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塞壬【十二】

十二、睡觉吧,成年人也需要做梦的时间


伯伦希尔的会客室里,尤里安盯着墙上电子时钟的读数,或许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房间大而空,装饰和陈设都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自他们进来,已经过去了三十四分钟,缪拉开始与卫兵窃窃私语。菲列特利加坐得直挺挺的,没有一丝表情。尤里安继续数数,分钟读数又跳动了两次,这时他眼角余光瞥到她突然站了起来。


皇帝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人。他很快接触到了杨的目光。 


在场的帝国人没有打扰这个骤然爆发的欢聚场面,但相比于莱因哈特、希尔德等人礼貌性的沉默,缪拉的反应要更为复杂一些。从尤里安等人口中,他当然已经知悉事情的原委,也...

这(应该)是个repo吧,但我怎么觉得像搞了个同人?😂

谢谢 @洒金书签纸 太太的本子,比心心~

P. S. 最后一P的杨我喜欢得上蹿下跳!

塞壬【十一】

十一、 这既不是一场愉快的战斗,打胜了还毫无意义 


席卷而来的无力感让他对时间的知觉变得模糊。也许是麻醉剂的作用,身体惫懒,奇怪的轻飘飘的舒适感。顶上有一盏灯,白色,手边是纯白的扶手,墙体,白色,地板反射的光,白色。这并非是梦境,他记起自己被送回这个房间,记起白色的针头。他很迟缓地低下头去看扶手上显示屏的黑色读数,然后松了口气。自己果然在发烧。


你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你也真该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可不想以后被人议论虐待伤员。他也记得罗严塔尔冷冰冰的语调,记得自己无用的抗议。


虽然听上去多少像是神神叨叨的宿命论调,但先寇布想,自己...

NO PLAY

突发一个沙雕居然也爆了字数。不知道怎么起标题了就这样吧。坑,只是个开头,不保证后续

雇佣骑士先 X 见习法师杨


1.

“这是最后一杯了,骑士先生。” 酒馆老板冷着脸将一个坑坑洼洼的黄铜杯子推到橡木吧台外侧, “从明天起,对您,本店概不赊欠。”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骑士。瓦尔特·冯·先寇布有纹章,有盔甲,有剑,有马,曾经还有一位侍从,曾经的曾经——据他自己说——还在海尼森城外三千里有一处不错的产业,家资丰厚,声名远播。然而世事总是无常,老先寇布在过完挥霍无度的几十年后,不失时机咽了气,无情抛下老父幼子;好在小瓦尔特不辱家风,...

Philalexandros (亚历山大之友)余本上架

终于可以发出来了(*_*)谢谢大家的支持和耐心~

今晚八点开售,通贩价格比预售上调5块,也就是 60RMB/本

【直接点这里拥有】

(购买地址有效,如果发现再次被下架了请告诉我)


或者先看本宣了解下?


塞壬【十】

十、一句玩笑话大于一滴血


航程很短,波布兰却从一开始就坐立难安。他本来也对帝国军的巡航舰没什么好感。其他人的心情也未见得比他好多少。上一次前往伯伦希尔的旅途,本来也没人忘得了。


皇帝的旗舰如今暂且停泊在距离塞壬轨道相当接近的变光星体带中,远远望去,浩浩荡荡的主力舰队在这一深红星域外围集合成一片银红光晕,而当置身其中,又如黑丝绒上的点点红宝石,甚至称得上一片美景。如果身在此处的人仍有心欣赏风景的话。杨威利站在舷窗边,百无聊赖地想着,此时巡航舰正在减速,两侧光点渐次闪过,伯伦希尔就在前方,在红光烧灼中锐利得近乎透亮。


啪!站着的几个人同时扭过头去,聚在旁边闲聊的蔷薇骑士们也不由侧...

塞壬【九】

剧情过渡章,几乎集体上线聊天,所以只有一丢丢先杨

时间线错落有致(?),请注意识别


九、不要去做危险的事(反正危险会找上门)


“计算日期到底有何意义?我们在宇宙空间中,人为幻想出来的支点并不存在,我的皇帝。我们所处的世界变得摇摇晃晃,像是要把每个人的时间都抖落在地,推倒重来。我因何离开?也许正是去经历一场时间之战,取回过去的时间,也抢夺未来的时间。这样的战斗没有胜利可言,赢家输家都是自己。而我什么也不想选,也许就只想看看将被推向何方。”


立于一旁的希尔德微蹙起眉头,皇帝刚才不过是在问罗严塔尔,他无缘无故消失了这几日、到底做什么去了。却换来这样没头没脑的回答。


伯伦希尔...

看《塞壬》有感

谢谢长评!感谢这份用心,真的非常惊喜。塞壬的连载差不多到一半了,也很感谢一直关注的同好,之前大家的评论我都有仔细看,只不过主要出于不便剧透的原因,并未一一回复,就借着答复一起多说两句吧。

涉及剧透的地方可能更多是关于背景设定,因为没有把设定一开始摊出来,所以才显得有些像悬疑剧。其实并不悬疑,设定基本取自索拉里斯星,如果是看过原著小说或者某一版电影的朋友,应该很快能看出七七八八,也没有什么特别机巧的设计。我想如果设定在故事发展中一点点逐步呈现出来的话,也许会更有趣一些。

塞壬这个标题,确实主要取其诱惑人心、迷人又危险的意思,也确实有用奥德修斯这个典故。奥德修斯的拉丁拼写就是尤利西斯,一开始的...

塞壬【八】

八、他并不适合悲剧英雄的角色,我要求修改剧本


早在商船离港时,先寇布就曾问过杨威利,如果在回廊外遭遇帝国军,那时又该如何应对。不出所料,杨给了他最合常理的回答:先是装,若装不下去,那便躲,真要躲不过,就只有跑了。杨舰队里不需要明知会输还要去送命的蠢材,这个道理尽人皆知。


但对于杨舰队来说,更加没有什么道理算得上绝对成立的道理。


这一趟塞壬之旅目前看来相当失败。不仅甫一开始便面临结束,甚至还卷入了更大的危险当中。不仅遇到了帝国军,对方还是米达麦亚元帅率领的主力舰队。不仅伪装暴露,还多面受敌、无处闪躲。先寇布只恨若早知如此,还不如干脆带一支舰队出来。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假设没什么意...

塞壬【七】

七、一辈子的勤勉还没有耗尽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十二日,缪拉一级上将抵达伊谢尔伦。他曾希望攻破这座要塞,他曾希望取下要塞司令官的性命,在这两桩愿望各自以不同方式背离原本的期待之后,他才终于有机会踏上此地。在向前来迎接的新任司令官尤里安·敏兹伸出手时,缪拉不禁自问,如果真的发现杨还活着,自己会怎么做?伊谢尔伦众人又会怎么做呢?


但缪拉很快发现,这样的假设毫无必要。杨威利已经离开了,跟他一起离开的也许还有这所谓的共和主义思想。络绎不绝的离港船只让身处敌对阵营的缪拉也颇有感慨,但那位年轻的司令官却表示,希望帝国军能保证脱离伊谢尔伦的军民的安全。


不会显得太心慈手软了吗?...

塞壬【六】

六、出于自愿:要毁就毁在剑上


新帝国历二年六月七日清晨,缪拉一级上将与米达麦亚元帅率领的部分宇宙舰队一起,悄然离开了帝国军在回廊外围星域的驻地。由于有意选择了较为隐蔽、因而也较为遥远的航路,为了不耽误行程,不便携带军舰的缪拉便带着随员登上元帅的旗舰人狼,疾风般穿行过黑暗宙域,迎着燃烧的光芒奔向回廊。到六月八日,这一支帝国军舰队如期进入变光星体带,此处通讯与雷达系统多受干扰,适合藏身。


按照计划,他们会在这里分路,缪拉将重新登上自己的巡航舰,继续向伊谢尔伦行驶,去完成皇帝交付的外交使命。而米达麦亚将在周边侦查的同时缓慢推进,并等待皇帝的下一步指令。


临行前,两位指挥官在人狼的舰...

塞壬【五】

五、亮晶晶星球来的高等生物?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六日下午,安全返航的奥利比·波布兰中校坐在冷气开得过足的检查室里,做出了如下陈述:


该从哪里开始?


让我想想,那就从沙姆契夫斯基准尉开始吧。在座的长官们大概并不了解这个人。巴米利恩的时候,苹果杰克中队只有一个人活下来,就是沙姆契夫斯基准尉。他也活过了这场战争,非常了不起,命大。直到几天前,他坐进我们最亲爱的斯巴达尼恩,关紧舱门,系好安全带,检查仪表盘,调试气压,有可能还放了几首喜欢的歌,然后就把一支枪管塞进了自己嘴里。


我不可能知道沙姆契夫斯基最后在想什么,神仙也许知道,但神仙没告诉我。我更不可能了解这到底是...

塞壬【四】

四、我们仍然有事找死掉的杨威利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三日中午,小病初愈的菲列特利加正在厨房里练习沏红茶,房间闷热,外面人声嘈杂,但这位中校似乎毫无察觉,只是以极大的专注投入到手边的事务中。她同样没有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响,这之后,淡红光线打在地板上,她的丈夫走了进来。


背后有人清了下嗓子,菲列特利加手上动作稍停,然后她把茶壶盖上,在毛巾上擦干手,转过头来。“你回来了。” 她唇边笑容绽放。


“我当然会回来的嘛。” 杨也笑笑,坐下来。


五月二十五日,尤利西斯从伊谢尔伦空港出发的消息曾有意瞒住了菲列特利加,她也丝毫没有表露出自己知情的样子。卡介伦夫人也许口风甚严...

塞壬【三】

三、肯定有做不到的事,不一定有做得到的事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一日凌晨,一身血污的华尔特·冯·先寇布在战舰尤利西斯的舰桥上勉强维持住平衡,扶着指挥台缓缓站直,此刻弧形的舷窗外,吞没了星尘与瑞达二号的红色熔岩正嘶吼着远离视线。


就像是银河系被划开了一条口子,宇宙正在流血。


先寇布趴在窗上,眼皮一眨不眨地目视其消失。血红色的瑞达二号,沉陷在海市蜃楼般的烈焰与岩浆中,浅玫瑰色的雾气飘荡其上。火焰,玫瑰,鲜血,正好三种红色。


“我们逃掉了吗?” 林兹也扶着墙体站起。领航员顾不得额角撞出的青紫,跪在地上就开始伸手调试。


“也许仍会有一些时...

塞壬【二】

本章帝国侧剧情,伊谢尔伦暂时下线


二、我的朋友,没有人能把宇宙握在手中 


新帝国历二年六月六日下午,停战休整中的帝国军接收到伊谢尔伦要塞发出的通讯,自称代理革命军司令官的一位叫尤里安·敏兹的中尉,向全宇宙公布了前任司令官杨威利元帅的死讯。


莱因哈特轻声打断,然后简单询问了一下这位年轻司令官的身份,得到答案之后略一点头作为回应,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似乎下一秒就已经忘在脑后。皇帝目前的健康状况欠佳,幕僚总监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伯爵小姐以及高级副官修特莱中将前来汇报的时候,他倚在一条长沙发上,有些神思恍惚的样子。


希尔德和修...

塞壬【一】

银河英雄传说/索拉里斯星 Xover

Summary: 瑞达二号遭遇未知神秘力量(咦?)伊谢尔伦及附近星域都受到了影响……

原作架构,“怪力乱神”(读作高深科学)设定基本来自《索拉里斯星》,会有私设改动。没看过不影响,会说明。

CP先杨。一些些双击坠。其余人物关系随原作。


无关战争的序曲

“我们都很信赖杨威利。我们认为他不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甚至认为他永远不会死。” —— 尤里安·敏兹


“宿命有两种意义,对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会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状况;其二,它会使人类的自由意志变成毫无价值的废物。事实上无论身处何种状况,最...

很开心惹!没错的OVA形象还是比较先入为主~比心心~

洒金书签纸:

太喜欢了画了 @明非 太太Die alte These 里的窗边对谈,因为看文的时候觉得气质比较OVA就画了旧版,希望没和作者想法出入太大……

【先寇布青筋暴起的右手抓紧了靠垫。“你需要我吗?” 他的声音很轻,杨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听到了。】

一天与永恒

  • 年龄操作注意!亚是去世时的年龄32,赫16岁左右

  • 现代AU,有超自然设定

  • 超长加量一发完,字数2w+

  • 大概也算,致敬安哲罗普洛斯《永恒与一天》(Eternity and a Day)。电影讲的是患癌症的老诗人亚历山大与一个街头野孩子共度的一天,最后亚历山大将孩子送到安菲波利斯(Amphipolis)的港口,孩子登上“马其顿号”离开。而在古代,the亚历山大也是从安菲波利斯离开马其顿开始远征。有受到电影里部分场景和台词的启发,其他关系不大,只是厚脸皮地自我宣称在致敬……


1. 从黄昏开始的一天


午餐后,他仍在桌前坐了很久,中途只去过一次洗手间、去免...

Die alte These(下)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前面主要在带娃和扯淡:(上)(中)(中2)


一门心思谈恋爱(但也会扯淡)的完结篇 ⬇️

外链只是图省心其实尺度并不大

以及:

也可登入文明网站AO3不用很麻烦很累就能分章节无障碍阅读

Die alte These(中2)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如题,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带娃……


前情请看(上)-为什么要带娃(中)-怎样带娃

因为太扯淡又没写完,然而编号无能==但这一更是真的很中二啊⬇️ 


7.

卡介伦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下大笑起来,夫人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可惜卡介伦并未注意到,此时他正伸长了脖子往旁边看。他带着耳机,正在接一个音频电话。

“不,没有看到他,不在座位上……什么?提前走?不可能!也许是去喂小孩了……他会坐回来的,你就别等了,快起飞吧。听着,奥利比,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甚至可以说是——” 他压低声音...

本子的另一张插图!十分感谢小李,将这处场景呈现得如此细腻,比心❤️设想中书前的彩插体现的是人设,颜色灿烂绚丽;而书末的黑白插会是剧情插图,看过文的朋友应该能认出这张图与最后一篇的关联,在整体氛围上,也更为宁静苍凉。这样的走势也是跟整个系列合拍的吧,感谢画手太太与我一起实现了这个想法。定思路的时候几度易稿,谢谢小李对我的包容😂

这张图除了这个偏黄色调,也有未着色和偏青色的版本,都非常棒!只是无法全部收录。希望大家会喜欢最终确定的这个古旧色调插图!以及再次感谢小李😘

小李飞剃须刀:

很高兴能给 @明非 太太的历史同人小说集《Philalexandros》(亚历山...

Die alte These(中)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如题,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带娃……


没有带上娃的上一更

好,开始带娃了⬇️


4.

下午四点,尤里安特意提前结束手里的工作,匆匆赶回家,一进门,他就把训练包飞快扔到地板上,忐忑不安地小步进屋。

首先闻到的却是香气,食物的香气。尤里安心中疑惑,又走到里面婴儿房,也是一团暖香。小丽莎的午觉还没有睡醒,而照看她的杨威利靠在婴儿床边,也眯着眼睛。

尤里安喜滋滋地走进厨房,果然先寇布站在里面,身上系着深绿色围裙,正在做一锅爱尔兰炖羊肉。“是提督喜欢的菜。” 他小声欢呼,接过先寇布递过来的...

本子的插图来啦!特别高兴能邀请到鱼太,我piupiupiu吹出一串爱心💗赞美这个力量砸到脸上的大金大红,赞美肌肉大腿和小短裙,赞美我们热血漫主角赫,赞美我们金刚芭比美少女战士亚(咦?)! ---- 再给鱼太致以爱的飞吻😘 

一条鱼。:

是给 @明非 太太个志《亚历山大之友》的插图~太太说可以放啦,我就赶紧窜上来放图~

大金大红画得非常舒适,自己也还挺满意的,感谢太太的委托~

Die alte These (上)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如题,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带娃……


(我觉得不太行,本来打算一发完,结果话唠扯淡到了七千字一看,这娃还没有带上…………先甩出来这个自暴自弃的更新吧。。。


————————————

1.

众所周知,银河系的历史总是会翻开新的一页,比如这次,新银河帝国摄政皇太后希尔德·冯·罗严克拉姆陛下就将在三个月后造访海尼森,届时她将会见新当选的巴拉特自治政府主席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女士。


这条官方通讯在午餐时间发布,几乎同时,前自由行星同盟公务员、现赋闲在家...

Paideia (教育)

银英/尤杨

古希腊AU  

没有具体时间点,大致是个古典时期雅典的设定,算半架空吧。请忽略违和的人名。

Paideia(教育)在古希腊,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少年爱,是导师(成年男人)与学生(男孩)间的,嗯,灵肉合一(???)


—————————————


约三百条各式战船相继驶入萨拉米斯海港,最后出现的是一列驳船,它们拖着俘获的敌船和战利品出现时,码头上的欢呼变得响亮。率先入港的旗舰休伯利安已经停稳,神情肃穆的桨手先上岸,而这支舰队的指挥官杨威利将军走在最后。他低着头匆匆登上码头时,人群再次欢呼,祭司为他戴上月桂花冠。


祭坛正好在上风向,港湾里一片烟熏火燎,咳嗽声...

【Philalexandros】本宣+预售!

朋友们!需要大家的红心蓝手了!

微博本宣地址


【基本情况】

刊名:Philalexandros (亚历山大之友)

CP:Alexander the Great/Hephaistion (提醒:赫亚倾向明显)

作者:Akane(明非)

历史同人,分级G,15万字+

双封平装,开本A5,260页+


【内容】

收录Alexander the Great/Hephaistion系列全部十篇中篇小说,已全部放出:点我阅读

无新增篇目,有少量内容改动。


【Staff】

彩色插图:angel1802  @一条鱼。 

黑白插图:小李飞剃须刀 ...

甜美来自力量

一个多月前第一次去佛罗伦萨,呆了一阵,第一次见到真的大卫像,感受到强烈的窒息,便蠢蠢欲动想写写老米。


* 角色:拉斐尔(Raphael Santi)&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 

* 梗概:米开朗基罗发现拉斐尔偷看了自己的未完成作品

* 标题取自《旧约·士师记》里参孙的谜语 out of the strong came forth sweetness,和合本译为“甜的从强者出来”

正文请戳【这里】   或者 AO3


重返亚历山大里亚

托勒密主线,一点点亚/赫

背景:继业者战争后期,托勒密已经称王,亚历山大里亚建成不久。


—————————————

1.

夜里,国王醒来。他睡得浅,早发觉庭院外似有人小声交谈。有风从半敞的大窗户缓缓吹进来,覆墙的纱幔在暖黄微光中起伏波动,空气中嗅得到一点海水的咸味,还有黄铜灯台里散出的馨香灯油气味。谈话声渐渐变弱、消失,他睁眼在床上专注地聆听,许久,却并没有脚步声传来,可见说话人仍在外间,既未走远,也未离开。


国王素来警醒,既是因为生性谨慎,也是多年来习惯使然:要在这个满是阴谋、陷阱、杀戮,满是匕首和毒药的世界屹立不倒,他无法听任自己被睡眠征服。此时他干脆起身,顺手披上一件麻...

You Win or You Win

Fandom:  冰与火之歌(小说)

Summary: In the Game of Kisses, You Win or You Win.

Note: Canon向,珊莎个人中心,指珊涉及。背景卷六阿莲POV。画横线是原文引用


———————————


一个继承人。一块领地。一支军队。以及——

临冬城。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知道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我不敢说出的话。

我是珊莎·史塔克,艾德公爵和凯特琳夫人的女儿,我是堂堂正正的临冬城血脉。不是什么私生女。

自从来到谷地,我从未说起过,我从未表露过。我以为我已经做得足够好。珊莎在黑暗中倾听自己...

Pothos

【篇九】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背景及梗概:回程时亚历山大选择了一条与来时不同的路,开始征服南印度,但遭到激烈抵抗。与马利亚(Mallia)人的作战中,亚历山大(因为过于身先士卒)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这篇基本是赫菲独白。


【题注】

希腊词Pothos大意为longing,渴求、渴望。 

常与Pothos并列的神是Eros和Himeros,比如在麦加拉的阿弗洛狄忒神庙中,就同时供奉Eros、Himeros和Pothos三尊神像。Eros(love)指爱欲、情欲,Himeros(desire)代表内在于人心中的欲望,...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