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旁观者与局外人 1-2

原作背景下没有大规模战争,穷盟就一副我还可以再苟一苟的样子

IF战史研究科没有被裁撤,杨在这里安稳毕业,然后留校当了小讲师。先仍然是蔷薇骑士连队长,不过应该没什么升迁可能吧。

大概是一个节奏缓慢的咸鱼(or社畜?)恋爱故事


1.

杨文里老师属于二十几岁更靠近三十那一拨,目前在自由行星同盟士官学校战史研究科任教,工作不轻不重,薪水不高不低,住着学校安排的教工公寓,过着无忧无虑的小日子。


“可毕竟老大不小了……” 在统合作战总部后勤部门上班的卡介伦中校总是从镜片后面向他投来忧虑的目光,那意思当然清楚得很。这位学长是构建社会和谐稳定方面的楷模,杨文里就要逊色许多了,他...

年终总结

突然发现我还没有写过,干脆一并总结了


2016: 突然开窍,开始闯作。并制定了至今没有完成的2017计划

2017: 躺平写文,一月一更,身心愉悦。没有制定任何计划

2018: 发奋图强,线上线下忙,勤勉值超标,一天到晚都在更文,把自己都感动了(?

大喘气……


2019计划: 制定中


(躺平许愿能看到漂泊完结

(刚刷了一圈双击坠 冷得胃疼 许愿能看到二战AU更新


以及要回史坑撒一把土 我发现最近有新文诶 好像不是很冷 可以再佛一佛(我想喊话一下某海老师的斯巴达,但是大概会被装作没看到==


祝大家和我自己新年快落

哭了,盯着看了好久,真的好喜欢!不形于色的好奇,平和的无畏,还有那种属于普通人的圣光感,是我梦想的氛围而且更好了!😭

仓真:

杨站在岸边,手里抱着头盔,凝神望向深红的大海。无边无际的洋面深处,可以毫不费力地辨认出熔岩般的滚动。


特别喜欢这段^ω^

就,想请问一下,官方新出的这个大幅挂画,有没有朋友知道该怎么买(寄到国内的话),去哪里买


推上看到信息,但是不懂日语两眼一抹黑


也没有在TB上买过,同样两眼一抹黑……好笨……

塞壬【尾声】

尾声:不流血通往和平


宇宙历八零一年、新帝国历三年,六月一日,巴拉特自治政府在首都海尼森的一处公墓为已故杨威利元帅举办了周年祭,前杨舰队成员和仍在世的前同盟军政要员几乎悉数到场,帝国驻留的罗严塔尔元帅也以皇帝特使的身份参加了纪念活动。


革命军在前一年七月将伊谢尔伦要塞移交给了帝国,随后,根据杨威利与皇帝达成的协议,奉行共和体制的巴拉特自治政府于八月份在艾尔-法西尔成立,而后又经过漫长的谈判、移交、协商等等工作,自治政府前不久才真正进驻行星海尼森。帝国的新领土总督罗严塔尔元帅一边协助维持秩序、一边安排进行最后的权力交接;杨威利的祭典应该会是他最后一次在海尼森参加公开活动,此处工作已近...

塞壬【十六】

(完结部分有两章,今天双更)


十六、全舰队出击!——再逃跑!


大约在工兵部队开赴伊谢尔伦的同时,回廊一带的帝国军也开始了争分夺秒的工作,准备去与自然规律讨价还价。任务繁重而单调,有些军官会在咖啡时间随口抱怨,宇宙舰队如今干的活倒也跟工兵没什么两样。米达麦亚多多少少听闻了此类言论,未加理睬。此事于他也是新鲜的体验,需要直接接触的既不是同僚也不是敌人,而是各个监测点发来的数据、图表和分析。


连日来,宇宙舰队按部就班地执行着前期行动计划,他们不断地从尘埃带中捕获穿梭的陨石,再将其拖到红巨星引力轨道中,发射弹头让它们穿透红巨星燃烧的表层,深入熄灭的地核。如同蚂蚁搬家一般的工作给红巨星...

塞壬【十五】

十五、伊谢尔伦,不再喧嚣的广场 


按照古地球上的某种历法,七月是流火的季节。尽管自然的物候变化对于这座人工天体并无实质意义,但若只以表象来看,伊谢尔伦要塞确实已完全浸润在蒸腾的燥热中。


亚历克斯·卡介伦中将早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一边是帝国的工程人员和工兵部队从回廊另一头进驻,另一边则是上百万军民的大撤离。宇宙港天天人流如织,船只密集地进出,纷扰嘈杂,昼夜不息。他要去清点各处的军资储备,他要去协调帝国的工程队,他要妥善安排航路,有时候他还得去平息不可避免的口角争执。


有些人想早点走,有些人不想走,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要走,还有些人就是心里不舒服想发泄出来罢了...

塞壬【十四】

(一鼓作气写完啦~从今天起日更,三天更完~呼,长出一口气)


十四、提督最佳的作战也许是下一次的作战?


电话会议结束有一阵了,但尤利西斯舰桥上的所有人仍显得不知所措。杨威利仰在椅背上,双脚交叠搁在指挥台上,军帽盖在脸上;他的手指在扶手上一搭一搭敲着,于是大家都清楚他只是在假寐。


“我没听懂。” 亚典波罗第一个打破沉默,“皇帝到底什么意思?他一会儿说我们的研究不全面, 一会儿又说让我们想一想该怎么反驳?反驳什么?证明帝国的科学家是错的?那他干嘛要——”


“因为皇帝自己不想走,也不想攻击塞壬。”  波布兰不耐烦地闭着眼睛解释,“但他手底...

塞壬【十三】

十三、 哪一种红色


早上六点,尤利西斯上的各处灯光开始逐渐变亮,宣告新一天工作周期的开始。莱纳·布鲁姆哈尔特整理好着装,穿过尚且寂无人声的走廊,敲开了先寇布的舱门。


七点十分左右,按照预定路径,尤利西斯开始并入塞壬轨道,一艘小型科考船紧随其后,星际尘埃带外围则密布着帝国军巡航舰,锁链般环绕着这颗不大的星体。大概半小时后,尤利西斯与科考船开始下降,即将没入塞壬的红色大气层。


“可以了。” 公共通讯系统里传出波布兰的声音,“降到云层下方,人体的反应会更加明显。”


尤里安知道他说得对。红色云层已经开始打转,并且渐变出了一个个气孔,就像在邀请他...

塞壬【十二】

十二、睡觉吧,成年人也需要做梦的时间


伯伦希尔的会客室里,尤里安盯着墙上电子时钟的读数,或许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房间大而空,装饰和陈设都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自他们进来,已经过去了三十四分钟,缪拉开始与卫兵窃窃私语。菲列特利加坐得直挺挺的,没有一丝表情。尤里安继续数数,分钟读数又跳动了两次,这时他眼角余光瞥到她突然站了起来。


皇帝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人。他很快接触到了杨的目光。 


在场的帝国人没有打扰这个骤然爆发的欢聚场面,但相比于莱因哈特、希尔德等人礼貌性的沉默,缪拉的反应要更为复杂一些。从尤里安等人口中,他当然已经知悉事情的原委,也...

这(应该)是个repo吧,但我怎么觉得像搞了个同人?😂

谢谢 @洒金书签纸 太太的本子,比心心~

P. S. 最后一P的杨我喜欢得上蹿下跳!

塞壬【十一】

十一、 这既不是一场愉快的战斗,打胜了还毫无意义 


席卷而来的无力感让他对时间的知觉变得模糊。也许是麻醉剂的作用,身体惫懒,奇怪的轻飘飘的舒适感。顶上有一盏灯,白色,手边是纯白的扶手,墙体,白色,地板反射的光,白色。这并非是梦境,他记起自己被送回这个房间,记起白色的针头。他很迟缓地低下头去看扶手上显示屏的黑色读数,然后松了口气。自己果然在发烧。


你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你也真该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可不想以后被人议论虐待伤员。他也记得罗严塔尔冷冰冰的语调,记得自己无用的抗议。


虽然听上去多少像是神神叨叨的宿命论调,但先寇布想,自己...

NO PLAY

突发一个沙雕居然也爆了字数。不知道怎么起标题了就这样吧。坑,只是个开头,不保证后续

雇佣骑士先 X 见习法师杨


1.

“这是最后一杯了,骑士先生。” 酒馆老板冷着脸将一个坑坑洼洼的黄铜杯子推到橡木吧台外侧, “从明天起,对您,本店概不赊欠。”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骑士。瓦尔特·冯·先寇布有纹章,有盔甲,有剑,有马,曾经还有一位侍从,曾经的曾经——据他自己说——还在海尼森城外三千里有一处不错的产业,家资丰厚,声名远播。然而世事总是无常,老先寇布在过完挥霍无度的几十年后,不失时机咽了气,无情抛下老父幼子;好在小瓦尔特不辱家风,...

塞壬【十】

十、一句玩笑话大于一滴血


航程很短,波布兰却从一开始就坐立难安。他本来也对帝国军的巡航舰没什么好感。其他人的心情也未见得比他好多少。上一次前往伯伦希尔的旅途,本来也没人忘得了。


皇帝的旗舰如今暂且停泊在距离塞壬轨道相当接近的变光星体带中,远远望去,浩浩荡荡的主力舰队在这一深红星域外围集合成一片银红光晕,而当置身其中,又如黑丝绒上的点点红宝石,甚至称得上一片美景。如果身在此处的人仍有心欣赏风景的话。杨威利站在舷窗边,百无聊赖地想着,此时巡航舰正在减速,两侧光点渐次闪过,伯伦希尔就在前方,在红光烧灼中锐利得近乎透亮。


啪!站着的几个人同时扭过头去,聚在旁边闲聊的蔷薇骑士们也不由侧...

塞壬【九】

剧情过渡章,几乎集体上线聊天,所以只有一丢丢先杨

时间线错落有致(?),请注意识别


九、不要去做危险的事(反正危险会找上门)


“计算日期到底有何意义?我们在宇宙空间中,人为幻想出来的支点并不存在,我的皇帝。我们所处的世界变得摇摇晃晃,像是要把每个人的时间都抖落在地,推倒重来。我因何离开?也许正是去经历一场时间之战,取回过去的时间,也抢夺未来的时间。这样的战斗没有胜利可言,赢家输家都是自己。而我什么也不想选,也许就只想看看将被推向何方。”


立于一旁的希尔德微蹙起眉头,皇帝刚才不过是在问罗严塔尔,他无缘无故消失了这几日、到底做什么去了。却换来这样没头没脑的回答。


伯伦希尔...

看《塞壬》有感

谢谢长评!感谢这份用心,真的非常惊喜。塞壬的连载差不多到一半了,也很感谢一直关注的同好,之前大家的评论我都有仔细看,只不过主要出于不便剧透的原因,并未一一回复,就借着答复一起多说两句吧。

涉及剧透的地方可能更多是关于背景设定,因为没有把设定一开始摊出来,所以才显得有些像悬疑剧。其实并不悬疑,设定基本取自索拉里斯星,如果是看过原著小说或者某一版电影的朋友,应该很快能看出七七八八,也没有什么特别机巧的设计。我想如果设定在故事发展中一点点逐步呈现出来的话,也许会更有趣一些。

塞壬这个标题,确实主要取其诱惑人心、迷人又危险的意思,也确实有用奥德修斯这个典故。奥德修斯的拉丁拼写就是尤利西斯,一开始的...

塞壬【八】

八、他并不适合悲剧英雄的角色,我要求修改剧本


早在商船离港时,先寇布就曾问过杨威利,如果在回廊外遭遇帝国军,那时又该如何应对。不出所料,杨给了他最合常理的回答:先是装,若装不下去,那便躲,真要躲不过,就只有跑了。杨舰队里不需要明知会输还要去送命的蠢材,这个道理尽人皆知。


但对于杨舰队来说,更加没有什么道理算得上绝对成立的道理。


这一趟塞壬之旅目前看来相当失败。不仅甫一开始便面临结束,甚至还卷入了更大的危险当中。不仅遇到了帝国军,对方还是米达麦亚元帅率领的主力舰队。不仅伪装暴露,还多面受敌、无处闪躲。先寇布只恨若早知如此,还不如干脆带一支舰队出来。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假设没什么意...

塞壬【七】

七、一辈子的勤勉还没有耗尽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十二日,缪拉一级上将抵达伊谢尔伦。他曾希望攻破这座要塞,他曾希望取下要塞司令官的性命,在这两桩愿望各自以不同方式背离原本的期待之后,他才终于有机会踏上此地。在向前来迎接的新任司令官尤里安·敏兹伸出手时,缪拉不禁自问,如果真的发现杨还活着,自己会怎么做?伊谢尔伦众人又会怎么做呢?


但缪拉很快发现,这样的假设毫无必要。杨威利已经离开了,跟他一起离开的也许还有这所谓的共和主义思想。络绎不绝的离港船只让身处敌对阵营的缪拉也颇有感慨,但那位年轻的司令官却表示,希望帝国军能保证脱离伊谢尔伦的军民的安全。


不会显得太心慈手软了吗?...

塞壬【六】

六、出于自愿:要毁就毁在剑上


新帝国历二年六月七日清晨,缪拉一级上将与米达麦亚元帅率领的部分宇宙舰队一起,悄然离开了帝国军在回廊外围星域的驻地。由于有意选择了较为隐蔽、因而也较为遥远的航路,为了不耽误行程,不便携带军舰的缪拉便带着随员登上元帅的旗舰人狼,疾风般穿行过黑暗宙域,迎着燃烧的光芒奔向回廊。到六月八日,这一支帝国军舰队如期进入变光星体带,此处通讯与雷达系统多受干扰,适合藏身。


按照计划,他们会在这里分路,缪拉将重新登上自己的巡航舰,继续向伊谢尔伦行驶,去完成皇帝交付的外交使命。而米达麦亚将在周边侦查的同时缓慢推进,并等待皇帝的下一步指令。


临行前,两位指挥官在人狼的舰...

塞壬【五】

五、亮晶晶星球来的高等生物?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六日下午,安全返航的奥利比·波布兰中校坐在冷气开得过足的检查室里,做出了如下陈述:


该从哪里开始?


让我想想,那就从沙姆契夫斯基准尉开始吧。在座的长官们大概并不了解这个人。巴米利恩的时候,苹果杰克中队只有一个人活下来,就是沙姆契夫斯基准尉。他也活过了这场战争,非常了不起,命大。直到几天前,他坐进我们最亲爱的斯巴达尼恩,关紧舱门,系好安全带,检查仪表盘,调试气压,有可能还放了几首喜欢的歌,然后就把一支枪管塞进了自己嘴里。


我不可能知道沙姆契夫斯基最后在想什么,神仙也许知道,但神仙没告诉我。我更不可能了解这到底是...

塞壬【四】

四、我们仍然有事找死掉的杨威利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三日中午,小病初愈的菲列特利加正在厨房里练习沏红茶,房间闷热,外面人声嘈杂,但这位中校似乎毫无察觉,只是以极大的专注投入到手边的事务中。她同样没有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响,这之后,淡红光线打在地板上,她的丈夫走了进来。


背后有人清了下嗓子,菲列特利加手上动作稍停,然后她把茶壶盖上,在毛巾上擦干手,转过头来。“你回来了。” 她唇边笑容绽放。


“我当然会回来的嘛。” 杨也笑笑,坐下来。


五月二十五日,尤利西斯从伊谢尔伦空港出发的消息曾有意瞒住了菲列特利加,她也丝毫没有表露出自己知情的样子。卡介伦夫人也许口风甚严...

塞壬【三】

三、肯定有做不到的事,不一定有做得到的事


宇宙历八零零年六月一日凌晨,一身血污的华尔特·冯·先寇布在战舰尤利西斯的舰桥上勉强维持住平衡,扶着指挥台缓缓站直,此刻弧形的舷窗外,吞没了星尘与瑞达二号的红色熔岩正嘶吼着远离视线。


就像是银河系被划开了一条口子,宇宙正在流血。


先寇布趴在窗上,眼皮一眨不眨地目视其消失。血红色的瑞达二号,沉陷在海市蜃楼般的烈焰与岩浆中,浅玫瑰色的雾气飘荡其上。火焰,玫瑰,鲜血,正好三种红色。


“我们逃掉了吗?” 林兹也扶着墙体站起。领航员顾不得额角撞出的青紫,跪在地上就开始伸手调试。


“也许仍会有一些时...

塞壬【二】

本章帝国侧剧情,伊谢尔伦暂时下线


二、我的朋友,没有人能把宇宙握在手中 


新帝国历二年六月六日下午,停战休整中的帝国军接收到伊谢尔伦要塞发出的通讯,自称代理革命军司令官的一位叫尤里安·敏兹的中尉,向全宇宙公布了前任司令官杨威利元帅的死讯。


莱因哈特轻声打断,然后简单询问了一下这位年轻司令官的身份,得到答案之后略一点头作为回应,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似乎下一秒就已经忘在脑后。皇帝目前的健康状况欠佳,幕僚总监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伯爵小姐以及高级副官修特莱中将前来汇报的时候,他倚在一条长沙发上,有些神思恍惚的样子。


希尔德和修...

塞壬【一】

银河英雄传说/索拉里斯星 Xover

Summary: 瑞达二号遭遇未知神秘力量(咦?)伊谢尔伦及附近星域都受到了影响……

原作架构,“怪力乱神”(读作高深科学)设定基本来自《索拉里斯星》,会有私设改动。没看过不影响,会说明。

CP先杨。一些些双击坠。其余人物关系随原作。


无关战争的序曲

“我们都很信赖杨威利。我们认为他不败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甚至认为他永远不会死。” —— 尤里安·敏兹


“宿命有两种意义,对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会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状况;其二,它会使人类的自由意志变成毫无价值的废物。事实上无论身处何种状况,最...

很开心惹!没错的OVA形象还是比较先入为主~比心心~

洒金书签纸:

太喜欢了画了 @明非 太太Die alte These 里的窗边对谈,因为看文的时候觉得气质比较OVA就画了旧版,希望没和作者想法出入太大……

【先寇布青筋暴起的右手抓紧了靠垫。“你需要我吗?” 他的声音很轻,杨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听到了。】

一天与永恒

  • 年龄操作注意!亚是去世时的年龄32,赫16岁左右

  • 现代AU,有超自然设定

  • 超长加量一发完,字数2w+

  • 大概也算,致敬安哲罗普洛斯《永恒与一天》(Eternity and a Day)。电影讲的是患癌症的老诗人亚历山大与一个街头野孩子共度的一天,最后亚历山大将孩子送到安菲波利斯(Amphipolis)的港口,孩子登上“马其顿号”离开。而在古代,the亚历山大也是从安菲波利斯离开马其顿开始远征。有受到电影里部分场景和台词的启发,其他关系不大,只是厚脸皮地自我宣称在致敬……


1. 从黄昏开始的一天


午餐后,他仍在桌前坐了很久,中途只去过一次洗手间、去免...

Die alte These(下)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前面主要在带娃和扯淡:(上)(中)(中2)


一门心思谈恋爱(但也会扯淡)的完结篇 

链接


Die alte These(中2)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如题,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带娃……


前情请看(上)-为什么要带娃(中)-怎样带娃

因为太扯淡又没写完,然而编号无能==但这一更是真的很中二啊⬇️ 


7.

卡介伦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下大笑起来,夫人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可惜卡介伦并未注意到,此时他正伸长了脖子往旁边看。他带着耳机,正在接一个音频电话。

“不,没有看到他,不在座位上……什么?提前走?不可能!也许是去喂小孩了……他会坐回来的,你就别等了,快起飞吧。听着,奥利比,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甚至可以说是——” 他压低声音...

本子的另一张插图!十分感谢小李,将这处场景呈现得如此细腻,比心❤️设想中书前的彩插体现的是人设,颜色灿烂绚丽;而书末的黑白插会是剧情插图,看过文的朋友应该能认出这张图与最后一篇的关联,在整体氛围上,也更为宁静苍凉。这样的走势也是跟整个系列合拍的吧,感谢画手太太与我一起实现了这个想法。定思路的时候几度易稿,谢谢小李对我的包容😂

这张图除了这个偏黄色调,也有未着色和偏青色的版本,都非常棒!只是无法全部收录。希望大家会喜欢最终确定的这个古旧色调插图!以及再次感谢小李😘

小李飞剃须刀:

很高兴能给 @明非 太太的历史同人小说集《Philalexandros》(亚历山...

Die alte These(中)

银英/先杨

都存活设定,战后和平年代。ps. 这个宇宙里的杨菲没恋爱没结婚

如题,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带娃……


没有带上娃的上一更

好,开始带娃了⬇️


4.

下午四点,尤里安特意提前结束手里的工作,匆匆赶回家,一进门,他就把训练包飞快扔到地板上,忐忑不安地小步进屋。

首先闻到的却是香气,食物的香气。尤里安心中疑惑,又走到里面婴儿房,也是一团暖香。小丽莎的午觉还没有睡醒,而照看她的杨威利靠在婴儿床边,也眯着眼睛。

尤里安喜滋滋地走进厨房,果然先寇布站在里面,身上系着深绿色围裙,正在做一锅爱尔兰炖羊肉。“是提督喜欢的菜。” 他小声欢呼,接过先寇布递过来的...

©明非 | Powered by LOFTER