉感。” 对此,巴基并不抱有希望。 


果然笑声刺耳。但巴基惊讶的看到,几乎在一瞬间,斯特拉克的笑容凝固在嘴边,他脸上的肌肉跳动着,义眼狰狞的向外凸出。斯特拉克捂住金属手臂突然倒向一边。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密集的扫射,其他人慌乱的举起枪向身后反击。


巴基不知道这个天降的救星是谁,但迅速意识到自己也许绝处逢生,他用力蜷起右腿撑起上身,把自己翻了过来,然后伸出还能动的金属手臂奋力向前爬。也许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能爬到斜坡处滚下去。下面有斯特拉克开来的车。然后他就感觉到右手被狠狠踩了一脚,一股血涌出,巴基忍着没喊出来。不过这个人随后就吃了一枪,倒在他旁边。死了。


斯特拉克似乎中了某种强效的药物,他的金属臂一直在抽风式的抖动,另一只手则试图捂住这条手臂,这使他看起来十分可笑。


一支信号弹嘭的一下升空。


巴基躺在地上,身体周围淌了一滩鲜红的血,他努力瞪大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天快亮了,天空露出苍白的脸。他听见有螺旋桨的声音越来越近。然后他看见了那辆直升机好像就在自己上空盘旋,一支金属臂伸出来抓住了斯特拉克男爵。他的手还在癫痫式的抽搐,他的脸还是那么狰狞,密集的火力使他无力顾及近在咫尺的巴基。


你带不走我,巴基无声的说、无声的笑了。


后面树丛里的人冲出来向着直升机和男爵扫射。“尼克∙弗瑞!你抓不住我的!” 男爵那只可笑的手臂还在不受控的挥舞。


“他妈的!” 巴基用力偏过头去看,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黑人壮汉在生气的跺脚骂人。他意识到巴基在看他,便也斜瞄了巴基几眼。“你……怎么样?” 他走过来,俯视着躺在血里的巴基。


巴基眨了几下眼睛,似乎在思考答案。


“你到底怎么样?快死了吗?” 弗瑞显然不怎么耐烦,他身后有几个全副武装的特工,也一脸敌意。


“死不了,”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我躺一会儿就能痊愈。”


“挺厉害嘛。” 弗瑞哼了一声,看起来已经不打算搭理巴基了,转身问一个手里拿着某种带天线的仪器的特工,“知道在哪儿了吗?” 那人点点头,“往东边去了。”


“怂货,又想回老窝。” 弗瑞挥手招呼其他人,“走吧,别等了。”


有个人没动,“不先去莫斯科吗?罗杰斯队长在那儿会不会有危险?”


巴基的知觉似乎又回来了,他头脑中的那个声音似乎又回来了。


“他有危险?年轻人,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 周围一阵低低的笑声,说话那人只好摸摸后脑勺。尼克∙弗瑞喷了一口气,“我已经叫娜塔莎过去了。” 他拍了几下手掌,示意大家行动起来。“这个人……” 他指着巴基,又随便指了中间某个特工,“你,你把他弄到……”


“等等,”巴基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喊道,“刚刚……刚刚说……罗杰斯队长……在……是什么意思?”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还有事要忙。”


“等等!” 巴基看他又要走,不由得有些焦躁,一挺身竟然坐了起来,“队长是不是真的有危险?不然你不会让娜塔莎过去?”


弗瑞又哼了一声,在他身边蹲下来。“哈!你脑子倒也不笨。这么说吧,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也就是史蒂夫带着山姆∙威尔逊消失了。娜塔莎跟我坦白,说史蒂夫可能是因为看了什么文件,去莫斯科找你了。结果你这小子跑到了这里,还闹了这么大一出,我要不是追上了斯特拉克,你小子早就给拉回去了。他们早就盯上你了知道不?你还自投罗网,我要晚来几分钟你知道你……”


巴基听够了。“你现在出发也追不到斯特拉克,你为什么不去莫斯科?你没听他说吗,罗杰斯队长有危险。”


弗瑞懒得理他,“听着,一会儿我派个人把你扔到前面村子去。等你以后看到史蒂夫要记得告诉他是我救了你。至于其它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也别指望我会听你指挥。”


巴基还想说点什么,但尼克∙弗瑞不由分说把他扛起来扔到了一辆车的后座上,然后转身就要走。巴基忍着痛挣扎着爬起来,“等等!”


尼克∙弗瑞看起来是十足的厌烦了,“你是因为话太多给戴上面罩的吧?”


巴基咬了咬嘴唇,直视着尼克∙弗瑞的眼睛,“不是的,我以前……我……对不起,我道歉,为……总之,对不起,我很高兴你活着。今天也是……谢谢你。”


尼克∙弗瑞哼了一声,“你小子……废话,我不活着你今天还有命在?” 说完他就大步离开,开着另一辆车驶向了峡谷的方向。


这辆车也启动了,摇摇晃晃的行驶在山路上。巴基躺在座椅上,眼睛闭着,很舒服,舒服得全身发软,如果他还有多余的力气,一定会从背包里再把日记本掏出来。今天记起了好多,我的本子都能写满了;巴基感觉到幸福。但现在他太累了,浑身是伤,急需一场睡眠。他急需一场睡眠来康复。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小子太笨了,打架从来不知道跑,他得看着他。






评论(9)
热度(51)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