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什么呢

?????????

关于本子的情况我一起说一下吧,因为一直有朋友来问,本子还有没有,那我就一起回复下,没有。

因为还没有做出来,当然是没有的。(嘿嘿)

汇报下目前的情况,封设已经完成,内页正在做,插图还没好。

本子计划做双封平装,没有别的什么工艺。哦对,定名为Philalexandros,就是系列最后一篇的篇名。收录内容就是系列的十篇,没有新增,有内容微调(改动很小)

然后可能是下个月(中下旬吧)开预售,按预售数量付印,预售结束后无通贩。

大概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甜美来自力量

一个多月前在佛罗伦萨呆了一阵,是第一次去,第一次见到真的大卫像,感受到强烈的窒息,oh my fxxking god那种。后来也看了些别的,便蠢蠢欲动想写写老米。


* 角色:拉斐尔(Raphael Santi)&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 

* 梗概:米开朗基罗发现拉斐尔偷看了自己的未完成作品

* 标题取自《旧约·士师记》里参孙的谜语 out of the strong came forth sweetness,和合本译为“甜的从强者出来”

正文请戳【这里】  ...

本子

想顶风弄个本子。也是担心互联网没有记忆,多少做个纪念。
亚/赫系列那组文。
想要的请在这里回复我~
不是正式印调。就探个底看能不能做出来,能做到什么程度。
目前准备为零,就当是今天中二上脑吧。所以不确定会不会黄……经验也为零,如果有熟悉流程的朋友,做过本的朋友,请评论或私信给我带带路!当然,如果朋友你有各种技能,也愿意参加进来,十分十分欢迎,也请评论或私信我。(推荐也可以!)
谢谢啦!
(再说一遍目前真的只有脑细胞交流,也许会黄……

--- 补了个tag

普罗泰戈拉篇,苏老师精神出轨现场,带评论音轨


朋友    你从哪里来,苏格拉底?你一定是去追求迷人的亚西比德了。一两天前我肯定见过他,他似乎仍旧那么漂亮,但是苏格拉底,只在咱们俩中间说,他已经成年了。他实际上已经长胡子了。(这人什么毛病???)

苏格拉底     那又怎样?(能感受到语气。。。)你不是荷马的爱好者吗?荷马说青年长出第一撮胡子的时候是最迷人的,亚西比德现在就处在这个时期。

朋友    那么,有什么新鲜事吗?你不是刚离开这个青年,他对你怎么样?...

重返亚历山大里亚

托勒密主线,一点点亚/赫

背景:继业者战争后期,托勒密已经称王,亚历山大里亚建成不久。

—————————————

1.

夜里,国王醒来。他睡得浅,早发觉庭院外似有人小声交谈。有风从半敞的大窗户缓缓吹进来,覆墙的纱幔在暖黄微光中起伏波动,空气中嗅得到一点海水的咸味,还有黄铜灯台里散出的馨香灯油气味。谈话声渐渐变弱、消失,他睁眼在床上专注地聆听,许久,却并没有脚步声传来,可见说话人仍在外间,既未走远,也未离开。


国王素来警醒,既是因为生性谨慎,也是多年来习惯使然:要在这个满是阴谋、陷阱、杀戮,满是匕首和毒药的世界屹立不倒,他无法听任自己被睡眠征服。此时他干脆起身,顺手披上一件麻制的...

(重发) 古典或浪漫的瓦尔普吉斯之夜

不知道写的是个什么。大概是关于一些人和一些头的故事。

包括:

珀尔修斯/美杜莎,腓特烈大帝(弗里德里希)/卡特

高文/绿骑士,托米丽丝女王/居鲁士大帝,莎乐美/约翰


之前带着外链都被xx,怕了怕了,一个字不多说。

正文请戳 这里    或者 ao3


You Win or You Win

Fandom:  冰与火之歌(小说)

Summary: In the Game of Kisses, You Win or You Win.

Note: Canon向,珊莎个人中心,指珊涉及。背景卷六阿莲POV。画横线是原文引用


———————————

一个继承人。一块领地。一支军队。以及——

临冬城。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知道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我不敢说出的话。

我是珊莎·史塔克,艾德公爵和凯特琳夫人的女儿,我是堂堂正正的临冬城血脉。不是什么私生女。

自从来到谷地,我从未说起过,我从未表露过。我以为我已经做得足够好。珊莎在黑暗中倾听自己的呼...

Banquet or Poison

Chiron & Achilles

马人喀戎发现自己对学生阿基里斯有了些别的想法……

(童话风?

(送给射手座?

(我的标题本来是 -药毒者或宴盛-聪明的你肯定知道倒过来。然而被叉掉了十万次,没办法只好用英文了。但我讨厌这个标题。。。


————————————————————


密林里枝条微颤,窸窸窣窣一阵响动过后,他从树荫里走入阳光中,踩上细密的沙滩。眼前只见浅浅海浪漫上白沙,风声伴着蓝绿色海水起伏,在围绕峡湾的石壁间温和的冲撞。他站了一会儿,又朝另一个方向望了一阵,有些无聊的向前踏了一步,留下四个深深浅浅的脚印。


更大的水声——还有笑声——随海风传...

Pothos

【篇九】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背景及梗概:回程时亚历山大选择了一条与来时不同的路,开始征服南印度,但遭到激烈抵抗。与马利亚(Mallia)人的作战中,亚历山大(因为过于身先士卒)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这篇基本是赫菲独白。


【题注】

希腊词Pothos大意为longing,渴求、渴望。 

常与Pothos并列的神是Eros和Himeros,比如在麦加拉的阿弗洛狄忒神庙中,就同时供奉Eros、Himeros和Pothos三尊神像。Eros(love)指爱欲、情欲,Himeros(desire)代表内在于人心中的欲望,...

跋涉

梗概: 在兴都库什山区的战斗中,赫菲斯提昂与亚历山大分隔两地


【篇七】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一点地理说明:兴都库什Hindu Kush位于今阿富汗,在帕米尔高原上,古希腊人称为“印度的高加索山”,他们认为这座山是高加索的延伸。这是错误的,兴都库什是喜马拉雅的一部分。文中提及高加索的地方实际指的都是兴都库什。


————————————————————

327 BC


我本来以为不会每个村庄都空无一人。刚刚进山的时候,我们曾看到在一些未被大雪覆盖的山坡上,高高低低的垒着些房屋,灰黄色,像是翻起的一堆堆泥土挂在上...

轻语堡传说

Fandom:  冰与火之歌(小说)

Relationship:  詹美 Jaime Lannister / Brienne of Tarth

Summary: 布蕾妮前往蟹爪半岛的轻语堡,期望在那里获知珊莎下落。轻语堡有一片神木林,布蕾妮睡着在鱼梁木下


——————————————————————————

他老婆是个森林女巫。克莱伦斯爵士每杀一个人,就会把脑袋提回家,叫他老婆亲吻人头的嘴唇,好让其复活。这些人都是领主、巫师、著名的骑士跟海盗,其中一个还是暮谷城的国王呢。他们统统作了老克莱勃的谋士,既然只有脑袋,说话声音便不...

夜色是否温柔

梗概:暗杀亚历山大的阴谋


【篇六】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


马其顿人在宴会上只做一件事:灌到烂醉。


夜已经有些深了,但在巴克特里亚的这个小村庄里,暑热并未完全消退,露天摆起的酒席上,则更是吵吵闹闹,搅得热气蒸腾。赫菲斯提昂抬眼看向天空,打算借着月亮估计下大概的时间,这时候才感觉到脑袋有些沉重。宿醉这样的事,在马其顿军中倒并不罕见,赫菲斯提昂平时也只觉得,只要多睡一阵就好。但今晚情况特殊些,明天军队就要开拔离开这处营地,他想着,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等着安排。月亮毛毛躁躁的,从黑沉云层后面...

阿蒙之子

梗概:亚历山大下冥府 (活的!)


历史背景:去埃及锡瓦(Siwah)的阿蒙神庙求神谕


【篇四】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𝐈


初升的玫瑰色黎明在眼前展开,酒色的大海翻滚,视线尽头一处白色的光点,隐约看得出陆地的轮廓。


“白骨堆成的岛。” 桅杆下的水手神神秘秘的说,“还有诗人写了双行的哀歌刻进石碑立在岛上,告示来往的船只。” 接着他就拖长了音调用沧桑的嗓音低唱出声:


——这是遭海难的水手的坟墓,过路人,扬帆吧...


走向地底的婚歌

原作: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关系:安提戈涅/波吕涅克斯,安提戈涅/海蒙  


角色:

安提戈涅Antigone — 俄狄浦斯的女儿

波吕涅克斯Polyneikes — 俄狄浦斯的长子

海蒙Haimon — 安提戈涅的未婚夫,克瑞昂的儿子

伊斯墨涅Ismene— 俄狄浦斯的女儿,安提戈涅的妹妹

厄特俄克勒斯Eteocles...

恩赏在神,夺取在我

*标题化用自亚历山大踏上亚洲土地后的宣告:“From the gods I accepted Asia, won by the spear. ” 


梗概:提尔攻城战


【篇三】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本篇内容需要,多说几句历史地理背景:

提尔(Tyre)又译苏尔、泰尔,即和合本圣经里的“推罗”,位于今黎巴嫩,是腓尼基人的城市,这座城市拥有伸进地中海的两座港口,深水港护卫着高墙,防守坚固。沿海岸线往北,是另一座腓尼基城市西顿(Sidon),今黎巴嫩的赛达saida。提尔东南面是加沙,同样为腓尼基城市...

晨光将近

【篇二】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梗概:少年们的学习时代


提醒:中间一段有车,赫亚!再次提醒,赫亚!

         虽然其实是辆假车……(lof都没屏蔽,童叟无欺的假车


  1. 五月,佩拉,亚历山大二十二岁


夜间,应门的仆人匆匆穿过中庭,得到通报的哲学家很快从书房出来,他走到前厅,国王也恰在这时进屋。他一个人,没有带随从。


“但...

未来就在此刻(四)

盾冬赛博朋克AU

【目录/第一章】


——————————————

(四)


地狱厨房一处普通的临街店铺里,一个穿着暗红袍子的少女坐在窗边,托腮对着悬浮在屋内的新闻画面,像是用心在看,又时不时望向窗外,像是在等什么人。屋里的墙纸也是暗红色的,可能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斑驳,就像是这店铺里的陈设,也都暮气沉沉,跟少女眼中的鲜亮色彩毫无共同之处。


木质扶手椅,雕花窗棂,玻璃橱柜,拍立得,手风琴,布娃娃还有几束干花之间,视觉模拟的淡蓝色投影飘飘荡荡。电视盒子大约也是很老旧的款式了,悬浮画面上很多瑕疵。


——“这是近年来发生的第二次屏蔽事件,第三纽约再次被叛军隔断,目前所有的联...

Alexander/Hephaestion系列文目录

【出本调查进行时请点这里】  


 依次:时间顺序、标题、【地点】、(更新顺序)


  1. 夏天与王子                     【马其顿,佩拉】              (4)

  2. 晨光将近 ...

夏天与王子

【篇一】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梗概:小亚历山大与小赫菲斯提昂在佩拉早恋相识。一发甜饼。


——————————————————


庭院中央的水池两侧,相向而立的大理石狮子张开嘴,两柱水流从里面的青铜龙头里喷出,水声流淌在夏夜里,显得清凉了不少。四周黑白相间的鹅卵石地面上水光浮动,映出家宅的烛火。这间宅院的主人喜欢在用过晚餐后,在花园里摆上躺椅,同家人闲坐一会儿。


“为什么不愿意?” 阿米托尔啜饮着甜酒,眼角带笑看向自己的儿子,“做王子的侍从有什么不好?”


“也没有。” 赫菲斯提昂拿手指抠着酒杯外...

未来就在此刻(三)

盾冬赛博朋克AU

【目录/第一章】


索尔∙奥丁森仍在走廊里,并没有打算立刻回神域,他忽然发觉事有蹊跷。史蒂夫的路径被追踪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按照洛基的能力,地址多半已经暴露;在这种情况下,巴恩斯恰巧出现在他房里?他恰巧在用快乐药剂?索尔推算着这几件事重合的概率有多低。但那个巴恩斯确实并非折叠进来的全息影像,这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他暂且相信了史蒂夫的解释。他应该多在房间里停留一会儿的,快乐药剂带给旁人的视觉暂留不会很长。


那刺眼的白光——索尔这会儿回想起来了。他从神域强制打开了史蒂夫公寓的防护,当时并未多想,现在才意识到那是一层物理禁锢,而并非常见的反意识入侵装置。...

Philalexandros

题意:亚历山大之友


梗概:赫菲斯提昂死后,亚历山大找来雕塑家利西波斯为他塑像。(基本上是一篇独白)


【篇十】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葬礼那天,利西波斯来到巴比伦。...

这不是世界的尽头

【篇八】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背景:远征最后一站,印度。在克什米尔,军队拒绝前行,亚历山大无奈返回。赫菲斯提昂当时在后方平叛和筑城。


【上】


好像每时每刻都在下雨,又好像每时每刻也有阳光一同降下。大量的雨水,大量的阳光,把每个角落塞得满满当当。丛林拥挤,数不清的河流交错,密密匝匝压在这片土地上,几乎喘不过气。  


赫菲斯提昂刚抖掉身上的雨水,就突然被湿润的叶片反射出的阳光闪了下眼睛。他侧过脸无奈的笑笑。刚从河滩过来的工程师亚里斯托布鲁斯问他笑什么,将军微微摇头,抬起手掌支在额上。“石料能用...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